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卷谁主沉浮 第一百六十五节机锋
    尹国钊这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按照省委确定的意见,每个省委常委都需要辅导学习两个以上的部委单位,他作为省委*书记也不例外。

    省委办公厅和省委党校成为尹国钊需要辅导学习的两个单位部门。

    不过无论是省委办公厅还是省委党校那边,都能够感受到尹国钊的情绪不高,这也直接影响到了这两个单位在这方面的学习积极性,在这一点上尹国钊也心知肚明,但是他却提不起多少兴趣来改善这一点。

    而陆为民在省政府办公厅和农业厅上的辅导学习却显得意兴飞扬,尤其是在农业厅辅导学习的一番讲话被整理之后刊载在了《昌江日报》上,尹国钊看过之后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在农业工作上是花了一番心血的,而且也不像是农业厅或者办公厅这边替他准备的,应该是陆为民自己的一些想法打算。

    姚放走进尹国钊办公室时,就正好遇上了尹国钊看完《昌江日报》之后正在思考。

    看到尹国钊办公桌上正摆着那份刊载有陆为民在农业厅集中辅导学习上的讲话,姚放也是眉毛微微一扬,“尹书记,您也看了陆省长这篇东西?”

    “嗯,看了,写得不错,嗯,准确的说,应该是为民的思路理念很不错,很贴合当前十八*大的一些精神理念,为民在认真领悟十八*大精神上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值得我们学习啊。”尹国钊并不讳言。

    “尹书记,这篇东西我也看了。”姚放沉吟了一下,“应该说还是很符合我们省作为农业大省的实际的,当然如您所说,也把十八*大精神融汇了进来,讲得很透彻,很好,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也不宜过分拔高。原因很简单,我们昌江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经济水平在全国各省市排序居于中下游的省份,经济要发展,还是要靠工业化和城市化,农业很重要,这没的说,每年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强调农业,农业是基础嘛,但是我们也需要看清楚潮流大势,那就是我们昌江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个位置,能够超越老对手皖省,能够迅速撵上湘鄂两省,不是靠农业干得好,而是靠我们在工业上的奋起直追,在第三产业上的后来居上,靠我们坚定不移的推进城市化战略,这也一直符合中央的发展精神,这才真正实现了这个目标,陆省长当年不也是在宋州和丰州很好的践行了这一点么?”

    姚放的话没说下去,但是言外之意也很清楚,你陆为民这会儿开始放嘴炮了,大谈特谈农业了,想当年你在宋州和丰州干的什么?没有你在宋州和丰州干出的那些成绩,你能轻而易举上省委常委?你还能一步跳到蓝岛当市委*书记?中央不也就是看你在宋州干得不错才让你干蓝岛市委*书记么?没有蓝岛市*委书记这份资历,你陆为民又怎么能一跃担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又哪里来重返昌江的资格?你陆为民这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忘本,就是为了和尹国钊的意见打擂台才这么说!

    说实话,姚放的话不无道理,二三产业,尤其是工业的发展是支撑昌江发展成为现今这个经济规模的主要支柱,这话没错,但是要说陆为民真的是针对尹国钊这一年多的意见观点来打擂台,这却冤枉了陆为民。

    陆为民也没有否定过工业和服务业的重要性,之所以在《昌江日报》上发表这篇文章,纯粹就是认为昌江的农业条件委实太好,而以前昌江在发展农业上还是欠了一些力度,这才导致作为农业大省的昌江距离农业强省的地位还很远,也正因为如此,陆为民才希望用这篇文章来引起全省各地市委市府的关注,让他们要有意识的考虑自身的农业发展战略,调整农业发展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让农业发展在整体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而不是仅仅停留于文件和会议中。

    虽然不完全认同姚放的观点,但是姚放这番话还是让尹国钊听得很舒心。

    是啊,没有工业经济的发展,昌江永远都只能是一个农业省,而农业这么多年来被剪羊毛的例证被屡屡提及,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陆为民也是以搞工业经济起家的,他很清楚工业对于一个地方的重要性,现在这么高调的提及农业发展的紧迫性,给人的感觉就是在针对着什么,这让尹国钊也很不舒服。

