比奇屋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卷谁主沉浮 第一百六十节提醒
    夏力行沉吟不语。

    书记和省长有矛盾从来都不奇怪,可以说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一二把手天生就有分歧,这是每个人不同人生履历、性格作风以及所处的不同位置角度所决定的,关键是要能管控好这种矛盾分歧,让其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

    夏力行对尹国钊的印象也不是太好,这位省委*书记在国土资源部上的表现也只能说一般,到昌江之后与省长杜崇山很快就闹得反目成仇,结果使得昌江发展停滞不前,在夏力行看来恰恰错失了经济发展黄金十年的末班车,这也是夏力行对尹国钊印象不佳的原因之一。

    现在尹国钊一力发展经济,而昌江的情况也的确有好转,从去年到今年,昌江的经济增速都名列全国前茅,应该说尹国钊和陆为民的合作还是差强人意的,起码是见到了效果,这个时候两个人又开始生龃龉,这就不能不让夏力行有些焦心了。

    尹国钊如何他当然管不到,但是自己马上就要退下来了,陆为民就相当于他的政治延续,而且他相信陆为民能够比他走得更好,所以他不希望陆为民在这个关键时候出什么幺蛾子。

    夏力行也知道陆为民并非十全十美,在他看来陆为民能力突出,个性鲜明,极富人格魅力,也能团结同志,但是也有弱点,比如生活作风方面,他也不是一次两次听到过相关的传言,但是那都是陆为民年轻时候的不检点了,从前几年到齐鲁任职之后,这种传言几乎绝迹,这说明陆为民也是真的成熟了。

    当然夏力行也知道陆为民在经济上是绝对过得了硬的,陆氏家族和华民集团为其提供了坚强的经济后盾。让他不至于为经济上犯错误,华民集团甚至为了陆为民的发展主动让出了在昌江发展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夏力行觉得陆为民是越发成熟了。经历了这一次十八*大之后,相信陆为民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就能达到自己一生中最高的高度。而陆为民却比自己足足小了二十岁。,这意味着陆为民还有十多二十年的时间来一步一步向前,走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国内已经有所谓政坛60后和少壮派的这种称谓了,这些被誉为政坛少壮派的60后干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成长起来,其中大部分还处于正厅级和副部级干部这个群体中,极少数已经跨进了正部级干部这个群体,而陆为民就属于其中的佼佼者。

    一来他属于六十年代后期出身的干部。要比六十年代初期的在年龄上有五六岁的优势,二来,他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和那些在中央部委中成长起来的干部略有不同,不能说中央部委就是温室,但是在地方上成长起来的干部显然更具有代表性,宰相必起于州郡这个话也就是这个意思,他也是这个群体中第一个出任地方大员的人物,更为难得的他还是唯一一个同时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这两个党中央下属部门中同时任过职的干部,这种种光环使得陆为民已经隐隐具备了国内60后领军人物的资本和气象。

    在当时夏力行甚至不太愿意陆为民从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离开重返昌江。在他看来如果陆为民能够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多打磨一两年,必定可以直接出任一省大员,而这种锻炼对其成长也极有好处。毕竟陆为民在中央部委任职时间还是短了一些,但是没想到中央对陆为民如此高看,回昌江担任省委副书记只有半年时间就让陆为民接任省长,这也是让夏力行大跌眼镜。

    现在陆为民在昌江省长位置上走得还算稳,夏力行相信陆为民自己也应该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他自己现在根基尚浅,最需要的就是在省长这个位置上好好沉淀、积累、打磨,这个时候出什么状况对陆为民来说都不是好事,而像这种和一把手闹不和的情况就是更应该避免的。怎么陆为民反而像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了呢?

