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变声大佬 > 第313章 惊呆了一地眼球(求订阅)

第313章 惊呆了一地眼球(求订阅)

 热门推荐:
    沈言这一句话,吊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

    这样一来,众人就把刚才那个故事的怨念暂时抛开了,细细品味起这个故事所带来的寓意。

    越是这样,沈言就越不着急揭开谜底,在这里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留给众人思考。

    花木兰讲的是什么?

    代父从军击溃外族入侵,是古代的巾帼英雄,忠孝节义。

    可是……这寓意跟沈言这个节目毫无相关啊?完全没有任何关联。

    众人完全想不通,他们继续听着收音机,想要看看后面沈言会怎么解释。

    沈言继续微笑着说道,“可能有人能猜到,也可能没人猜到。”

    “那我就再说一个故事。”

    “《道德经》是我国古代重要的一本著作,你们说老子当年为什么要写《道德经》?”

    道德经是春秋时代老子也就是李耳的哲学作品,又称《道德真经》,是道家哲学思想的重要来源。

    《道德经》文本以哲学意义之“道德“为纲宗,论述修身、治国、用兵、养生之道,而多以政治为旨归,乃所谓“内圣外王“之学,文意深奥,包涵广博,被誉为万经之王。《道德经》是华夏历史上最伟大的名著之一,对传统哲学、科学、政治、宗教等产生了深刻影响。

    但沈言问出的问题是,当时老子写这本书的意愿、或者心态是什么。

    这特么鬼才知道啊。

    一众听众顿时吐槽了起来,他们又不是古代人,哪里知道当时老子写这本著作时怎么想的,课文里没写,老师又没有在课堂上教。

    只有几个自认为知识渊博的‘专家’,在沉思着刚才沈言这个问题,“老子当年为什么会写这本著作,可能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

    “春秋时期,周王的势力减弱,诸侯群雄纷争,社会问题极其复杂。”这是一位六十来岁的历史教师傅国生,前不久刚从一所高中办理了退休,本来他前两年就可以退了,不过当时学校师资力量不足,他就再坚持了两年到了今年才退,退下来之后没什么事做,平平就是公园里跟人下下棋,在家听听广播。

    今天晚上吃完饭后,闲着无事的他就打开收音机听,正好听到之前沈言说起花木兰的那段故事。

    这个故事他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偏偏这么熟悉的故事,在沈言嘴里讲出来后,他觉得很有意思。

    他也跟众多的听众一样,想要知道沈言说这个故事的原因是什么。

    或者说这个故事到底蕴含了什么寓意。

    之后对方又讲到了老子写《道德经》的理由。

    本来都是很熟悉的故事,可对方就是能问出一些抓住人内心好奇心的点,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一探到底。

    退休教师傅国生也不例外,被沈言这一问问懵了。

    他教书这么多年,还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仔细地细想起来,还觉得蛮有趣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换个思路去思考,这一点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老子的思想主张是‘无为’。”

    “老子试图建立一个囊括宇宙万物的理论。”

    “老子认为一切事物都遵循这样的规律。”

    “《道德经》以‘道’解释宇宙万物的演变,以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乃‘夫莫之命而常自然’,因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为客观自然规律,同时又具有‘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的永恒意义。书中有着朴素的唯物主义的观点……”

    “……”

    这位退休教师在这一刻想了很多。

    但最后的答案是什么,还是要等沈言揭晓。

    很多人虽然没有这位退休教师傅国生那么高的文化,但也被沈言给吸引了。

    至于电台这边。

    透明玻璃另外一边站着的夏怀鲁,脸上露出了笑意。

    本以为整改通知发出后沈言的心态会受到影响,以至于会影响到节目质量,但现在看来……这沈老师还真有点水平,随便讲几个故事都能把人带进他的节奏里。

    刚才说的花木兰和老子的故事,你说听众会没听过吗?当然不可能。

    可就是说一个你无比熟悉的故事,也能把你吊起好奇心,那就是需要水平了。

    最关键的是,这期节目没有一点违规,也算是可以给台里交差了,这就是整改后的结果。

    沈言这两个故事都讲得很慢,语速要比平常慢很多,就是为了留一些时间给听众去思考,这样他才能更好地把人拉进他塑造好的世界里。

    不过时间也不能太久,不然就会显得尬聊了。

    等了几秒钟之后,沈言这次就准备揭晓答案了。

    “其实答案很简单。”

    在收音机前的听众都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

    “因为老子愿意!”

