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唐朝生意人 > 第八百零四章 皇子之争
    宗师境武士越战越是心惊,他哪里还不知面前二人,随便哪一个也不是他能够与之为敌的。

    在目露浓浓骇然中,他蓦地身子一晃,便想着脱离战圈撤身而去,怎料对面的离其右手捏诀下,化作一个个妖异的古朴符文,一指指向着他周身各处空间点出。

    紧接着便是缕缕束缚之力的无处不在,虽不至于当场将之困阨,但其身势稍有迟滞之下,立刻迎来伏辰的刀气流光闪耀而至。

    按理说,一名宗师境强者,即使面临两位高他一个小境界的更强者联手,胜机虽然等于零,若想从容脱身,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但就怕围攻者内有位空间规则拥有之人,纵是施加于己身的困缚力道不足以造成直接威胁,可瞬间出现的身形滞缓,就足以令其原本还算严实的防御出现纰漏了。

    而借机偷袭的伏辰,更具有超然于寻常修炼者的神奇感知能力,他的进攻落点就会是纰漏的核心节点。

    虽然这点威胁,还是不足以给宗师境强者造成最直接伤害,却是可以让另一配合方的禁锢力越发深入。

    如此循环往复,就能导致他的行动受到的钳制越来越强烈,此消彼长之下,如此下去,自然会有性命之忧了。

    深悉其中关键,那位东瀛武士却是连拼命架势也施展不出,令其眼角眉梢迅速闪过一抹浓浓的忧虑之色。

    另一边三名西域人的杀戮仍如砍瓜切菜,那些来人里并非全是修炼者,只要不发生逃离事件,他们也始终没对那些人出手。

    而李之此刻仿佛对场中形势漠不关心,只知一只脚踏上地上那人的一侧脸庞,不断地搓动,很有些将鞋底污垢抹拭干净的执着。

    尽管那人口中在拼命嘶吼:“我是东瀛派驻遣唐使节,李之,你这是在将两国关系推向战争深渊!”

    “呸!”李之一口浓痰,在等脚底之人嘶喊声有些嘶哑后,便是吐在他身上,“大津丞、浅田拓己意图谋乱大唐社会秩序,阴谋祸乱皇权核心统治,你毅然决定为其出头露面,更斗胆跑来登州欲施报复,以为那个矮人国还会把你视作使节?我很怀疑你的智商,既然被推出来做这个出头鸟,理该不会这般鲁莽才是。”

    话音落下,他拎着那人衣襟,高高举起,回身随手一抛,就将其远远挂在一棵树的枝杈上。

    “我若是你,就不敢挣扎着落下身子,因为那样你会死的极惨!”

    李之缓步上前,右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尺长短剑,刃闪寒光点点:“就问你四个问题,一个不满意就斩去你一肢,考虑好了再回答,无意义的发声,我会当做一个回答!”

    那人兀自在半空舍命挣扎,口中嘶吼不止。

    李之手中短剑划过一线流光,那人一只脚已经掉落在地,引来太平等人口中一阵惊叫。

    这人可是一国谴外使节,代表的可是他整个国家的脸面,李之此举,已经瞬间将一丝和解可能性都给断绝了。

    “还有三个问题!”李之将短剑在其身上抹去血意。

    那人浑身抖作一团,甚至自那一霎那忘记了脚腕处的剧痛,事态发展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望着李之冷冰冰的双眼,他竟是下意识地点点头,却不想人群里传来一阵叽里呱啦的倭国人怒吼,令树上那人神情一怔。

    李之虽听不懂那位普通人体质的东瀛官员话意,也知是种警示,便抬眼看向西域三人。

    伯哈义心领神会,适时抽身退出来,赶上前去,手起刀落,那位喊叫的官员头颅便是离身滚落。

    李之再一次看向树上之人:“有心情回答了吗?”

    那人神情还在犹豫,李之再一次手起剑掠,一条手臂便宣告落地。

    那人终于忍不住狂吼起来:“该死,李之,你闯下大祸了!”

    李之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手臂连挥,那人一臂一脚再也不存:“都言两国相战,不斩来使,但你动用了修炼界来谋算大唐江山,已是死罪!我不会让你死,而是寻出你的身家,赶往东瀛诛灭三族!”

    取一枚丹药服入那人口中,仍旧任其挂在半空,回身眼望离其、伏辰那一边战事:“行了,杀了他吧!”

    他的话音落处,伏辰已寻得对方破绽,一刀劈下,便是血光崩现。

    离其的一掌也是伺机拍出,掌心力道吐露,击打在那人胸前。

    不待其身形趔趄,伏辰的刀影又至,几十道刀芒倾覆之下,点点贯穿此人身躯。

    离其的单掌化拳紧跟着来到,噗地一声将那人脑袋捣了个稀烂。

    此刻三名西域人已经住手,院子中间位置,仅余七、八名普通官员,一个个面若死灰,周身抖颤不休。

    俟老六等人也各自拎着一两人走回来,将几人丢在地上说道:“李先生,这些人均为东瀛修炼者,有的人已在登州潜伏一年有余!”

    李之点点头,来到那些官员身前,三名西域人也悄无声息的来到他们身后,他说道:“都说你们倭国人信崇死节,我还真想见识见识!有谁能告诉我些什么!”

