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獒唐 > 第三七六章 不要脸了
    <content>

    看到奏折上的数字,武则天呆愣当场,一对白眉不住颤抖,“两千五百多万贯?”

    狄仁杰和武三思也愣住了,“陛下看错了吧?”

    武则天低头再看,“没错啊!八百亩公地,得钱两千五百八十六万七千贯!”

    哐当,武则天本来是气的站起来的,现在一下砸在龙椅之上,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两千五百多万贯是什么概念?快赶上大周朝一年的财政收入了。

    吴老九就倒腾了几块破地,就弄了这么多?

    ......

    一旁的狄仁杰和武三思也傻眼了。

    想到穆子究会坑人,也想到他应该是没少坑。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货坑了这么多。

    两千五百多万贯?长安门阀八辈子攒下的家底儿,怕不是被他搬空了吧?

    “陛下....”武三思还想着他那五万贯,试探出声,“这事儿可闹大了啊!”

    你坑长安门阀也就算了,武三思心说,怎么还往死里坑呢?那人家还不和你拼命?

    “得想办法及时补救啊!”

    狄仁杰也点了点头,“梁王所言极是,穆子究这回算是闯了大祸了!”

    “陛下?”

    两人说半天,武老太太一点反应都没有。

    狄仁杰还以为老太太气出毛病了呢,急忙轻声呼唤:“陛下?保重圣体要紧啊!”

    “嗯?”

    武则天回过神来,目光向远处飘去,穿过大殿,越过皇城,呆呆地看着广阔的神都洛阳城。

    “怀英啊....”武则天轻轻唤着狄仁杰的名字。

    “老臣在呢!陛下有何吩咐?”

    只闻武则天道:“朕记得......”

    “朕记得洛阳拆除坊墙之时,也余出不少公地呢吧?”

    “嗯~!!?”

    “嗯~!!?”

    特么狄胖子和武三思脖子一硬,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喂喂,陛下,画风不对哈!

    什么意思?您老这是嫌一次不过瘾,还想再来一次?

    “陛下!”狄胖子一脸纠结,“没了,没剩下什么了。”

    “嗯!?”武则天瞪眼,目光之中全是小钱钱。

    “没了?哪儿去了!?被谁占了?”

    “......”狄仁杰满头黑线。

    “陛下忘了?都让您....赏出去了。”

    那当年最大方的可不就是您老人家?看谁顺眼就赏谁。狄仁杰上折子说要留一点以备后用,老太太都不干,全特么给赏出去了。

    “朕??”武则天指着自己,“朕给赏出去了?”

    “......”

    看到狄仁杰肯定的点头,老太太心里一阵抽抽儿,怎么就赏出去了呢?

    疼.....

    “陛下!”武三思开口,“这个钱....是不少。”

    好吧,连武三思都无话可说了,这个钱是真特么的多啊!

    可是不说不行啊,里面还有他的五万呢!

    “陛下,不少是不少,可是,穆子究毕竟有悖德行,乃诓骗之行。是不是....给各家退回去?”

    武则天一皱眉,“退回去?”

    想什么呢?进了她的口袋的钱还能退回去?

    “需要退回去吗?”老太太琢磨着,“子究也没逼着他们出钱嘛!”

    “按婉儿所言,那也是他们自己一口价一口价喊上去的嘛,凭什么退回去?”

    “完了!”武三思心说,“刚刚你老可不是这么说的哈!”

    “再说了!”武则天一翻白眼,语调全变了,“子究能把门阀各家的钱弄出来,那也是他的本事!凭本事筹钱,凭什么退回去?”

    “不退!”武老太太最后拍板。

    转头对狄胖子道:“拟旨,让子究留一些以备长安城造之用,剩下的....都给朕运回神都来!”

    她正愁打吐蕃没钱呢,吴老九这回算是办了一件好事。

    另一边的狄仁杰一听,得,门阀这个钱算是别想拿回去了。

    不由心生忧虑,“陛下,穆子究筹到了钱,固然是好事。可是,却也结结实实地得罪了长安各家。倒是要想个法子,另有补救啊!”

    武则天也清醒了过来,狄胖子说的很有道理,吴宁这回办的有好处也有坏处。

    低头继续看上官婉儿的奏折,登时眉头舒展。

    “朕就说穆子究智计无双,不会办这种顾头不顾尾的事情。”

    把奏折递给狄仁杰,“子究已然有了对策,亦上请朕来裁断。”

    “哦?”狄仁杰大喜,“什么对策?还需陛下裁断?”

    这倒是问住了武则天,皱眉道:“上面说,要成立什么西部商行,让长安各家都加入其中。却不知他要搞什么鬼。”

    ......

    ——————————

    西部商行,顾名思义当然就是做生意的。

    吴老九把门阀各家都刮的干干净净,为的就是让他们没有退路,只能加入这个商行。

    ......

    长安,仙鹤楼。

    长孙延面色灰败、垂头丧气,身边的“亲儿子”长孙元冀鼻青脸肿,如丧考妣。

    与之同席的李峒、杨承佑、萧家人等等长安门阀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像死了媳妇似的难过。

    对面坐着的吴老九倒是极是轻松,欣赏着众人的表情。

    “怎么?”眉头一挑,调笑开口,“诸位终于得尝所愿拿到了地,子究怎么感觉,反倒没人高兴了呢?”

    “哼....”李峒自嘲地轻哼一声,“倒是子究先生,应该高兴吧?”

    李峒也是日了狗了,今天穆子究把他们都约到这儿来,难道只是为了羞辱众人。

    “呼!!”杨承佑长出一口气,“老子....认栽!”

    瞪着吴宁,“子究先生这一手,确实高明!”

    “还好吧!”吴宁翘起二郎腿,“都是陛下逼的。她不给钱修下水,还反倒让子究去筹措军资,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向各位暂借喽。”

    “暂借?”萧家的人实在压不住火气了,“子究先生这个暂借,却是把我们数代人攒下的家财,借了个干净!!”

    “你看看。”吴老九还是一副欠揍的表情,“怎么还急了呢?萧家兄长要是这么说话,那可就没法聊下去了哈。”

    “你!!”

    “萧兄!”不等萧家人暴起,长孙延一声喝止,“且让他说下去!”

    待萧家人坐下,长孙延这才凝眉看着吴宁,“子究先生,今日约我等前来,不会只为斗气吧?”

    “当然不是。”吴宁坦然回答,探手入怀,取出一卷文书。

    “坑你们那点小钱,不是害你们,而是为了你们好。”

    把文书往桌上一扔,“签了它!然后咱们再谈。”

    嘿嘿一笑,“还是那句话,我是在乎钱的人吗?”

    “有钱大家赚!”

    ......

    ,</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