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卷谁主沉浮 第一百六十六节斗法
    发展的压力在任何时候都是存在的,发展的思路对各人来说也有着巨大的分歧差异,尹国钊也还不至于狭隘到认为陆为民就只把发展的突破点放在农业这一块上来了,他相信姚放也一样清楚这一点,只不过是在口头上发泄一下情绪罢了。

    农业固然可以作为突破点和亮点来做一做,但这只是一方面,甚至是次要的一方面,主要方面还是要放在工业产业和第三产业上,从目前的格局来看,第三产业发展的分量在不断提升,对于经济发展的拉动,对于就业的带动,都日益显现出其生命力,同时这也符合经济发展的方向。

    尹国钊不认为陆为民就只把目光放在农业上了,但是迟迟未在二三产业发展上拿出什么大招来,当然蠡泽新区也算,只不过这更像是一个新生事物,白手起家干起来,相对来说,还是较为容易一些,但是对于像青溪、昆湖、普明、洛门、桂平这几个中不溜地市的发展指引,这才是关键。

    但截至目前,陆为民都还没有一个较为明晰的规划意见出来,更多的还是要求各地市州要自己因地制宜制定发展规划,这个意见当然也是正确的,毕竟各地的实情不尽一致,只能按照自身实情来制定方略,但尹国钊总感觉这样显得省里边有些放手不管的架势。

    当然也不能说陆为民这一年多的省长就毫无建树,对曲阳的化工产业基地规划改造,结合旧城区的迁建,已经开始在曲阳那边显现出活力出来;又比如在黎阳支持黎阳工程机械厂出售给徐工集团,进而引入徐工集团的资本和配套项目,促成了铁路工程机械产业园的落成,也使得这一产业成为黎阳的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再比如对宋州产业改造的支持,目前宋州机械制造业正在力推产业升级,对于一些明显发展乏力技术落后的企业,也在有意识的推动企业之间的兼并、合作和重组,并从政策上支持企业提升自身的技术研发能力,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宋州机械制造业在全国的领先地位。

    尹国钊也觉得陆为民在一些执政思路上还是带有一些感*彩在里边,像吕腾到曲阳,曲阳的发展思路就有较大的突破,一些机会陆为民也会有意识的去帮吕腾争取,池枫到了黎阳,陆为民同样也是不遗余力地支持黎阳的工程机械产业升级,对宋州就更不用说了,从机械产业到新能源产业,陆为民都给予了很多指导意见。

    但是像昆湖、青溪、桂平这几个省,陆为民虽然也关注,但是从他去这几个地市调研的频率就能见出一些端倪来,这些地市的干部也还是有一些意见,也不知道陆为民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姚放,咱们实事求是的说,为民在搞经济上还是有一套的,像宋州产业升级,乃至机器人产业的确立,新能源产业的复苏,他都掐得很准,像曲阳,黎阳,一些思路,他也是看准了,他在农业这一块,嗯,结合扶贫事业,很有想法,所以也把农业提得很高,我也承认,在一些条件比较差的地方,如果走农业扶贫的路径,更容易见到一些效果。”尹国钊也是掂量良久在慢慢的把自己的观点摆出来,“但是,我们应该清醒的看到,农业扶贫,见效快,但是覆盖有限,受制的条件很多,而且很容易形成一窝蜂一拥而上的情形,结果可能是前期效果好,后期却成了产品滥市农民利益受损的局面,我们不可不察。另外,我们农民的基本素质实事求是还不算高,在市场竞争中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能否用理性思维来考虑运筹,这些问题都存在,相比于工业和服务业中,他们依靠自身劳动能力来获得薪酬,这样对他们来说风险要小得多。当然,我们也不排除一些知识技能强的能人,能够发家致富,但我不认为这就可以以点带面,认为广大农民都可以依靠此种方式来增收致富,所以我觉得在农业扶贫增收上,工作要做,但是要有针对性有选择性,要进一步防范风险,不宜遍地开花,不宜大面积推广,而要慎重。”

