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78章 故意还是意外?
    穆语边尖呼边冲进了尹筱恬病房。

    病房内,尹筱恬拿着一把水果叉子正指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

    “不要伤害宝宝!你怎么忍心伤害他啊?他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穆语边喊边冲过去将那把水果叉子夺下。

    “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宝宝呢?”尹筱恬很不自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干笑。

    “那你拿这个指着肚子干……”

    “嘛”字还没说出口,穆语就讪讪地放下了水果叉子,因为她才发现这不过是个塑料水果叉子,准确来说是个玩具水果叉子,根本不具备伤人的威力。

    “发生什么事儿了?”紧跟着进来的民警们十分警惕地盯着尹筱恬。

    尹筱恬是孕妇之余,还是他们看守的重犯,要是她出了事,他们难辞其咎。

    “怎么回事儿?”秦晋桓也跑了进来,不过他的目光只落在穆语身上。

    “呃,误会,一点小误会。”穆语讪笑着将塑料水果叉子握在手心。

    “她和我开玩笑呢。”尹筱恬微笑着向两个民警解释。

    两个民警看了看穆语,又看了看尹筱恬,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才没追问,相继出了病房。

    “阿桓,你忙你的,我陪陪她。”

    见穆语一副不打算随他出去的样子,秦晋桓迟疑了一下,瞅了眼尹筱恬,又四下看了看,确定穆语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后,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句“注意安全”,才转身出去。

    “谢谢你来看我,也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宝宝。”尹筱恬边说边挣扎着坐起来。

    “诶!别乱动!小心肚子里的宝宝!”看在孩子的份上穆语上前按住了她。

    “谢谢,我会注意的。”尹筱恬的动作幅度很轻,慢慢挪动着。

    穆语赶忙从床尾拿来靠枕,一手扶她,一边将靠枕垫在她身后。

    “谢谢。你是来找亦涵的吧?”

    “我是来看我小侄儿的。我希望他能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人世,并健健康康长大成人。”

    穆语很认真说的话让尹筱恬有些发怔,她缓了好一会儿,才垂着眼眸补充穆语的话:“我不止希望他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人世,健健康康长大成人,我还希望他能快快乐乐一辈子。”

    穆语盯着她:“只要你让他顺利出生,亦涵哥一定会让他快乐一辈子的,毕竟亦涵哥是他亲爸。”

    “我相信亦涵。”尹筱恬一脸苦笑,“他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他也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既然……”迟疑了一下,穆语还是将“既然知道他是好人,你还忍心伤害他”的质问话咽回了肚子,改口说道,“所以你大可放心把宝宝交给亦涵哥。”

    “我一直都很放心把宝宝交给他。”

    “既然你放心把宝宝交给亦涵哥,为什么又要在明知自己胎盘低置、医生已再三叮嘱不宜多下床走动的情况下还要背着医护人员偷偷下床走动?你不会是不想让这个孩子顺利生下来吧?”

    “我怎么会不想顺利把他生下来?”尹筱恬的情绪顿时有些激动,“他可是我身上的一块肉,是我生命的延续!”

    “那你为什么要悄悄下床走动?”

    “因为,因为怀孕真的很累。”尹筱恬边说边轻抚着凸起的小腹,“医生总再三叮嘱我要多躺多躺,不能下床,甚至让我吃喝拉撒都尽可能在床上,别说我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就是普通人一天到晚在床上躺着全身也要难受死啊。换作一般人根本受不住这样躺。躺久了人非疯掉不可。”

    “但那也没办法啊,你再不躺,宝宝可能就……”因为觉得不吉利,穆语顿了声,随即改口,“为了宝宝的健康,你就是难受也得躺着啊!要是有那么好当妈妈,世上的人必定不会动不动就夸当妈的伟大。”

    尹筱恬继续轻抚着小腹,同时深深地叹了口气:“幸好宝宝没事儿,要不然我真是……唉!怪我总不把医生的话当一回事儿,总觉得医生都喜欢危言耸听,加上之前也没感觉到肚子里有哪里不舒服,所以才带着侥幸心理偷偷下床活动筋骨。要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一定不会下床,一定会乖乖地躺在床上待产。”

    尹筱恬说话时,穆语一直盯着她看。

    此时面容消瘦、面色苍白、眼圈深陷的尹筱恬较之半年前珠圆玉润的她,简直有着天壤之别。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特别低沉,已然隐约可见几丝皱纹的额头竟然让穆语莫名觉得沧桑。

    尹筱恬只比她大四五岁,还年轻得很,代表着年轮印记的皱纹竟然就悄悄爬上了额头!

    要不是此时亲眼所见,穆语简直不敢相信。

    她的目光顺着尹筱恬的额头往上看,惊讶地发现尹筱恬的长发中竟然掺杂了不少白发!

    这,这是未老先衰的先兆吗?!

    尹筱恬这样到底是在懊悔她替小夏报仇的极端所为,还是在懊悔之前对辛亦涵的所作所为?亦或是因为对肚子里孩子的担心?

