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天师打假协会 > 第一百三十二章:故往
    洪元没有了以往迷糊又嘻哈的模样,他一认真起来,龙大师被他看的也浑身不舒服。

    “当年的事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最清楚,白小白只不过是一凡人,又怎么可能对这里造成影响。事情的原因还是出现在那块石头上。”

    “她是凡人能拔出那把剑?别在这里骗人了。”龙大师一脸的怒气,“洪天,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可是现在不是个人恩怨的时候,咱们为何被贬到此处你不明白吗?几千年来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这是你想要的吗?”

    洪元目光锐利,“并没有人让你来,你可以随时就走。”

    “呵呵,是啊,可是我良心不安。当年梼杌之错,而酿成大祸,将邪恶之源降入人间,我做为他的未婚妻不能置身事外,他死我伤心,可不代表我会顾大局。”

    “你说到邪气之源,此时看到这些黑雾,就不会想到其中的关联吗?”洪元厉声问她,“想来你认出这些黑雾了吧?”

    “是,正是认出来,我才要赶白小白出天师镇,若不是她,又怎么会有事?明明咱们这些神仙下来镇压在此处之后,邪气之源便被镇压住,怎么可能又跑出来?”龙大师反驳。

    洪元紧紧的盯着她,“邪气之源是由上古传下来的邪气演变而成,能让人产生幻觉,在不知不觉中将人的灵魂吸走,而慢慢的强大自己。只待这些邪气之源聚集起来慢慢强大,梼杌就会复活,我说的没有错吧?”

    龙大师张了张嘴,最后点点头。

    “当时天师镇出事之后,你就应该察觉到,你最了解梼杌,可你装做视而不见,你敢说你没有私心?”洪元警惕的看着她,“龙女,虽不知你为何要赶走白小白一个凡人,不过你的私心已让我不能再容你留在天师镇,你走吧。”

    龙女正是当年与梼杌的未婚妻,梼杌死后又闯下大祸,她便消失了,没有人能想到她会躲到天师镇这里。

    龙女走了,洪元这才回过身来,“出来吧。”

    躲在暗处的白小白和小九才出来,小九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白小白不自然的摸摸鼻子,“原来我们都进去了,又担心龙大师找你麻烦,没想要偷听,然后听了几句,到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听到现....呵呵...”

    洪元双手背在身后,像个道行深的老道士,“小白,刚刚的话你听到了,现在情况便是这样,我也不满你,当年天上出事,梼杌闯下大祸,他偷来的邪气之源散落人间,正在天师镇这一处,为免凡间受到牵连,天上才派我们众人来到此处镇压,这一呆就是几千年,仍旧没有找到镇治邪气之源的办法。现在邪气之源又扩散开,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白小白早就学会接受这些千奇百怪的现实了,“你刚刚还不是说你们是被降下来的吗?”

    洪元老脸一红,“用错词了。”

    白小白一脸的不相信,不过算了,人家怎么也是神仙,还是要点脸的,她就别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洪元看着小九,“你的身份我查不出来,不过看你并不是坏人,只希望我没有看错。”

    小九淡淡的看着他,“就凭你们几个三六九等的小神仙就能镇压住邪气之源?”

    “你知道邪气之源?你到底是谁?”洪元立马警觉起来。

    “你刚刚不是说邪气之源是上古留下的邪气,即是上古的,自然厉害,你再看看你们,刚刚那点黑雾都治不了,又如此镇压邪气之源?”小九说的不客气。

    这呀的嘴真毒。

    白小白暗竖大拇指。

    洪元眯起眼睛,“这不是尔等凡人能过问之事。”

    哟哟哟,还尔等凡人?

    白小白翻了个白眼,拉着小九往里走,“咱们走,生恩不如养恩大,等他肚子饿的时候就知道咱们这些凡人有多厉害了。”

    呸,是神仙就了不起啊,还不是饿了肚子要找她。

    洪元臊红了脸,却不敢得罪白小白,追上去解释,“小白,你看看,我就那么一说,你怎么就多想了,这事确实不能外说,不然可就要引来大祸了。”

    “行了行了,你别和我解释,像我们这等凡人啊,只管填饱肚子就行了。”

    “也不是这个理,你看看你这还不是生气呢吗?”

    三人一边说一边往院里走,直到进了里间门的时候,小九的步子才顿了顿,目光扫向大门外,躲在暗处的龙女心一惊,一瞬间移转了身子。

    院子里,白泽还在围着木乃伊打转,可见是没有想出办法来。

    “这些黑气得治住,不能再向外扩散。”洪元看向小九。

    之前羽毛里的邪气可就是他弄的。

    小九扯开唇角,“我们这等凡人,是不懂你们神仙的。”

    洪元:.....分分钟有种虐了狗的感觉。

    说归说,白小白还是知道事情轻重,让小九把黑雾给收走,然后走到白泽的身边一起想办法,衣衫还有念诗出来,或者仍旧是‘胡狗’那两句话,颠三倒四的说。

    白小白灵光一动,“喂,你一直念着这几句,无非就是心有怨念,你也是死了多年的人,听说鬼魂不散就是有怨念,你要怎么才能散去?”

    白泽正翻白眼,“你以为你这么说好使.....”

    然后就被打脸了,只见还在念诗的衣衫不说话了,安静了。

    白小白示威的瞪了白泽一眼,看着衣衫,“你说吧,若是我们能帮你定帮你完成。”

    “呵呵.....帮我完成?就凭你们?”衣衫的笑声突然之间尖锐起来。

    白小白觉得有些刺耳,那衣衫才又说话,“好啊,那便说说我是谁。”

    “你是谁?你不是寿阳公主吗?”

    “猜错一次,你们只有三次的机会。”

    “靠!”白小白想骂人。

    这鬼也代玩赖的吗?

    白泽推开白小白,“别在乱说。”

    白小白咬牙,“你知道你来。”

    洪元也错愕,“咱们猜错了啊。难怪月老会被缠住,明明是狗被当成了猫,谁不会生气啊。”

    “第二次,还有一次机会。”衣衫又开口。

    三人:......

    白小白和白泽同时怒目向洪元,“滚。”

    洪元委屈的戳手指,“我也没想到它代玩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