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199章 纷沓而至
    “升平,在你的眼中,我就是这种人吗?你宁可听信外界的风言风语,也不信我的为人吗?”

    陈玉真的失望了,没有想到自己最敬爱的妻子的眼中,自己竟然如此的不堪。

    升平公主自然感受到了他语气里的悲愤,也有那么一刻的犹疑,觉得自己是不是错怪陈玉了。

    可今日发生的事,实实在在地发生了,而且她更有自己的理解。

    她死死地看着陈玉,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好,你说我错怪了你。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聘礼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意味着什么?你说只是权宜之计,那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个先提条件在,那个聂小倩的余生该怎么办?别人会怎么看她,她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不信,聪明如你,会想不到这些?”

    陈玉悲愤不已,吼道:“那在你的心目中,我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吗?如果当初我见死不救,你还能安心地嫁给我吗?”

    升平公主却明显心性不稳,处于自我怀疑的阶段。

    她愣愣地摇着头,语气悲戚而哀婉。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当初在皇宫里,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如同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从那一刻起,我就感受到,我的真命天子出现了。可是陈玉,你要明白,女人都是自私的。我希望你是我的真命天子,却不希望你在别的女子心目中,也是这样的形象。”

    说到现在,陈玉已然明白了,聂小倩的问题不解决,升平公主是绝对去不了心中的那根刺的。

    她毕竟和普通的女人不同。

    她可是皇帝的女儿,拥有着天下间最无与伦比的骄傲。

    这种骄傲,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和她的生命绑定在一起的。

    她刁蛮的性格源于此,她的斤斤计较也是源于此。为了皇家的威严,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中,有任何的污点。

    便连嫁人,她的夫君也必须要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秦俊苦苦追求她那么多年,她都不屑一顾的原因。

    她很清楚,秦俊固然是有能力,但是不够完美的性格,维系不了她想要的骄傲。

    她和陈玉走到了一起,她的夫君是世间最响当当的男子汉,文武双全,功绩斐然,英俊潇洒,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得此夫君,能让她享受这种骄傲,所以她才在与陈玉闹矛盾的时候去反省自身,去改变自己。

    可是今日,在她和陈玉的爱情中间,突然冒出了第三者,还是一个除了身份毫不逊色于她的绝世女子,立刻让她完美的爱情和婚姻中出现了瑕疵,所以她便爆发了。

    或许她的内心深处也明白,错怪了陈玉的。但骄傲却让她无法后退,所以备受煎熬。

    看着这个撕心裂肺的女人,陈玉既恼火又心疼,同时也十分懊悔,为什么会招惹上如许多的情债。

    他只想要一份完美幸福的爱情而已。

    原本他以为,秦小姐的出现,成全了他的愿望。

    可是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叛乱,让他的所爱香消玉殒。

    而在经历了伤痛和颓丧之后,光华闪耀的升平公主又像皓月一样抚慰了他的内心,又让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爱情。

    奈何人生多变,经历的风景太多,也还给了他更多的风雪。

    那个决绝地说着要等他的女孩,也给了他最大的麻烦。

    现在,升平公主已经陷入了灰暗。如果他处理不好的话,这个天之骄女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出阴影。

    陈玉终于明白,这世间的事,又哪有尽善尽美的?

    为了自己的新家,他知道自己必须坚决地做些什么了。

    “升平,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无法消弭你心中的伤痕。不过还请你放心,此事我会妥善地处理好的。”

    或许是刚才情感的爆发太过于强烈,导致升平公主现在身心俱疲,已然失去了争执的动力。

    她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陈玉,那眼神中既有凄绝的企盼,也有着伤痕累累的幽怨。

    陈玉明白,这件事他必须解决好,否则的话,那个爱他爱到骨子里的升平公主,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此时说一万句誓言,都不如实际行动来的有效。

    “等我!”

    留下这句话,陈玉便大步离去。他只希望,今日便能解决了此事,让这个家里重新布满欢声笑语。

    在他的背后,升平公主默默地埋首臂间,但不停颤抖的娇躯,还是暴露她的哀绝。

    陈玉走出来,被炙热的烈日一照,只感觉浑身狂躁,心底有一股狂暴之气呼之欲出。

    重生到这个世界,从没有任何一刻,让他如现在这般,心情抑郁、狂躁到了极点。

    并不是他受了多大的冤屈,而是他突然发现,世间事,真的难以两全。

    一边是他要终生守护的结发妻子,而另一边则是爱他爱到刻骨铭心的佳人。

    世间没有两全法,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要让其中的一个人彻底伤心,万劫不复。

    偏偏他还无法做出牺牲自己,维护别人的事情来,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就算是摧残自己也没有用。