    “……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留恋,宝宝是我唯一的牵挂。”

    穆语失神时,尹筱恬还在说话,不过她说话时没看着穆语,而是盯着她自己的小腹,一边用手轻抚,一边像自言自语似的说话,“我多么想给予他一个非常健康的身体、一个聪明绝顶的小脑袋瓜,一张可爱的笑脸,一张会讨人喜欢的小嘴,我多么……”

    说着说着,她突然哽咽了。

    “会的!你说的这些宝宝肯定都会拥有的!”回过神来的穆语赶忙安慰她。

    此时此刻,在穆语眼里,尹筱恬不是杀人犯,也不是把辛亦涵害惨的恶人,仅仅只是一个疼爱孩子的妈妈,所以她在对尹筱恬再出声时,声音温和了许多。

    “谢谢,谢谢你对我宝宝的祝福。”尹筱恬用指尖轻轻撇去了眼角的那一泪滴,看向自己的小腹,再次像自语似的出声,“之前是我太掉以轻心,以后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他!我要亲眼看到他,看看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长像更像谁,亲眼看看他的笑容,亲耳听听他的哭声。如果可以,我还想亲耳听他叫一声妈妈。我想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最美妙的乐章。我还想看看他会怎么玩这些玩具。他一定会把这些玩具扔得乱七八糟,还可能会把这些玩具拆得七零八落。”

    边说,她眼角的泪水边再一次涌出,这次仅靠她的手指头已完全撇不赢一涌而下的泪水,她改为拿衣袖擦眼泪。

    虽然心里对尹筱恬仍有很深的成见,穆语却还是没能忍住同她一起落泪——她最怕看见别人哭。

    默默地低头看了眼手掌中已快被自己捏得变形的塑料水果叉,她才知道这是尹筱恬给宝宝准备的玩具之一。

    之前尹筱恬拿塑料水果叉对着凸起的小腹,肯定是想和宝宝互动,而不是像她想得那样想再一次伤害宝宝。

    虎毒还不食子,尹筱恬是孩子亲妈,肯定也不会忍心伤害自己的孩子。

    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尹筱恬,她忍不住闷闷地叹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但是我不后悔!”尹筱恬倔强地抬起了头,“我从来不后悔杀那些人。他们都该死。就算时间倒流,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对他们仍不会手软半分。除非小夏能活过来,才能消除我内心的怨恨。”

    再提及那些伤害小夏的人,她仍是充满恨意,“从杀孙美兰开始,虽然我准备非常充分,却也随时做好了以命抵命的打算。生死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在没有宝宝之前,我真没把生死太当一回事儿,只是现在……现在……唉……一切都晚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争取时间多陪陪宝宝,别的我什么都做不了。”

    这极煽情的话让穆语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接,索性没接话,怔怔地看着尹筱恬从枕头一侧摸出一个塑料袋。

    “这是我给宝宝织的毛衣,只可惜手艺不太好。”尹筱恬虽然嘴里说着手艺不太好的话,看那尚是半成品的毛衣的眼神却温柔得很,一如看她凸起的小腹。

    “没想到你还会织毛衣。”此时穆语已不想再去说那些煞风景的话,只是用单纯的心理去敬佩一位母亲。

    “和外面那个清洁工大妈学的。这毛线也是她替我买的呢,是个好心的大妈。”

    穆语立刻猜到是之前和护士争执的大妈,马上试着问道:“那个大妈经常来你病房吗?”

    “也不是经常,就是打扫卫生的时候或者空闲休息的时候,她会进来陪我说说话。她说她生过四个孩子,生孩子经验很足。没事儿时会教我一些育娃和坐月子的常识。”

    “如果真的经验足,她看见你偷偷下床肯定劝阻你,没劝阻你说明她的经验没有她说的那么足。”

    “这和经验应该没关系,主要是大妈她没听过胎盘低置这个说法,不清楚个中风险,所以这事儿不能怨大妈。”

    见尹筱恬说的和自己之前从大妈嘴里了解的情况对得上,穆语才相信尹筱恬这次差点小产纯属意外,才彻底打消了对尹筱恬的猜疑。

    “以后还是要多注意,要多听医生的话。亦涵哥挺不容易的。”

    明白穆语所指,尹筱恬淡淡一笑,说了句“会的”。

    看着在不久的将来要被处以死刑的尹筱恬此时淡然的神色,穆语突然觉得有些佩服她。

    如果没有尹筱恬对无辜的辛亦涵的伤害,或许她会像刘小凡他们那样把尹筱恬当成替天行道的女侠崇拜。

    但是她实在不能原谅尹筱恬对于辛亦涵的恶意伤害,既然尹筱恬肯在这种情况下替辛亦涵生孩子,她仍是无法做到不带一点成见来看待尹筱恬。

    “谢谢你来看我,我有点累,想休息了。”和穆语再没什么好说的,尹筱恬找了个借口,放下毛衣,自己慢慢躺下。

    “那你好好休息,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穆语说完又深深地看了眼尹筱恬,这才出病房。

    “咦?亦涵哥取药的人,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穆语看了看表,诧异地问守在外面 的民警。

    民警表示不知道:“药房下班了,估计是没取到忙别的事儿去了。”

    “博爱医院的药房晚上是有人值班的,不可能取不到药。”

    穆语说完四下瞅了瞅,见秦晋桓不在,只有黄博在,上去问才知道秦晋桓临时有事离开了,让黄博在这里等她,她和黄博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去一楼找辛亦涵。

    没想到找遍了一楼也没看见辛亦涵,她又去药房打听了下,得知尹筱恬的药早被人领走后,她便掏手机给辛亦涵打电话,没想到他手机已关机,她只得折回尹筱恬病房,在去住院部的路上,她突然在一侧绿荫小径的僻静处发现了辛亦涵的身影。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