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五百四十章:法与情
    <content>

    堵胤锡集合众人说是检阅,但一个字都没说便解散,第一天上任,没有烧成一把火,反而闹了个大大的笑话。

    在某些人有意无意的散播之下,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临汾。

    第二天一早,堵胤锡的军令又传到各营,比昨天集合时更早,昨天是卯时三刻,今天干脆提前到寅时去了,放在后世,这就是凌晨三五点。

    现在这个节气,寅时的时候天色才刚蒙蒙亮,周围全都漆黑一片,这个时候要集合检阅,不是拿众人寻开心吗?

    “总兵,督师传令了。”一名亲兵上前,推了推还在熟睡的刘猛,却遭他回身大吼:“去个屁,昨天卯时三刻去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估摸着今天还是一样,这小鸡子儿闹不出什么来的。”

    刘猛说着,便回头继续去睡,不过紧跟着他便回身,似是想到了什么,且听他嘿嘿一笑,阴险地道:“告诉刘奇瑞和李泽他们两个,都不用去,压压他的威风!”

    “这真的好吗,他可是总督......”那家丁有些迟疑。

    “法不责众,咱们三个营的人都不去,他还能怎么办?本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不吓吓他,还以为军中打仗和朝堂磨嘴皮子一样!”

    寅时未到,堵胤锡带着几个金甲的兵士,已经全身披挂来到了昨天的校场上,崇祯皇帝的尚方宝剑依旧被他供在身侧,在凌晨的漆黑中,散发出闪耀的光芒。

    随着时间过去,天色已经逐渐放亮,寅时过去了,卯时也到了,但是校场却仍然空缺了一大片。

    左侧站着不到三万人的宣大兵马,高杰和白广恩带着几个宣大军将,后头是他们满脸凶悍之色的家丁,可右侧却并没有几个人影。

    高杰和白广恩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宣镇参将李宏嘴角微微一弯,不过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上方的堵胤锡笑了笑,道:

    “看来也就这些人了。”

    他在宣大两路将士的注目下,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上了点将台上,左右两边十名来自紫禁皇城的金甲卫士也是捧着尚方宝剑端然站立。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面沉似水,等着前者发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来到最前面的堵胤锡面色却愈发平静了下来,三番两次的试探过后,各路官军这么多人,还坚定站在朝廷立场一方的,也就只有这宣大两路了。

    都说高杰桀骜,白广恩惧死,但就如汾南之战的时候,真正当决定命运的战斗来临时,他们两个往往又都是最能奋死拼杀。

    正当堵胤锡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见校场的南侧门又走进来几队人马,是神武右卫指挥佥事戚元辅的戚家军,还有保定总兵马爌的部队。

    他们人数不多,前者两千人不到,后者也只有八千多人,陆陆续续加上一些各地林林总总的官军,总数不过一万余人。

    高杰望过去,发现这批人,都是当时在汾南之战中帮助过自己的官军,虽说前后早晚时间不同,但只要是能来,这就很不容易了。

    聚齐在临汾的官军,少说也有七八万人,可如今来到这里的,算上宣大两路多说也才不过四万人左右,一半都不一定凑的上。

    想到这里,下头高杰和白广恩神情逐渐沉了下去。

    其实他们心中也是为堵胤锡感到生气,虽然他们对文人有成见,可也不能如此不给面子,毕竟这位可是皇帝派过来的五省总督。

    堵胤锡又等了等,时间来到卯时三刻以后,才朝下头的高杰等人点点头,平静地说道:

    “连日以来,何人忠义,何人奸猾,本督已是了存于心,是时候该说说正事了。本督虽是一介文人,但国难当头,也敢投笔从戎,征战沙场,就于今日,组建君子营!”

    “本督将在今日到来的这些三军将士之中,选贤任能,这君子营也是本督之督标营!”

    “昔越王勾践君子六千,本督便募三百君子,以成我大明君子营,本督将分设十营,每营只选三十人,大家以为如何?”

    此话一出,高杰瞪大了眼睛,白广恩面色不动,戚元辅、马爌众将也是议论纷纷,不久之后,兵士们纷纷举起刀枪大声呼喊起来。

    “谨遵督师之令!”

    正在这时,刘猛等人便也带着各自部下来到了校场之中,左侧的众人放下刀枪,冷眼等着这些人站好位置。

    许久之后,高杰都等得有些急躁起来,右侧这帮人才按着昨天的队形站好了阵形,寿阳的总兵李泽、交城总兵刘猛和太原府西路参将韩奇瑞吊儿郎当的上来禀奏。

    堵胤锡并不理会,就好像没听见刘猛他们说话一样,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高杰和白广恩身上,静静向两人问道:“两位总兵,寅时集合,卯时才至,该当何罪?”

    “依军法,当革职、戍边!”白广恩眼神变了变,没吭声,却是高杰冷哼一声站出来,正儿八经的道。

    “总督大人,我等昨日操练过于劳累,军士们有所迟延,是故迟了,还请大人见谅!”刘猛面色也无太大波动,显然是早已经有了准备了。

    果不其然,他才说完,李泽和韩奇瑞等人便迫不及待的上前同声附和,高杰看着这些人,自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白广恩站在一旁,一声没吭,面色却因想到什么而逐渐精彩起来。

    “本督下令寅时集众,尔等因故卯时才至,可是将我朝廷军法视作无误?军令如山,白总兵拿人!”堵胤锡面色冷了下来,喝道。

    这声音吓了一旁正打算静静看戏的白广恩一跳,既是点名让自己出头,便是不想去也得去了,他便装出一副凶狠模样,带着几员家丁上前。

    白广恩的骁勇之名早传遍了,看见他和身后的凶狠家丁,便是刘猛也觉得又惊又惧,赶紧喊道:

    “总督大人,我们以前点卯都是在卯时三刻,今日突然提早到了寅时,将士们一时无法习惯,这才来得迟了些,下次定然不敢了。”

    刘泽上前说道:“是啊总督大人,您看我们这么多人,总不至于合众蒙骗您吧?”

    韩奇瑞也道:“眼下大战在即,处置了我等,何人领军,三军士气不稳,总督大人您总要考虑到这一层啊!”

    刘猛笑了笑,阴阳怪气的说道:“没了我们,无人领军与流贼作战,失了临汾,这罪过只怕是您这五省总督也担待不起吧?”

    “放肆!”一直面色温和的堵胤锡闻言勃然大怒,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无军法,何以正兵?来人,请尚方剑!”

    “尚方剑在此,有如天子亲临,跪!”金甲战士们一同上前一步,金光闪闪的尚方宝剑随之出鞘,高高立在众人头顶,昂头喊道。

    “臣等参见皇上万岁万万岁!!”高杰、白广恩、戚元辅、马爌等一帮站在左侧的军将和兵士们,二话不说立马都是半跪一片。

    “臣等参见皇上万岁万万岁!!”

    这一幕,使得刘猛等人神情大变,难道,难道这堵胤锡真的敢冒临阵之大不讳,要动自己?</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