    这无奈而悲哀的世道,真真是让陈玉有火无处发、有气无处撒,甚至都不知道火气从何而来。

    他一路前行,终于走到了府门口,却不想府里的嬷嬷追了出来。

    “哎哟,我的驸马爷,您怎么糊涂了啊?天大地大,哪有公主大?咱们做臣子和下人的,无论如何,也要顾虑公主的心情啊。要老身说,驸马爷你做的也太过了一些,怨不得公主生气。不过没关系,今后只要您别那么高傲,多多顺着些公主,让她开心了,也就没事了。老身等人伺候了公主这么多年,一些体己话她还是愿意听的。驸马爷请放心,老身等会好好劝慰公主的。”

    老婆子的话呱噪,其中还带着隐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陈玉豁然转头,目光里带着浓烈的杀气。

    “再敢多嘴,打死你直接埋了。”

    嬷嬷唬了一跳,身子哆嗦了一下,然后才绷起神情,扬着脖子争辩道:“驸马爷,你缘何是非不分?老身等也是为了你和公主殿下好啊。如今你和殿下闹成这般,陛下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怪罪呢?奴婢们好心为您解忧,怎么就里外不是人了?”

    陈玉的心情已经恶劣到了极点,偏偏这老太婆还不知道死活,那就不怪他了。

    “啪……”

    “哎哟……痛死老身了……打死人啦!”

    谁也没有想到,陈玉会出手。

    马鞭一下子抽在老太婆的脸上,立刻打的皮开肉绽,让老太婆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好一个凄惨。

    “公子……”

    史华铎惊慌不已,没想到陈玉会悍然出手,赶忙劝着。

    陈玉推开他,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最终站在了那老太婆面前。在对方惊惧的眼神中,笑的十分恐怖。

    “怎么地,觉着在这里不如别的公主府威风,心里很不爽是吗?猪油蒙了心的玩意儿,就凭你也想在本侯的头上拉屎撒尿?谁给你的胆子?等我回来,定要让你们明白谁才是主子。”

    说罢,陈玉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史华铎脸色几变,终于明白了什么,恶狠狠地盯着那嬷嬷。

    “老虔婆,好本事啊,竟然和咱家公子耍心眼。我看你真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说完,他也上了马,追着陈玉去了。

    一片纷乱的忠靖侯府门口,唯独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不敢乱发一言。

    那嬷嬷瘫坐在地上,手捂着脸上的伤口,阴晴不定,却也懊丧到了极点。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自以为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竟然一下子就被陈玉窥破了。

    那个人可是在盛怒之中,竟然还保持如此精明,今后他们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没错,陈玉一下子就瞧破了他们这些人的心思。

    在这个时候他们蹦达出来,哪里是什么为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关系说合啊,而是想要趁机抢权,要在这府里说一不二。

    千万不要以为只是一些下人,陈玉的想法就危言耸听。

    实际上,不知道多少公主和驸马就是被这些无良阴险的下人坑害,过的生不如死。

    这些人仗着皇家赋予的权力,以管教嬷嬷自居,躲在公主府里颐指气使,就连公主和驸马的生活都横加干涉。

    要知道作为管教嬷嬷,公主可是她们从小陪着长大的。公主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她们的管理下养成的。

    这就好比皇子们的老师是一个道理,哪怕皇子变成了皇帝,也要对自己的老师恭敬有加一个道理。

    万历那么厉害,在张居正活着的时候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也要等到张居正死了之后,他才敢作妖。

    同理,公主对于这些管教嬷嬷,也是无能为力。

    区别只在于升平公主实在太受乾丰帝的宠爱了,他们这些下人绝对没有胆子敢骑到头上作威作福。

    原本想着升平公主出嫁了,从今以后远离了乾丰帝,他们的机会便来了。

    可是没想到,升平公主固然性格强硬,陈玉竟然也是霸道的很。

    从他们入府的时候开始,就被压制的抬不起头。

    这一次见陈玉和升平公主起了矛盾,这些小人便自以为抓到了机会,想要趁机夺权。

    但凡陈玉在盛怒之下有一丁点的疏忽,那就被他们得逞了。

    却没有想到,陈玉什么阴谋龌龊没见过,他们这点手段,还没有发力就被扼杀在了摇篮中。

    空荡荡的忠靖侯府大门口,唯独这阴谋失败的老太婆枯坐在地上,心里又气又怕。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