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棋圣 > 第383章 欲加之罪

第383章 欲加之罪

 热门推荐:
    “还嫌人不够多?”

    末途和太一身后已经洋洋洒洒的跟了三四百人了,谁知末途往前面路口一转,竟然朝着驻地中,协会最多的地方行去。

    “我当然要将所有协会都吸引过来啦。”

    末途眨眨眼睛,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只有将所有的协会目光都吸引到他这边,姜凡那边才好办了。

    “没见过这么作死的啊!”

    太一感觉他都快吓尿了,这还是他今辈子第一次干这么危险的事情。

    “怕什么,镇神头协会到了。”

    而这个时候,末途扶着太一拐过了一个街角,一栋高大建筑出现眼前。

    “啊!终于得救了。”

    太一喜极而泣,这特么简直太刺激了,刺激的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

    “走!”

    末途偷偷瞄了一眼身后那一大群人,然后拖着太一就进了镇神头协会大门。

    “什么人?”

    两人刚一进门就有两位棋手堵住了两人去路。

    “怎么办?”

    太一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本来他以为到镇神头协会就安全了。

    可如今,这个情形跟姜凡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看我的。”

    末途拍拍太一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两位师兄昨天不在么,难道不认识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末途心里也很忐忑,他昨天可是将镇神头协会的大门给踹了,当时在场一百多号人都认识他。

    万一这两个看门的就在昨天的人群之中,那这扇大门恐怕要进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而且末途一直没有说的是,如今走到这里,他跟太一已经没有退路了,想要原路返回都没了指望。

    所以这道门必须要进去,不然他跟太一完蛋就罢了,姜凡那边估计也不好办了。

    “嗯?我确实不认识你啊!”

    左边棋手想了半晌,显然还是没有想起末途是谁。

    “有戏!”

    观察着左边棋手表情,末途心里一喜,看来左边棋手并不认识他。

    这样子,一切就好办了。

    “咦?你不是那谁?”

    这时,右边棋手看着末途,好像想起了什么。

    “糟了!”

    末途刚高兴了一点,心里就咯噔一下。

    如果右边棋手昨天在场,他的身份恐怕就藏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右边棋手,拍拍脑袋,哈哈大笑。

    “这不是大一的师弟嘛,昨天我们就见过,今天是来报道吧。”

    “啊?”

    末途吃惊的张大了嘴。

    “咦?昨天你不是跟我一起没来协会么,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左边棋手还是有些愣头愣脑。

    “闭嘴,你管我昨天怎么见过这位师弟的。”

    右边棋手,脸色发红,显然被对方揭穿,有些不爽。

    其实,这两位看门的棋手昨天都没来协会,今天来守门只是因为协会的大门不在了,必须要人负责安全,被临时抽调过来的。

    而右边的棋手说他认识末途只不过是瞎猜的。

    毕竟末途这身打扮,一看就是大一新生,而如今正值招募大一新生的特殊时期,加上末途又叫了他们师兄,不难猜出末途就是昨天镇神头协会招募到的新成员。

    “是是是,昨天我见过师兄,就在广场那边。”

    算算时间,估计身后那群人就要到了,末途想了半天,连忙给右边棋手一个台阶下。

    “听到了没有,我昨天跟这位师弟在‘广场’见过。”

    见末途挺他,右边棋手,挺起了胸膛,很是高兴,一脸你小子有前途的表情。

    “师兄,我们两个已经迫不及待的去跟诸位前辈学习了,结束了请您喝酒。”

    末途已经感觉到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连忙应道。

    “这可是你说的,快去吧,啊哈哈……”

    一听喝酒,右边棋手就眉开眼笑了,立即就给末途和太一让开了一条路。

    “这都行?”

    太一半晌都憋不出一个字,都被末途这波操作给亮瞎了。

    “愣着干嘛,还不谢谢两位师兄。”

    末途狠狠拍了一下太一的头,太一这才如梦方醒。

    “谢谢二位师兄……啊……”

    可惜太一还没说完,就被末途拉着消失不见。

    望着两人背影,右边棋手感叹。

    “真是一个基情满满的大一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大群人,看样子就要往镇神头协会里面闯。

    “来者留步。”

    两位守门棋手对视一眼,然后就堵住了众位棋手的去路。

    这时一位看起来管事的棋手钻出人*******出凶手,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管事满面阴翳。

    “什么凶手?”

    两位守门棋手皱眉。

    这位管事两位守门棋手是认识的,乃是他们敌对协会金鸡独立协会的一个干部。

    而这家伙一上来就开口要人,甚至还想闯进镇神头协会,两位守门棋手不得不怀疑对方的目的。

    “就是刚刚毁掉我们协会大门的凶手。”

    “对对对,还有昨天踹碎我们协会大门的凶手。”

    “还有伤了我兄弟的凶手。”

    ……

    场面瞬间就失控了,各路协会义愤填膺,纷纷指着镇神头协会两位棋手,破口大骂。

    “不好,快叫会长。”

    一看这情况,守门棋手就知道来者不善,快速拿出电话,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到两分钟,曹恨离就大步而出。

    “出了什么事?”

    “会长,他们想闹事。”

    身为镇神头协会棋手,长期以来从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今天竟然被人打上门了,右边棋手当然不能忍。

    “闹事?”

    曹恨离目光瞬间阴森下来。

    他镇神头协会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闹闹,让他这个会长情何以堪。

    “曹会长,方才我们亲眼看见昨天事件的凶手进入了你们镇神头协会,这个你怎么说?”

    金鸡独立协会那位干部冷笑。

    “嗯?”

    曹恨离皱皱眉头,忽然感觉哪里事情不太对劲。

    “方才有什么人进去么?”

    曹恨离转头问向两位看门棋手。

    “会长,能进我们镇神头协会的都是自己人,他们分明就是来挑事的。”

    两位看门的棋手对视一眼,非常确定。

    “也就是说没人进去?”

    曹恨离眼睛一眯,如果真的有人进去,那这些协会来找事,那还有点由头,可要是没人进去,那恐怕事情就不简单了。

    “曹会长,我也敬你是扬天学院的一号人物,请你交出罪犯吧。”

    这时,一位其他协会的会长忍不住站了出来,显然在众人里算是比较厉害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进我们镇神头协会,过了我这关再说。”

    曹恨离冷哼一声,身为扬天学院第二大协会会长,他何时怕过这些人来。

    既然都打上门了,要是他还客客气气,那他就不是曹恨离了。

    “哦?既然不敢让我们搜,那就说明你心里有鬼,我们也别跟他客气了,兄弟们,给我搜。”

    这位会长也不是个普通角色,见曹恨离这么强硬,反而更强硬,一挥手众位棋手就蜂拥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