    当然夏力行也知道要尽量避免不和并非让你无原则的退让,他当过省长。也当过省委*书记,也清楚省委*书记和省长之间的矛盾分歧是怎么回事儿。但清楚规清楚,这种事情却是外人无法解决的,甚至是当事人自己也无法解决,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就有尽职履责,有些情况下就真的无法退让。

    “为民,尹国钊和你在昌江的情况中央也是有目共睹的,去年和今年,昌江经济增速一路领先,中央是满意的,你应该清楚,之前中央对尹国钊和杜崇山的龃龉是有看法的,因为这影响到了昌江大局,这一度也影响到了尹国钊的观感,但你去昌江之后,昌江局面好转了,这不是你陆为民一个人的本事,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尹国钊和你搭档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是良好的。我了解过你们昌江近期的一些情况,应该说尹国钊对你工作大体上还是比较支持的,在我看来,就算是有些小矛盾,应该不影响到你们之间下一步合作才对,你觉得呢?”

    陆为民已经不再是自己那个秘书了,同样也不是单纯的自己亲戚,他现在是一方大员,中央候*补委员,这一届会上铁定成为中央*委员,自己和他对话,也需要考虑语气和方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夏书记,我知道这个时候和老尹闹出点儿不愉快来肯定是两败俱伤之局,我也不愿意,但这为官一任,有些东西我觉得我自己还是要坚持的。”陆为民斟酌了一下言辞,“有些事情上,我让一让当然可以,或者说也是应该的,但实际上还是违背了我本心的,但我还是让了,可有些事情上我不能让,哪怕我明知道可能这事儿我未必会赢得其他人的支持,但我还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是作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责任,在民主集*中制原则下,常委会可以充分发挥作用,通过或者否决某项提议,这很正常,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陆为民的话让夏力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陆为民已经成长起来了,他有自己的政治主见和政治觉悟,也有他自己的政治定力,他不是那种不懂妥协的人,但是在什么事情上可以妥协,什么事情上不能妥协,他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在这一点上,夏力行无法在发表任何意见。

    “为民,只要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良久,夏力行才叹了一口气道:“我希望你明白你现在的身份敏感度,十八*大对全党全国都是一件大事,对于你来说更是一个重要的坎,你应该清楚,如无意外,你会在本届大会上当选中央*委员,尹国钊在昌江已经干了三年多四年时间了,按照一届时间来算,他也就还有一年多一点儿时间了,他一走,你就是最具竞争力的人选,和他保持相对融洽的关系,对你大有裨益,毕竟中央最后也会征求他的意见,不能说有决定性的作用,但是起码会有影响。当然,我也理解你刚才说的,原则问题,不容妥协,所以我只是希望你把这中间尺度把握好。”

    “谢谢,夏书记,我明白。”陆为民点头,“我会慎重对待,对了,您呢?”

    “我?呵呵,我的年龄也到了,嗯,如无意外,我明年会到政协那边去,和你老丈人一块儿喝喝清茶了”夏力行笑了起来,不无轻松,也不无遗憾。

    “哦?我老丈人年龄都到了,该彻底退下来了。”陆为民也笑了起来,“窈窕也需要人看顾,正好老丈人老丈母都可以轮流帮着看顾一下,之前光是老丈母一个人,还有点儿紧呢。”

    “嗯,燕青的工作也比较忙,不过我不赞同她一直呆在京里,嗯,我的意思是,假如明后年你要接任书记,哪怕是到其他省担任书记,燕青最好跟着你去,这样更合适一些。”夏力行摇摇头,“窈窕要么跟着你们去,要么留在京里跟着她外公外婆,我和白圃也能帮着看顾一下,反正我家俩小子也不需要我们照顾,现在闲下来,反而没事儿做了。”

    “恐怕还得要征求一下燕青的意见,她已经习惯了燕京的生活,朋友圈子也在这边,到昌江来,恐怕还有些不习惯了。”陆为民微笑着道:“而且燕青也一直觉得让窈窕在燕京读书更合适一些,所以……”

    “为民,这样不好,燕青最好还是要跟着你,你这样老是一个人在外边,不合适,也容易引起闲话,尤其是你在年龄上也太年轻。”夏力行摇头,正色道:“要服从大局,从现在来说,你的工作就是大局,是要一个人做出牺牲,燕青应该想得通。”

    陆为民苦笑,他知道夏力行的话外音,看样子对自己不放心的人还不少。

    继续努力求票!也请兄弟们去书评区置顶处投投票,帮老瑞参考一下新书写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