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魔道之游戏人生 > 八八九、时空浪族(17)
    <content>

    杨烨没再多说废话,跟孔英明约好时间,进游戏再联络,跟东华帝国方方面面进行协谈,办理国王交接之类的系统手续。

    接着处理一些日常事务,打包截留各方面清剿物资,事实上到了如今的阶段,以杨烨在台州港、六龙湾掌持的权柄,已无须贪墨钱财物资等物,但褚如明危言耸听的告诫言犹在耳,蚊子也是肉嘛!

    在西欧的海岛、北欧的荒僻庄园,包括美洲和亚洲部分偏远区域,与及洋流海域上的大量孤岛,联合褚如明的产业圈和人脉关系,他们打造了过百个隐秘的科研基地,这里面褚如明、常晗、张峰等人皆有参股。

    如果只是进行东国领土的角逐,原不至于如此布局深远,这却是褚如明跟张峰夫妇共同的看法。人文、艺术、律法规条衍生的人类文明,假如跟东国局面类似,出现大规模的倒退现象,科技的比重将会尤为突出,科研成果、科技人才的研发和笼络,是需要千载百代传承下去的,那可能会变成未来世界的常态,所以赶早不赶晚,趁着当前还有部分力量,就算投入其中赔掉底裤,那也必须强化而持续地投入进去。

    已死的燕南群——如今的游戏人物燕北飞,提供了一笔巨额资金,那是通行全球的西币、法币和大量贵金属,燕南群这样的人,对死后的世界自有安排,估计他也未曾预料到,会在游戏位面重生一回。

    这无疑是一个惊喜,对杨烨等人整个利益集团的效用和深广布局,不亚于一剂强心针般的刺激。因为这笔以万亿为单位的资金量,被燕北飞设置重重关卡,故布疑阵,藏得那叫一个深,就连当初意图瓜分燕老庞大产业帝国的东国,以董千里为核心的利益组成,也丝毫未曾察觉到。

    由于诸事纷繁,许久没有联络过的炎神,是否仍为其兄的牢狱之灾胡思乱想,继而有以行动,杨烨完全没往心里去,办公云飞扬跟炎神也不在同一个城池。他很快就登入了魔道,神级转职任务还要尽快完成呢,杨烨的目标可是超神级!

    那天没说完的话,好歹进入轮回副本之后说清楚了,也就是想见见自称“劫贫”的圣域npc的真面目。

    剧情人物多半具有改变形态的功能,但劫贫是物理系人族盗贼职业,却还没掌握这般神奇的能力。随同火羽邪云一齐进入轮回副本之时,她要以灵魂相守的臣服姿态,才能被火羽邪云随身携带穿越魔法空间,看到劫贫黑巾面纱上的双眼之后,火羽邪云忍不住吹了声口哨,轻佻地揭开她的面纱,劫贫却木然站在那里,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也是毫不稍瞬地直视着他。

    火羽邪云倒被她看得讪讪然,羞愧就不至于,这张脸清秀恬静,神色天真而安详,结合圣域特征金属感浓重的修身甲衣,则显得既彪悍又孱弱,堪称玲珑明丽,我见犹怜。

    于是他就摸了一下这张小脸,未遭反对之后,又捏了几下,接着就亲了上去。

    这一吻可有够持久的,接近一分钟!直到唇分之际,劫贫始终大睁着眼睛骨碌碌乱转,这才问道:“主人你在做什么?”

    “亲嘴啊!快把舌头伸出来……我是不是你的主人?”火羽邪云浑不在意地说道,其实心跳加速,这么神奇的事居然真的会发生!

    野山梨有个灵魂伴侣姬青青,也是魔道世界重要的剧情人物,当初对与姬青青之间缠绵的描述,火羽邪云可是听得馋涎欲滴!但除野山梨之外,再未听说过谁有这番艳福,而此时终于轮到自己了,火羽邪云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话说任淑真、吴秋桐也是不错的!

    不知为何,他的心思忽然滑向那里,那两位美妇的体验温顺而娇痴,甜蜜而婉转,火羽邪云虽然对她们予取予夺,恣意享用过多次,但念头一旦触及,还是不免心如鹿撞,不能自已。

    劫贫“哦”了一声,乖乖把舌头伸了出来,在这样一张清秀的脸上,纤秀柔软的舌头伸得长长的,像一条细小的灵蛇般,不免有些有些诡异的违和。

    火羽邪云立即拥紧了这个npc纤小的身子,缠绵了好一会儿,终究没再要求她解除装备,就此胡天胡地一番。接着就是亦步亦趋,进行轮回副本的征伐获取,打磨技能是做不到的,这里面不掉技能书,物理系只有普通攻击,法系倒还分别留有十级职业认证送的远程技能,也仅仅一个而已。

    他倒不是担心对劫贫的要求过分,他这个人没有顾忌,什么都敢尝试的,就算遭到拒绝也浑然不当一回事。主要还是由于略感羞怯,这副本地图荒原无垠的露天场景,无遮无拦的,就算以他的性子,也有些缺乏安全感。

    当然副本空间不会存在人类的偷窥,但别扭依然存在,这就是火羽邪云的强迫症使然了,他对不安的情绪极为敏感。

    …………

    会喝水的冰染上的是风寒,后引发出严重的肺炎,就此危及性命。跟家人亲属到处寻觅生机的旅途中,总算千辛万苦地找到了一处抛荒的农田区域,就此扎下根来,就地犁土种植,断定是不想再试奔波之苦了,所以城池中。

    这一旦安定下来,情绪什么的可能稍有松懈,周冰莹立刻就病倒了,好在父母轮换着服侍左右,亲族同胞也未做出嫌弃驱逐的恶行,只是小心躲开远而避之,绝对不会亲身陪同看望,这却是亲戚们无声的决定,传说中,感冒的传染性极强!

    当此情境,温饱的考量是燃眉之急,挖掘地下的根茎薯物,犁土复垦以待翻种口粮。族人亦无一位具有从医的经验,周冰莹的父母只能以民间传统的土方子多番尝试,降热、止咳等措施见效甚微,眼看着宝贝女儿一天一天憔悴下去,病况日渐加重,昏昏沉睡之际,往往一个轻悠的咳音,就能引发昼夜持久的剧烈咳嗽,尚处中年的二老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如刀绞,却更是苦无良策。

    如今就连口粮都有待族人的怜悯施舍,父母轮班侍候女儿不敢稍离,平日里还须轮班跟着族人干活,这个女儿日渐萎靡的状况,就连旷日持久的咳嗽,都逐渐缺乏体力支撑,而变得孱弱隐忍的样子,这个二老有生以来最为重视的掌上明珠,一个家庭的终极守望,眼看着是保不住了。

    三个多月后,富贵妹终于找上门来,两辆超量大卡车将周冰莹与及族人全然带走,立刻对周冰莹进行最高规格的诊疗。风寒引发肺炎这回事,说起来也算是常见病,但病人被细胞源体折腾时日过久,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依然见不到好转的迹象,毕竟内地区域医疗体系的打造还在初级阶段,设施和医疗技术均须加强营建。

    春怀楼当即决定,利用飞行器这种破除颠簸的航运手段,将周冰莹送往六龙湾,那里民生基建完善,积留有国际上最高水准的医疗设施和人才,必能将周冰莹挽救于濒死的边缘。</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