    姚放一边听一边点头,很显然尹国钊也是看到了这一点,陆为民这是在剑走偏锋,却不正面应战,二三产业该怎么来创新突破谋发展,尤其是这些中不溜的城市,陆为民似乎也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但这恰恰是昌江目前发展的瓶颈,也就是说上游下游的地市都有了起色,但是唯独中间这一块中坚力量,该怎么来突破,却还没有思路,现在就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陆为民把农业发展提到这么高的高度,就是在回避这一块的工作,这就是尹国钊和姚放的看法。

    “我希望也许是我们误会了陆省长吧,学习十八*大精神当然重要,但是工作还是要跟上,这一晃都是年边上了,有些工作不能再拖下去,所以尹书记,恐怕省委也需要开一个会,一方面继续深入学习领会中央十八*大精神,另一方面,也是更急迫的是要解决怎么把十八*大精神融入到全省实际工作中去,这不仅仅是哪个部门单位的事情,从省委省政府这个角度也应该有一个较为明确的方略,也算是为明年的工作开展提前理清和明确一个思路吧?”

    姚放嘴角带笑,语含机锋。

    尹国钊听出了姚放话语中的意思,姚放这是要逼宫了,省委这个角度谈工作思路,那是讲大方向,高屋建瓴,那很简单,但是政府这一块就需要谈具体的内容了,尤其是针对中游城市这一块的指导意见,就得要拿出点儿真东西来,大家都是明白人,在这个问题上谁也糊弄不了人,如果拿不出像样的,切合实际的干货来,光是虚晃一枪,或者无法让人眼前一亮,恐怕陆为民一直引以为傲的经济工作牛人这个形象就未免有些暗淡失色了。

    “嗯,这个意见很好,我看可以。”尹国钊微微颌首,“以党政联席会议性质的中心组扩大会议来强化学习效果,应该效果不错。”

    **********************************************************************************************************************************************************************************************************

    陆为民并非没有意识到尹国钊和姚放关注到的这一点,事实上他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正如尹国钊和姚放讨论的那样,宋州和昌州乃至丰州的情况还过得去,黎阳也有亮点,曲阳更是扬眉吐气,昌西州也一样是风头正劲,前边儿的和后边儿的都有可看之处,但是唯独中不溜这五座城市就有点儿尴尬了。

    这几座城市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以传统产业为主,而产业既没有太强的规模化效应,也没有形成气候的新兴产业,总体来说都相对散乱,能够在全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产业比较缺乏,而从区位、交通、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矿产资源等诸多方面来说,也都乏善可陈,正因为这种缺乏突出特点的情形使得这几个城市在市场化竞争尚不激烈,整体经济处于上行趋势的情况下,这几个城市的经济表现都还行,但一旦整体经济形势进入下行通道,这几个城市的竞争力劣势就开始显现出来。

    产业不景气,企业缺乏竞争力,而地方政府在发展优势主导产业上落后一步,有点儿赶鸭子上架的感觉,这种情况下,几个城市的情况都变得不太乐观,而越是这样的情形,就越是难以得到根本性地改善,这也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要解开这个循环死结,也就意味着要有大魄力大勇气来找到突破点。

    对于昌州、宋州、丰州,陆为民知道现在不需要在花太多心思了,而曲阳和黎阳,陆为民也相信吕腾和邬侠、池枫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来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哪怕是宜山,现在虽然还看不出太多端倪来,但是陆为民对魏行侠还是有些信心的,但是像这几座城市,而且是条件大致相若,优劣势和存在问题也都相对雷同,要为它们把脉找到出路,就有些难度了。

    当然,陆为民也相信只要肯下心思去琢磨,也不是找不到一些路子,但是这么多个城市,要想都扭转乾坤,自己也不是神,没有那份能力,而且这也不该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还是需要调动起这些本土干部们的主观能动性来,关键是要给他们灌输一些新的理念,鼓励他们能够主动的来寻找突破,让他们明白该向哪些方向来找突破。

    继续努力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