    “李先生,你这是在玩火!”其中一人怒道,李之嘴角一瞥,法立德手起刀落,一颗头颅掉落。

    李之再看向第二人,其人倔强的冷漠同样招来一刀闪落。

    第三人终于抵抗不住,开口道:“战神世家世家出面买通了遣唐使节亀田幸树,以及两名副官岩永隼翔、乾悠悟,具体详情我们也不知!”

    言罢,手指刚刚倒地一人:“此人即为岩永隼翔,那一个是乾悠悟!”

    李之点点头,已是他走出来站到一旁,自己走到那位被指认之人身前:“你是乾悠悟?”

    乾悠悟抖索着认同:“其实我们均不知其真实用意,他们找到我等也只是给一些修炼者正当身份!”

    他眼望被伏辰二人联手斩杀之人:“那人叫做井沢辽,东瀛强人排行第十位,战神世家名下平沢会副会长!这位是中林义人,伊织会执事;那两人是西尾直希、横山悠平,均来自于下山会!”

    “你言不尽实,砍去一臂!”

    李之目光所向,法立德瞬间斩落一刀。

    那人强忍疼痛:“还请李先生饶过,战神世家的目的,是在两年内于大唐创建十处道场,名字叫做黒崎会社!目前黒崎会社一共开出三家,分别在幽州、沧州、登州,然后是南方几地,待得影响力稳固,再行考虑长安、洛阳!”

    显然这些获知已是他的所知极限,李之递给他一枚丹药,让其出外,再看向仅余的五人:“五人三命,先道出者存活,并允许东瀛来人接走!”

    五人里已有两人疾声开口,李之随手指点到一人:“你先说!”

    “我叫做本桥苍生,为使节府普通文官,并不知使节亀田幸树等人的详情,但知道上述会社均隶属下鸭神社与贺茂别雷神社,两家皆为东瀛豪族贺茂氏的氏族神社,民间地位还要高过皇族一脉!而且据我所知,井沢辽一行人临来大唐时候,曾在贺茂别雷神社祭拜过神位,天皇的草壁皇子代为执引,这个人叫做日下部直辉,是草壁皇子身边红人,也是随从井沢辽一行人一同到来,他定会知道些什么!”

    本桥苍生指认之人,就是三位未曾开口的三人之一,眼下面色更是一片苍白。

    另有一人忽然向其捅出一刀,手中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把短匕。

    不曾想,他身后的奥斯猛地踹出一脚,其身子自然倒向李之这边。

    李之点出几指,嘿嘿笑道:“仅为三级狩猎师,却是掌握得一身绝妙隐藏术法,可惜在我的人眼里也只是小道而已!”

    之其必是意志顽固之人,他也不再废话,出掌抚在那人眉心,旁人眼见得此人瞬息之间便气息奄奄,均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日下部直辉,他居然是你的亲哥哥?”李之一脸地惊讶,“你们东瀛人果然心性不同于常人!不过你更不简单,虽说因年少体弱,身无修为,仅仅二十七岁,就成为草壁皇子的首席幕僚,看来你知道的比你哥哥更多啊!”

    日下部直辉并无多少惊惧神色,但心灰意冷还是显而易见,他叹道:“李先生手段高明,我......”

    李之却是忽然打断他的说话:“我劝你莫要咬碎口中那颗毒牙,不然我会屠灭你整个日下部家族一百三十六口人性命,若你对我少了解一些,就会知道我从不打妄言!”

    日下部直辉闻言一愣神,转瞬就是遍起寒意,李之接着道:

    “你哥哥的确不知这颗口中毒牙,但在我的探识下,一切无所遁形,包括左臂腕间那枚毒针!做这些缜密防护,我很期待你知道的那些秘密!其实你不说,我一样会得知,就像你哥哥这样,这叫搜魂术!还有一点,即使你身死不超过十息,我一样可读取你脑中一切!”

    日下部直辉此刻才真正感到惊骇,他不怕死,同样不信李之口中的威胁,但在李之展现出诸般能力后,他知道此人的恐怖已经超越了认知范畴。

    于是再一次叹过后,他终于开口:“李先生,我并不怕死,从实招供与否也必死无疑,但不想像我这位狠心的兄长一样死于白痴状态!好吧,李先生请问!”

    “草壁皇子都知道些什么?据我所知,天皇一脉可是不甘于有民间势力影响过于巨大,贺茂氏的阴谋,他们有几分知会?”李之问道。

    日下部直辉回答:

    “草壁皇子与大津皇子有争端,一旦天武天皇过世,那位直系血脉的大津皇子便会对草壁皇子动手!他从父亲天武天皇那里知道一些贺茂氏的打算,草壁皇子是被这位堂弟推出来的替死鬼!但我怀疑是挡箭牌,草壁皇子与贺茂氏之间并无暗通,反而是大津皇子私下通联,井沢辽一行人临来时的祭拜是一场阴谋,得到贺茂氏的逼迫后,是大津皇子撺弄代为执政的皇后,将草壁皇子推了出来!”

    “这么说,贺茂氏对于这一次的大唐布局信心并不是很足?”李之再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贺茂氏虑事从来都是高深莫测,各种后果都会考虑周全!或许为防止事情暴露,祭拜仅为其先手之一!很可惜,最终他们没料到草壁皇子舍得把我派过来,于是我的到来,就打乱了可怜的哥哥之前的部署!”

    李之暗自点头,他哥哥其实是大津皇子门下,草壁皇子派他弟弟来到大唐,就是为了搜集大津皇子暗通贺茂氏的证据。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