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官道无疆 > 正文 第二十一卷谁主沉浮 第一百七十一节交代
    陆为民的调研,青溪市委*书记蓝向宇、市长韩郯以及市委副书记郁波全程陪同。

    郁波是在前年市委副书记杨卫杰黯然离开之后升任市委副书记的,当时陆为民有意想把郁波推上市长位置,但是没有得到尹国钊的支持,最终韩郯出任市长,郁波升任市委副书记,。

    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天,陆为民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基本上没有怎么说话,只是倾听青溪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介绍,偶尔提一两个问题,也是浅尝则止,并不深问。

    蓝向宇和韩郯以及郁波都感觉到了陆为民的不太满意,但是他们却也无可奈何,实事求是的说本身这两年青溪的情况就不太好,贿选案后,一大批干部受到牵连影响,除了市级班子来了一次大换血外,更多的还是牵扯到县处级这个层面,在当时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时,自然无暇顾及县级班子,在市级班子调整结束之后,对县级班子的调整也是采取缓慢进行的方式,尤其是在当时纪委发布了通告要求涉案干部主动交代讲清问题之后只要涉案问题不严重可以从轻处理或者不予追究之后,这个政策也使得很多干部都主动到纪委讲明了问题,涉及科级以上干部达三百多人,堪称建国以来昌江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官场大案。

    这些干部大部分都是主动到纪委讲明了问题,而且不少人主动退清了涉案款项,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不至于影响大局,对这些干部也的确按照当初纪委的意见情节显著轻微和涉案不深的可以采取不予追究的做法,但是这些干部肯定都已经被打上了烙印,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干部都会逐渐被调整离开重要岗位,安排到一些闲职去过渡,最终离开领导岗位,因为涉及面实在太大,人数太多,这个工作一直陆续在开展,但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对青溪政局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很多干部也无心工作,都在等待着这一批干部彻底调整完毕各就各位之后再来说工作。

    照理说像青溪市干部的调整问题不属于陆为民此次调研的工作范围,但是陆为民感觉到整个青溪市似乎都还没有从两年前的大调整阴霾中走出来,因为涉及到数百名干部,虽然相当一部分干部问题并不严重,更多的是属于那种跟风式的送钱保平安,但是这却已经成为了青溪官场的一个毒瘤,必须要把这个毒瘤彻底割掉,肃清余毒,才能真正正本清源,这个过程也相对较长,一直到十八*大前后,这个过程都还在进行。

    而这个过程的过于漫长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青溪市的发展,陆为民感觉到这可能也和蓝向宇的心态有一定关系,作为当时青溪市委班子中唯一一个“得益”的领导,蓝向宇在青溪官场大调整之后处境是有些尴尬的,新来的班子成员对青溪老班子成员可能多多少少都有些看法,哪怕他们并未牵扯进这场风暴中,而下边的干部则对于“残留”下来的班子成员冷眼相看,尤其是那些牵扯进去但是又不深的干部,都要看看蓝向宇在接任市委*书记之后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所以这两年蓝向宇的很大精力都被牵扯到这项工作中去了。

    看着蓝向宇有些疲惫的面容,陆为民估摸着蓝向宇大概宁肯不当这个青溪市委*书记而宁愿到其他地方任职,这个大火之后的“灭火救灾”活儿的确不好做,而尹国钊似乎也对青溪没太多好感,尤其是在青溪贿选大案之后,尹国钊多少也还是受到一些批评,这就更加深了尹国钊对青溪的恶感,虽然说不会形诸于色,但是心里多少不太满意是必然的,所以蓝向宇这个市委*书记干起来就更觉得吃力。

    “向宇,老韩,郁波,你们市委几个主要领导都在这里,本来有些工作不该我来过问,或者说不是我此次调研的主题,但是我感觉你们青溪市委的气氛不太好,嗯,怎么说呢,缺乏一种昂扬向上的斗争和激情,缺乏一种主动进攻拼搏奋进的勇气魄力,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为民坐在沙发里,看着这一班人,语气很温和,但是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却让几人都有些冷汗涔涔。

    “之前学习十八*大精神会议上,我就说过我会抽时间来调研,第一站就是你们青溪,因为我觉得论条件,青溪和昆湖是最好的,也是最有条件重新步入快车道的,但是今天我看到的却让我很失望,我所说的失望不是指产业或者经济,而是对你们这个班子表现出来的这种精气神很失望,一个班子如果没有一种凝结一心昂扬向上的精气神,你怎么能够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去谋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不知道你们青溪市委市府是不是因为两年前的贿选案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我就更不能理解和接受了,难道说两年时间你们市委市府都还没有把这个问题和影响给处理好,消除掉?”

