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卷谁主沉浮 第一百七十节追求
    昌西州这两年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是切切实实的,有目共睹的,就业,税收,消费,都是摆在明面上,有数据有依据,没有谁能一笔勾销,现在全州上下都在喊要大干快上实现昌西州从农业州向工业州的转变,当然谭伟峰也知道这个口号有些带有政治宣传的味道在里边,昌西州的现实情况摆在那里,不可能脱离实际,从农业州到工业州之间的变迁,更多的只能说是一个心理形式的转化,但无可否认,昌西州在这一轮工业化的浪潮中是获益匪浅的。

    工业的发展对一个地方的经济全方位发展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相信所有人都能明白,但是谭伟峰也清楚,像昌西州所吸纳的这些产业中有相当多的项目都是被沿海地区拒之门外,或者设立门槛挡住了的,它们别无他法才会选择进入内陆地区,同时会选择昌西州,也是因为即便是在内陆其他一些地区也没有获得在昌西州这边如此好的待遇。

    这里边原因何在,谭伟峰当然心知肚明,无他,就是因为这些产业在能耗、污染、安全等系数上不尽人意,不太符合一些已经看不上这些产业的地区胃口了,但是这在昌西州却成了香饽饽。

    谭伟峰当然也更愿意让一些技术含量更高,污染能耗更小,前景更长远的项目进来,但是人家这些项目凭什么要到你昌西州来呢?你昌西州能给的,加入别人能给,那么就不会有人选择你昌西州,只有人家不愿意给的,或者给不出的,而昌西州又能给的,项目才会落到你这里来,而这中间的差距就是你昌西州这么些年来落后积弱下来形成的,你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受着,还得要咬着牙关接受这些项目然后来追赶,才有机会不被甩得太远。

    这些项目能带来什么,谭伟峰也很清楚,正面的,负面的,可能的风险,这些他都比谁更清楚,但是他别无选择。

    作为从宋州走出来的干部,他太清楚对于一个干部来说,政绩是什么?就这个时代来说,最显眼的政绩是什么?那就是经济发展表现。

    一个最典型最鲜活的范例就在身边,甚至这个范例现在还在阻挠自己实现自己的梦想,他陆为民凭什么一飞冲天,从丰州的一个县委*书记一跃到宋州到担任市委常委,又凭什么在短短几年间就从一个普通的市委常委爬到了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位置上?不就是凭他在任上搞经济的表现么?

    哪怕是其间受了小挫,去援藏了,但是一回来,上边儿领导还是能记住他高经济工作的本事,立马就又能把他放到丰州市长位置上,然后又凭着在丰州市长上的经济表现一步跨越到宋州市委*书记位置上,这之后更是步步高升,让人叹为观止,所有这一切,都源于他在经济工作上的突出表现,这就是最好的的政绩,领导最喜闻乐见的政绩!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谭伟峰觉得自己追求的没错,上边希望看到这些东西,那么下边当然要去追求这些东西,更为直观的是他的前任雷志虎,谭伟峰一直觉得雷志虎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但是从昌西州*委书记上却去了工信局担任局长,不能说这个位置不好,但是距离期望值肯定差了一些,谭伟峰不希望自己一任之后像雷志虎一样也只能去一个不好不孬的位置打发,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昌西州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好好搏一搏,哪怕真的不行,那也是不负此生了。

    至于说其他,他真的没考虑那么多,所以哪怕是陆为民这个算得上半个恩主的领导要挡他的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推开。

    但是这一次十八*大之后,却让谭伟峰内心多了几分犹疑。

    他并不惧怕陆为民能干什么,大势之下,哪怕是陆为民他也干不了个什么,更何况背后还有省委*书记尹国钊在,但是如果是“大势”不在,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尹国钊再力挺他,可如果连尹国钊的观点理念都一样要改弦易辙时,那该怎么办?

