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六百九十九章 你信我吗
    ();

    顾清临双手撑在桌子上,整个上半身都压在桌子上凑到了叶婉茹跟前,噙着一抹笑意的眼中带着一丝认真,也带着一丝与叶婉茹眼中同样的玩味笑容。

    见叶婉茹不说话只是这么冷冷地看着他,顾清临眉间轻皱了一下。

    随后抬起右手啪啪地在自己脸上拍了几下,紧随其后便叹息了一声。

    “哎!婉儿还真是半分颜面都不给,这样会让我觉得颜面尽失啊!”

    顾清临一开口,叶婉茹脸上便有些掩饰不住的失望,话都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她以为就算顾清临不说出点真话来,也会回答几句模棱两可容人猜测的话语,却没想到他说的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叶婉茹蹙了蹙眉,连想要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这样的顾清临让她感觉到无可奈何的无奈以外,更多的则是有些厌烦应付。

    许是察觉到了叶婉茹态度的冷淡,也许是逗弄够了,生怕再逗下去真把人惹急了。

    顾清临只是哑着嗓子低笑了两声,便慢慢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双眼紧紧地凝在叶婉茹脸上。

    “我要是说,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我设计的你会信吗?”

    叶婉茹看着越发靠近过来的顾清临,身体不着痕迹地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口中轻笑了一声。

    “信,为何不信呢?毕竟到目前为止,顾公子也都还算是一个守信之人不是吗?”

    话虽然这样说,但叶婉茹却已经早在顾清临神色认真了许多后,心中便敲起了小鼓。

    她能看得出来顾清临说这话时眼中不同以往的神情,只是她不能确定的是,这会不会是顾清临的再一次戏弄……

    顾清临眼中神色不明地看了叶婉茹一会儿,而后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中,轻叹一声。

    “好,你信我便好。”

    看着顾清临退回去以后,叶婉茹心中悄悄松了口气,同时也随着变得有些沉默的顾清临而沉默起来。

    她猜想,这个时候的顾清临要么是重新编借口,要么就是在考虑,要不要把他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和盘托出。

    顾清临微微阖眼似是在沉思一般,叶婉茹看了一眼,并不开口催促,反而微微偏头,看向了窗外有些昏暗的天空。

    这样阴沉的天气里,就连街道上的行人都寥寥无几,那些平日里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们更是不见了踪影,对面的绸缎庄和米行门前也是生意惨淡。

    大约这种天气里,只有像祥和楼这样的酒楼和食肆才会客人不断。

    从她到祥和楼以后,便始终能隐隐约约听见楼下大堂里伙计招呼客人的声音。

    雅间外伙计们走动时带起的轻微脚步声、雅间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吱呀声、相邻雅间里旁人交谈的含混不清声,在彻底静默下来后,都纷纷传入耳中。

    入耳的声音太过纷乱嘈杂,让叶婉茹本就不太平静的心中,也随着掀起了波澜。

    前日的事情闹的不小,昨日一道圣旨又传到玥王府,现在玥王殿下被夺了封号降为皇子身份与叶大人有谋逆之嫌,已经是金陵中人人口中的谈资。

    且,她还听闻坊间有人开了赌局,赌二殿下闵柏淳再用多长时间能重新站回到那个位置。

    她并不关心闵柏淳能用多长的时间站回到原来的位置,她想听一听百姓们闲谈时会如何看待爹爹的事情。

    虽说轩帝这一次没有相信,可若是百姓们受到有心人的煽动,难免会以为爹爹就是背信弃义之人。

    三人成虎,到那时只怕轩帝不信也得信了,更何况轩帝心中本就疑心暗起……

    沉默了须臾的顾清临看了一眼看着窗外的叶婉茹,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浅笑,随后便抿紧了嘴角,用指尖在桌案上敲了敲。

    “想必婉儿并没有忘记回程时,那一场算不得刺杀的暗杀吧?”

    乍一听到声音的叶婉茹转过来时,微微顿了一下,心中一紧,看来果然是从那时开始便被人暗算了。

    一看叶婉茹的神情,顾清临就知道她不仅没忘,反而也对那次的刺杀有所怀疑,继而道“那封所谓的谋逆信笺,就是刺客趁乱塞进了马车中。”

    “而我那日为了找到刺客到底留下了什么证据,迫不得已才翻了婉儿的衣箱,实在是事出有因,可到底是唐突了婉儿。”

    哑着嗓子的顾清临说起那日的场景时,声音里不可避免地带了些许的笑意,病态的脸上现出些羞赧的神色。

    他轻咳一声后,抬起双手抱了抱拳。

    “顾某在这给婉儿赔罪了!”

    因为顾清临的话,而同时也回想起那日情形的叶婉茹脸上神色还算平静,并没有因为顾清临的旧事重提而羞赧恼怒。

    “那封从叶府搜出的信笺,就是当日顾公子所发现的那一封吗?”

    “既然顾公子当日就已经发现了刺客的目的,但却并没有拆穿,这是为何?顾公子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婉儿你这么多的问题让我一下怎么回答?咳咳……”

    顾清临眼中有些为难的神色涌起,紧接着便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叶婉茹轻瞥了一眼目光瞟过来的顾清临,随后抬手执起茶壶给顾清临的茶杯中添了水。

    面色惨白额头上已经析出汗珠子的顾清临看到叶婉茹这个动作后,弯了弯嘴角,就连眼中都噙上了一层温暖的笑意。

    不像他惯有的轻佻和漫不经心,多了许多的情真意切……

    叶婉茹看着顾清临脸上带笑,将那盏已经彻底凉透的茶水端起来一饮而尽后,心中稍稍有些不忍升起,但只不过短短一瞬,那一丝不忍便又退散。

    眼看着顾清临又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嘟嘟喝下去,叶婉茹转头对着雅间门外吩咐了一声。

    “虹玉,告诉伙计给上一壶菊井茶。”

    顾清临看着叶婉茹这一副冷面热心的模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低哑地笑了几声,而后在叶婉茹转过头来时,又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

    “实不相瞒,呈给陛下的信笺并非是当时我所发现的那一封,而是另外伪造了一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