    因为老子愿意。

    老子愿意。

    子愿意。

    愿意。

    ……

    卧槽,这答案顿时就让不少人尿了,三百六十度在耳边环绕。

    老子为什么要写《道德经》?因为老子愿意。

    你要说这个答案不对吗?其实也不会不对,要是老子不愿意的话,他又怎么会去写?

    所以这个解释……也说得过去。

    mmp呦,这是什么鬼答案。

    “噗……我觉得我的心好痛。”

    “这尼玛什么答案,浪费老子的表情。”

    “握草握草。”

    一众守在收音机前的听众在知道了这个答案之后,或是无语,或是暴跳如雷。

    有人被气到了,干脆关掉了收音机。

    那几位知识渊博的‘专家’以及退休教师傅国生,瞪大了眼睛,一副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样子。

    这就是答案?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在那?瞬间来了个懵逼三连击。

    他们本以为沈言会有不一样的见解,就算没有长篇大论,但至少也得说出了一二点来啊。

    可是对方这神奇的脑回路……让这些人完全跟不上,甚至还有点羞恼,一种被人愚弄的恼怒。

    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这些自认为知识渊博的‘专家’在第一时间里关掉了收音机,他们不屑与这样为了恶搞娱乐的节目为伍。

    简单地说,就是羞与为伍。

    他们丢脸了。

    不过幸好……他们是在家里收听广播节目,没有外人看到他们尴尬的一面。关掉了收音机后,他们的脸色恢复如常,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这样的例子只有少数几个发生,大多数的人都被沈言这惊人地答案给震惊了。

    对于大多数听众来说,他们就是个俗人,他们就喜欢这种轻松欢快的节目,对于那种寓意深刻,思想深刻的节目反而没什么兴趣。

    随之而来的是一群人捧腹大笑的声音,不少人都被逗笑了。

    这属于冷笑话吗?

    绝对属于。

    可偏偏这么正经的故事,却能让沈言编成这样,也算是脑回路清奇了。

    “这个主持人有点东西啊。”不少听众笑着说道。

    “鬼才主持人沈言。”这是很多人在此时对他贴上的新一代标签、

    在这一刻,有一部分听众算是真正地喜欢上了沈言,喜欢上了这个节目。

    站在玻璃另外一边房间里的总监夏怀鲁心里也不由揪了一下,他可是真怕沈言又搞出点什么事情出来。这位时刻游荡在404作死边缘的大佬,可真让他头疼。

    既然节目被要求整改,今天的这期节目,绝对是要保持干净,不能有一点越线。

    幸好……目前还在尺度之内,没有违规的东西。

    一众听众笑过了之后,都继续听着沈言直播。

    刚才的问题只解答了一个,还有木兰的问题还没解答呢。

    有了前车之鉴,接下来一众听众的心里也在猜测,后面沈言会怎么解释?

    依旧是穿上了特步一样吗?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前关掉了收音机,表示不想再听这个节目的听众,又回来了。

    他们都竖起了耳朵,跟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他们都留着一点心眼,不怕沈言再来一些奇葩的答案出来。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再回到之前的木兰故事上。”

    “木兰的性别是什么?”

    “没错,就是女性。”

    “在古代去边关打仗,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是艰苦的事情,更不要说木兰又要隐瞒身份,又要与伙伴们一起杀敌。”

    “那么她要怎么伪装呢?”

    “毕竟除了生理构造上不一样之外,女性还有每个月几天的月事。”

    “除非……”

    当沈言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少听众眼神一亮,心里略微激动了起来。

    难道这次主持人沈言又要说点什么惊人地言论?

    要是能说点少儿不宜的段子,那就更有意思了,很多听众都期待这一幕出现。

    另外一边,本来才刚刚放下心来的总监夏怀鲁,心里又不由提了起来。他一边祈祷,一边一脸苦涩地看着沈言,只求他不要乱搞。

    “除非木兰长得很中性,就好像我们现在国内的娱乐圈,有些女生不像女生,有些男生不像男生,化个妆打扮伪装一下,你能认出他(她)们的性别吗?”

    这个观点确实是现在的娱乐大环境,一干人等听完之后,都露出了会心一笑。

    “你以为男的就是男的?”

    “你以为女的就是女的?”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