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极品无敌小仙医 > 第548章 还有希望
    ……

    当他们继续前进的时候,他们三个没有说什么。他们觉得好像一切都在压在他们身上,压在他们的心上。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威胁要完全消耗它们。

    “还有希望!”侯云飞突然说道。“虽然罗辰氏族的族长是一个基金会的修炼者,但在修炼方面远远超出我们,他的咒语形成必须有限制。我的侯族的一位族长也是基金会的修炼者,我曾经很幸运地看到他建立了一个安全咒语。它可以覆盖5000公里的距离,并且需要提前密封某些法术节点。“

    杜灵飞的眼睛闪闪发光,她回答说:“侯弟兄,你的意思是,尽管罗钦家族族长提前建立了咒语,即使它超过5000公里,它也不会太多?!”

    “没错!”侯云飞宣称道。“因此,我们离罗晨家族越远,我们的玉石滑倒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我们能够回复该教派,他们肯定会派人去救我们!“

    “5000公里,”言小宝喃喃自语,咬紧牙关。“按目前的速度,到达边境还需要8到9天......”

    当他们继续前行时,他们被迫隐藏在罗钦家族成员接近的许多场合。然而,每次,言小宝不可思议的感知危险的能力都能使他们安全。

    考虑到他是多么警惕,以及当他们逃离时杜兰飞和侯云飞一起拉着他,言小宝越来越疲惫,脸色越来越苍白。

    侯云飞和杜灵飞的伤势继续恶化,结果他们的速度受到了影响。它最终达到了言小宝实际上同时携带它们的程度。

    言小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谨慎,他带领他们连续三天。

    三天的奔跑和躲藏让言小宝越来越筋疲力尽。当他带领小组进入一个山谷时,他的脸很憔悴。然而,在走了几步后,他的脸上闪烁着,他把杜灵飞和侯云飞拉到一边,在那里他们躲在一块巨石后面。不幸的是,它们有点太慢了,不久之后它们就能听到有人在空中向他们吹口哨的声音。

    一道白光从半空中下来,猛地撞向他们躲在后面的岩石,彻底粉碎了它。侯云飞咳了一口血,杜灵飞也无法阻止血从口角渗出。一阵寒冷的鼻涕在空中响起。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躲藏的地方!”

    一个罗晨氏族修炼者出现,站在血雾中。他处于QiCondensation的第七层,左手拿着一面镜子。他一看见他们就立刻拍了拍他的手提包并制作了一张玉石。就在他即将传递一些信息时,侯云飞喊道,“别让他联系!”

    面对灰白色的杜灵飞正准备释放一把飞剑,而言小宝一直在慢慢倒退,咬紧牙关,停在原地。眼睛充满血丝,膝盖颤抖,他把气血集中起来,然后脚下的地面破碎了,他向空中发射,变成了一束光。

    即使罗辰家族的修炼者即将传递信息,言小宝也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他。修炼者的脸落了下来,他倒下了,无法成功接触。他用左手挥动镜子,瞄准咒语,向言小宝射出一束光。

    言小宝的眼睛闪烁着凶猛的光芒;他没有躲避,而是让白光闯入他。他的指责使他朝着震惊的罗钦家族修炼者前进,于是他用右手伸出手,一起触摸他的拇指和食指。一道黑光射出并锁在修炼者的喉咙上。

    喉咙破碎掌握!

    一声裂缝声响起,修炼者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血从他的嘴里渗出来,他倒死了,这个消息传给了他的同胞族成员。

    当他收集敌人的手提袋时,鲜血也从言小宝的嘴里渗出,然后走回杜灵飞。在那里,他颤抖着几乎倒在了地上,但咬紧牙关,设法站起来。

    “我们走吧!”他说,拉着杜灵飞和侯云飞一起。

    “放开我吧!”侯云飞说道。“你们两个去吧。没有我,你会快一点。“

    当他看着言小宝和杜灵飞时,他的目光是决心。

    杜凌飞深深地看着言小宝,突然说了几天她一直在考虑说的话。“小弟弟白,你为什么不一个人去......?”