    有些不客气的话让蓝向宇、韩郯以及郁波等人都有些尴尬,韩郯还要好一些,他是市长,毕竟人事这方面的事务不归他管,而且他也是青溪官场地震之后才到青溪的,而蓝向宇和郁波则不同,蓝向宇是市长升任书记,首当其冲,而郁波升任副书记,分管党群组干,也是义不容辞,所以陆为民这番话其实也是在变相敲打这二人。

    蓝向宇也知道这个话题回避不过去,他实际上也逐渐意识到青溪被贿选案拖累这么久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是有责任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虽说当时纪委定下来原则是主动交代问题且情节不严重的可以不处理,但实际上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处理,只是冷处理、软处理、缓处理,冷和软都好说,但是在缓这个字上蓝向宇觉得自己做得不好,缺了一个度,三个月后来处理也是缓处理,半年后也是缓处理,一年后还是缓处理,但自己却让这个时候拖了一年多,让全市干部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各种混乱情绪,直接导致了其他工作上不上心,耽误了其他工作的推进。

    “省长,这个事情上我有很大的责任,没有考虑好如何来处理好这项工作与其他工作的关系,过多的担心会影响全市大局稳定,却没有想到反而耽误了其他工作的开展。”蓝向宇这番检讨倒是真心实意,“目前贿选案的涉案人员已经基本上处理完毕,但补缺补齐人选问题上还有些后续工作,市委也准备在年前要抓紧时间酝酿研究,力争在年前补齐,不耽搁明年的工作。”

    “人事上的安排不该我多说,要说这也应该是你们青溪市委的工作,但是我不能容忍因为一场贿选案就能影响到全市两年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向宇,老韩,郁波,你们三个都有责任!”陆为民语气沉重,“可能中心组学习会上你们也都听到了,现在咱们昌江也成了‘中部塌陷’了,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发展得不错,经济实力最弱的,发展得也不错,怎么反倒是这中间地带就成了塌陷的一环了呢?青溪,昆湖,洛门,桂平,普明,这几个市放在十多年前都是我们昌江的中流砥柱,现在可好,成了拖后腿的代名词,你们不觉得脸红么?”

    蓝向宇、韩郯以及郁波三人都有些脸红发烧。

    “青溪的问题,只能是青溪市自己来解决!”陆为民继续道:“寄希望于省里或者某个人就能为青溪指点迷津,或者就能给青溪带来生机,这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头脑稍微理性清醒一点儿的人都能想明白这个道理,了解青溪现状的只能是青溪干部自身,包括你们在内,青溪现在的优势在哪里,劣势在哪里,青溪产业发展的短板和突破口在哪里,这都只有你们通过详尽的情况汇总分析,周密的研究判断才能得出。我只能说,若是论条件,青溪丝毫不亚于宋州,比丰州、黎阳这些地方更好,为什么青溪就不能重塑辉煌?找准自己的问题关键在哪里,思路放宽一些,一二三产业要协调发展,新兴产业中什么更适合你们青溪,这些你们都要认真的研究。我这一次来,没带什么,看了你们现在的情况也不满意,我今天说的,你们好好思考一下,今天是12月19日,嗯,三个月后,也就是明年3月下旬,我再来青溪,哪怕我暂时看不到,但是我希望我能听到你们青溪市委能够就自身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略,怎么样,向宇、老韩、郁波,有没有这个信心?”

    一席话说得三人通体出汗却又倍感震动,三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然后都异口同声地道:“省长,再多说什么都没意义,那我们就三月份给省里一个交代。”

    继续努力求每一张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