    从京里回来,尹国钊和陆为民之间又保持着那种彬彬有礼但却距离依旧的状态,该干什么都各自去干什么,就像学习十八*大精神一样,个人按照各自的路径走,但是毫无疑问陆为民在这上边做得更漂亮,一方面抢占了先机,宣传上也跟上了,另外农业这一块也的确有很多可以突破的地方,不像工业这一块在目前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明显不佳,你想要找到突破点和亮点,就很困难。

    但是不能说很难你就不做了,昌江要发展,要赶上湘鄂两省成为中部地区的佼佼者,不敢说追上豫省,但起码也要有所作为,你不走继续大力发展工业之路,你能行么?

    “姚放,为民也有为民的考虑。”尹国钊摇摇头,“农业当然很重要,省委也从来没有不重视农业工作,昌江发展农业的条件也很好,但是我觉得这和发展工作不矛盾,甚至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地方忽视工业或者农业,都是不可取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也相信我们一个地方的党委政府应该会有清醒的认识,不至于做什么非此即彼的事情,那就太荒谬了。”

    “尹书记,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陆省长这个时候释放出来这个意思,而且以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我觉得恐怕会引起一些误解,也会给下边地市的发展思路带来一些混乱。”姚放有些不客气的道:“大家都知道现在工业经济这一块不是很景气,尤其是传统制造业这一块,像我们的昆湖、青溪、普明、桂平以及洛门这些地市,制造业都处于相对困难的阶段,但是不是因为困难了,我们就退缩了,就不发展了,就要转向了?都转到去发展农业是不是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就能让经济好起来?恐怕不是,工业是一个地方的支柱产业,为地方政府提供足够的财政税收,为一个地方解决了最大的就业问题,这关乎一个地区的社会政治稳定,我们不能因为遇到困难就回避,就躲闪,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所以我们要正确面对,沉着冷静的应对,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产业升级转型也好,寻找新的产业支撑点也好,这都可以尝试,但是唯独不能逃避回避。”

    姚放的话有些激昂,直指陆为民的做法有些投机取巧,抓住了十八*大精神中的一些内涵就借题发挥,但是他认为抓工业这一块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放松,昌江还不是制造业发达地区,工业化程度还远远不够,这个时候却去强调发展农业,有意无意淡化发展工业的话题,这让姚放觉得陆为民有点儿借力打力,有意断章取义的借用十八*大精神中的一些片段来反对尹国钊的意见,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当然,让姚放最感到焦急的是尹国钊的一些情绪动态,他感觉到尹国钊在开完十八*大之后就有些精神恍惚,严重不在状态,尤其是和省委办公厅的辅导学习也有点儿走过场似的草草了事,在省委党校那边的辅导学习也不尽人意,这些情况都让姚放有些着急。

    姚放也听到了一些传言,说尹国钊的思路想法在十八*大上受到了某位领导不点名的批评,认为昌江在发展思路上还停留在前几年那种粗放式的发展角度上,缺乏创新思路,同时在如何协调发展上没有一个明晰的思路,更多的还是各吹各号各唱各调,虽然在经济增速上看起来不慢,但是发展质量上仍然堪忧,而且很不稳定,这种说法或许只是一种传言,但是也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代表了一种风向。

    尹国钊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是要放在为他打抱不平,认为陆为民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本来谋发展应该是省政府那边的具体工作,但实际上省政府那边就只抓了一个蠡泽新区的发展,对于像青溪、昆湖、普明、桂平以及洛门这几个地市的发展却没有多少头绪,这才是关乎昌江经济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但陆为民好像对此有点儿懈怠,可从尹国钊这个角度来说,他也的确对这几个中不溜的城市发展缺乏更好的思路,为此他也很是和不少专家学者以及领导给那不进行调研和探讨过,为这几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把脉,但是效果不佳,他甚至也很想知道陆为民是有意在这个问题上装聋作哑,还是胸有成竹故意要拿捏一下。

    再求几张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