    “闭嘴!”言小宝喊道。“我害怕死亡,但我冒着生命危险。你们俩绝对没有办法让这种牺牲毫无意义!来吧,我们走吧!在一起!“没有给他们任何进一步发言的机会,他把他们两个拉了起来。侯云飞和杜凌飞没有再说什么,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感动。

    言小宝非常谨慎,因为他带领他们前进,不断改变方向,小心翼翼地避开罗晨氏族修炼者。又过了三天。那天晚上,偶尔闪电般的闪电划过天空。乌云正在形成,雨水开始下降,巨大的珠子大小的水滴使飞溅的声音充满空气。

    它开始变冷,导致杜凌飞和侯云飞颤抖;他们的脸变得越来越苍白。言小宝心中紧张的紧张。知道其他两个人无法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中生存,他在一座山上发现了一个洞穴,在那里他开火了。

    在密封洞穴的入口以确保火光没有渗出后,他盘腿坐在杜灵飞和侯云飞的对面。

    大火嘶嘶作响,放出足够的热量逐渐消除寒冷。有点颜色逐渐回到了杜灵飞和侯云飞的脸上,虽然他们看起来仍然很苍白。

    他们三个静静地坐在山洞里,看着火,焦虑地炖着。

    最后,言小宝笑了笑,打破了沉默,“再过三天,我们应该能够通过这5000公里的标记。哈哈哈!等到我们回到教派。这绝对算是一项很有价值的服务。我想知道我们会获得什么奖励?“

    杜凌飞看着他,她的目光柔和。

    侯云飞快要笑了,但是一睁开嘴,他就咳了一些血,当他濒临崩溃时,他的脸变得苍白。

    经过所有的日子,他们早已用尽药丸。

    言小宝站了起来,正准备过去检查侯云飞,突然他的脸上闪烁着。为了保护他的两个朋友,他挥挥手套保护他的两个朋友,因为他已经将石头拉到位以阻挡火光突然爆炸!当岩石破碎时,一股巨大的热潮回荡。当言小宝把弹片拉到一边时,冷空气冲进来。火焰跳起来,闪烁着光芒,露出一个站在外面的高大坚固的男人。

    他肌肉发达,眼睛冰冷,长矛在手。他处于QiCondensation的第八级,似乎比陈越更强大。

    “皇太子已经死了,”他说。“像这样的雨和像你一样的伤,你无法处理寒冷,并被迫找到这样的地方隐藏。在我找到你之前,我不得不搜索一百多座山,但是你在这里。“

    即使这些话仍然留在了男人的嘴里,言小宝的眼睛凶猛地掠过行动。虽然这个魁梧的男人看起来像冲动型,但实际上他非常谨慎。他没有冲进洞里去打架,而是倒退了。

    眨眼之间,言小宝就出了洞穴,在倾盆大雨中。

    显然,这个魁梧的男人并不打算真正打架,而是完全专注于防守。这导致了言小宝的心脏开始砰的一声。他的感觉非常糟糕,但是他咬牙切齿,忽略了任何受伤的可能性,因为他在疯狂的攻击中冲锋陷阵。

    一阵寒风吹进洞里,熄灭火焰。侯云飞试图挣扎着站起来,但后来又咳了一口血。杜玲飞咬紧牙关,蹒跚地走到洞口,在那里她做了一个咒语姿势并指出,向那个魁梧的男人发射一把飞剑射击。

    片刻之后,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在暴风雨的夜晚响起。这个魁梧的男子被一把木剑刺穿了胸部,然而,在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把矛伸出来,部分刺入了言小宝的右大腿。

    这个魁梧的男人瞪着言小宝。呻吟,他说,“你不会逃脱!王储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然后他咳出一口鲜血,他的头在死亡中摔倒了。

    言小宝的脸色苍白,他在颤抖。为了尽可能快地杀死这个人,他已经吸取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他的伤势更加严重。疼痛向右抬起,当他向下看时,他看到矛仍然嵌入他的肉体中。他还被雨水浸湿,雨水与血液混合,流到地上。他觉得自己被冻死了一半。

    杜玲飞交错过来,当她看到自己的腿时,她开始哭泣。她伸出手抓住长矛,小心翼翼地将它从腿上拉出来。

    对于言小宝来说,感觉好像他的骨肉和骨头被撕裂了。他颤抖着,但却大喊大叫。他的对手奄奄一息的话语加上这名男子显然一直试图争取时间的事实,导致他的心脏比以前更低沉。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风的波动,告诉他不久之后会有更多的追逐罗钦家族成员出现。