    参加十八*大给谭伟峰上了深刻的一课,十八*大精神他也努力的学习领会了,也正因为领悟越深,就越发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发展依然是主旋律,改善老百姓生活水平,让老百姓增收致富,这个方向没有变,但是却在方式策略上有所调整了,不再一味追求gdp,也不再只盯着经济增速,现在的提法是有质量的发展,科学可持续的发展,这让谭伟峰感到了一丝寒意。

    昌西州的这种发展算么?谭伟峰不确定,在他看来,这得要看谁来认定,如果是陆为民,肯定是不算的,而尹国钊则多半是算的。

    这很危险,好在截止到目前为止,昌西州的工业板块发展很顺利,各种审批手续也都基本完备了,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在这个问题上,就算是陆为民想要借题发挥,他也找不到茬儿。

    不过谭伟峰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需要小心,出不得半点差错,否则就真的是把刀把子送到别人手上去了。

    想到这里,谭伟峰深吸了一口气,拿起电话:“文良,我们碰个头,嗯,研究一下,嗯,主要是要研究一下工业这一块,安全的问题,环保的问题,开一个专题会吧,把各县主要领导都要召集回来,嗯,要强调,要责任分解到人,从现在到年底春节前,都要好好查一查,有反映的要坚决查处落实,具体我们两人碰头之后再议。”

    **********************************************************************************************************************************************************************************************************

    陆为民的调研一直拖到了十二月中旬。

    实在是十八*大之后各种学习宣讲的任务太重,这些又是必须完成的刚性政治任务,无论是尹国钊还是陆为民以及其他常委们,都一个一个要参加学习和自学,并要就学习十八*大精神做好笔记,写出心得体会,这些都是需要言之有物的东西,不是让哪个秘书或者办公厅替你代笔的东西。

    除了省里要学,各地市也要学,所以陆为民也不愿意自己的调研干扰了下边地市的学习,所以这一轮调研就一拖再拖了。

    调研是从青溪开始的。

    青溪是陆为民重返昌江之后就遭遇了大动作的城市,同时也是他老家或者说籍贯所在地。

    陆为民的籍贯是青溪永溪,但是陆为民却从未在永溪生活过,甚至从小到大一直到大学时代都没有怎么回过永溪,因为父亲很年轻时候就出来了,老家也没有多少比较亲的亲戚,所以偶尔回去也不过是礼节上的,对陆为民来说就更模糊了。

    青溪的贿选案引发了官场地震,直接使得整个青溪官场被翻了个个儿,除了市长蓝向宇得以硕果仅存外,从市委*书记吴光宇开始,要么是身陷囹圄,要么也就被追究了领导责任而调整,时任市委副书记杨卫杰、组织部长苗一岚都受到了牵连,而像何青、高琴这些干部也都是借这个机会进入青溪。

    随后青溪市的领导班子又陆续进行了调整补充,但是整个贿选案以及贿选案随后带来的人事大调整对青溪的冲击时巨大的,直接导致了青溪市委这一年多时间来都是在努力肃清贿选案带来的负面影响,让整个青溪市委市政府的官场习气重归正常,而这也直接使得青溪市委市府在发展经济上的精力明显不足。

    蓝向宇不是一个强势的市委*书记,在当时把蓝向宇推上市委*书记位置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当时的情况是市委*书记和宣传部长以及一名县委*书记兼副市长候选人涉案,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三名要害常委工作不力要追责,这种局面下,实在不宜再换人,而让一个外来市委*书记以及其他常委夹着一个本来在那次贿选案中没有牵扯的市长共事,显然有些不合适,所以最终省委还是把蓝向宇推上了市委*书记位置。

    事实证明这个折中安排是不成功的,蓝向宇在市委*书记任上表现平平,似乎是因为贿选案把勇气魄力都给折腾得没了,而市长韩郯工作起来也有些缩手缩脚,总而言之青溪就像是一下子把精气神给折腾得没了,再无复有十多年前那种朝气蓬勃的气势。

    很努力,想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