    杜凌飞把手放在肩膀上,两个人设法回到了山洞里。言小宝留着长矛。回到山洞里,言小宝开始喘气。他的右腿受伤了,但幸好矛没有被刺入骨头。绑定伤口后,他仍然可以感受到它,但考虑到它们所处的致命危险,这不是一个重大问题。

    “我们需要去。罗辰氏族随时都可以出现!“深吸一口气,言小宝慢慢站起来。

    他低头看着侯云飞,看到他躺在那里,挣扎着呼吸。他们的飞行日子就像一场折磨,他正在失去控制伤势的能力。杜凌飞很苍白,很苍白。她的气道严重受伤,有的甚至被切断了。她早些时候出现并帮助言小宝参加战斗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斗争,现在她所能做的就是抬头看着他。

    在暴风雨之夜的黑暗中,她的眼睛显得格外美丽。

    “小弟弟白......”她轻声说道。“忘了我们。你自己的速度要快得多......去吧!“在旁边,侯云飞挣扎着坐到了一个位置。看着言小宝,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言小宝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他说:“我们可以在三天内离开5000公里的区域,伙计们,关闭你的m--”

    在他完成判决之前,侯云飞将他割断了。“小弟弟白,你逃避并向教派讲话是杜小姐和我最好的机会....”

    言小宝痛苦地笑了笑。相信这样的谎言,他不是三岁的孩子。他知道,即使他确实逃脱并向该教派传言,当任何人到来帮助时......侯云飞和杜灵飞已经死了。

    看到言小宝似乎决定留下来,侯云飞开始大笑起来。“精细。如果我死了,那么你会离开吧?“

    当他意识到侯云飞正在激起他最后一点精神能量,好像要摧毁他自己的气道时,一阵颤抖穿过言小宝。

    侯云飞冷静地看着他,继续道,“白弟弟,你要去,不是吗?!”

    言小宝很悲惨,伤心欲绝。当他盯着侯云飞和杜灵飞时,他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情绪复杂。

    一阵风将杜玲飞的头发吹过她的脸。她把它藏在耳后,看着言小宝。虽然她的脸色苍白,不知何故,她看起来比以往更加美丽。她的声音柔和,她低声说道,“我希望......如果在这之后还有另一种生活......我将有机会再见到你......白弟弟......你必须活着!”

    言小宝一瞬间听到“活着”的话,一阵猛烈的震颤穿过他,他觉得好像被锤子击中了胸部。再看看杜凌飞和侯云飞,他终于转身走出洞穴,不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感觉。过了一会儿,他在暴风雨的夜晚超速行驶。

    看到言小宝终于选择离开,侯云飞轻轻叹了一口气。杜凌飞看着他离开,祝他心中最好。她真的很希望......她可以让时间倒流,她可以回到那个时候......当她第一次见到言小宝时。

    一切都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侯云飞和杜灵飞突然向言小宝的方向望去,他们的脸上闪烁着光芒。

    他的种植基地正在爆发力量,他的内在精神能量向外涌动,甚至导致雨水扭曲。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就像一个燃烧得非常明亮的火炬,即便是雨水带来的寒冷也不会消除。即使是很远的人也能感受到它。

    闪电掠过天空,来自几个不同方向的罗辰家族修炼者突然感觉到了言小宝。

    看着权力热潮的方向,陈恒的眼睛闪闪发亮。

    言小宝一动不动,从山腰上空飞过山洞。当他飞过时,杜灵飞和侯云飞可以听到他对他们耳语。

    “我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你们两个找到逃脱的方法......来吧,去吧!“

    泪水开始流下杜灵飞的脸,因为她的心脏受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情绪冲击。侯云飞同样动摇了。

    与此同时,言小宝以惊人的速度爆发,因为他选择了不同的方向逃离。

    言小宝一路狂奔,疯狂地咯咯地笑着,在他的肺部呼喊道,“死!他们死了!罗辰氏族,我不能把你们所有人都抹掉,但是灵流教派一定会来杀你们所有人!“

    他似乎朝着一个快速驶出5000公里区域的方向前进。此外,从他大喊大叫的方式来看,他的两个同胞似乎已经死了,而且他是歇斯底里的。即使他可能会在这次尝试中死去,他也会爆发并向该教派传递信息,以确保复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