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是半妖 > 第一百七十二章:那时候的她还小
    纤细的玉指捏起深坑边缘的沙土,在指尖轻轻来回摩擦,送到鼻尖轻轻一嗅。

    深幽的瞳孔泛起一道异样,神情微微恍惚,好似想起什么遥远的回忆。

    陵天苏随她一起蹲下,好奇问道:“怎么?有什么发现吗?”

    深幽瞳孔里的异样情绪转瞬而逝,再度恢复到了平日里暗如深渊的眸色。她轻轻摇首:“不算什么发现,意料之中才对。”

    陵天苏听不明白,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你还太小,不必知道太多,反倒是本座有些好奇,究竟是谁这么本事,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多年无人撼动的大碑给取走。”

    不知是不是陵天苏的错觉,总感觉她说这话的时候,若有若无的看了他好几眼。

    心中直打鼓,这女人目光犀利,不会真的看出什么吧,虽然心中暗自心虚,但面上却丝毫未表露。

    笑呵呵道:“叶陵初次回京,不知这大碑竟然如此难以带走,不过看这坑深不见底,有人竟能连根拔起带走且周围路面没有收到一丝波及,甚至连龟裂痕迹都没有,想必此人定然修为是极为高深叵测的。”

    陵天苏想着应该不会如此轻易被人看穿,当日他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更有凤陨宫弟子身份遮掩,况且那位真正的凤陨宫弟子隐司倾也当众承认了他的身份,更不会有人将他与叶王世子二人联想到一块。

    上官棠眼眸微眯道:“那可未必,指不定那人修为平平,但却身负异宝恰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带走这大碑也不一定呢?”

    陵天苏面上笑容不变,颇为赞同点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一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只是不知这大碑究竟有何用途,竟然有人想方设法的要将之带走。”

    上官棠道:“谁知道呢,从古自今,无人能带走大碑,更无人能够参破大碑中的秘密,但总奈不过有人幻想连连,这大碑的无穷妙用,比如说上面的诡异文字其实是某种惊天武学,又比如说这大碑中实际暗藏了一把稀世之剑,反正就不缺乏贪心者绞尽脑汁想要带走这大碑,独自一人慢慢参悟,前不久不就在大碑之上生长出了能够增长神魂力量的碑竹吗?甚至连凤陨宫的人都不惜跨山越海千里迢迢的赶来争夺。”

    陵天苏恍然点头,道:“我也听说了些事,据说那一站很是惨烈,便是在那一战之后,何修图离奇被杀,紧接着没多久又是赵国丈遇害,想来也是与这碑竹之争有着必要关联。”

    上官棠幽暗眸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忽然道:“本座老早就好奇很,你一个少年人,佩戴女儿家戴的铃铛作甚,虽然有些娘里娘气的,不过那铃铛做工精湛款式古老,倒是很好看,能否借给本座观赏一二?”

    陵天苏心中猛然一沉,这女人……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提出这种要求。想必已是看出九重鸣幻铃的不凡之处,她还是怀疑他,是他取走了大碑么……

    陵天苏故作轻松一笑,眼中恰到好处的划过一丝悲伤,将腕间铃铛晃得叮当作响,道:“还望阁下见谅,我这铃铛虽然不过是寻常之物,不过是制造得精巧了些,虽然是上不了台面的小玩意儿,但这确实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所以抱歉。”

    此刻只有委婉拒绝了,不过陵天苏心中依旧有些忐忑,这女子并非可被常理所束缚之人,若她执意要看,他也奈何不了她。

    好在她似乎也是随意一问,见他拒绝,也没有多加纠缠,便很快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上官棠捡了一颗不算小的石子,缓缓起身,将那颗石子随手仍入深坑之中,却久久听不到回声传来。

    陵天苏面色微沉,更加确信了心中的那道联想,暗骂一句该死,这溯一,真是会坏事。

    上官棠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将他表情尽收眼底,心中暗赞一句好聪慧的小子,仅凭这么点线索,似乎就朝着真相更进了一步。

    “小家伙,看出了什么?”

    陵天苏真是厌极了这个讽刺意味十足的称呼,她年纪看着也不大,不过二十出头模样,一口一个小家伙,真是听得别扭死了。

    “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家伙了,听着怪难受的,过了这个冬天,我可就十五了。”

    在这个时代,十五岁成家立业的人,亦是不在少数。

    而听得这话的上官棠则是嘴角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眸掀起,眼神如实质一般的朝他身上来回的扫了扫,“是吗,可本座怎么觉得,小家伙这词挺适合你的。”

    陵天苏被这眼神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调戏!赤裸裸的调戏!

    这外头的女子都是如此彪悍的吗。

    罢了,忍你一时好了!

    “小家伙,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否已经看出了什么?”

    陵天苏狠狠磨牙,这女人真是得寸进尺,我再忍!

    “如果我没有猜错,原本立在这里的大碑,想必是用来镇压什么妖邪之物的,而这大碑本就存在了千百年,可想而知那妖邪也就被镇压了千百年,能让这大碑主人杀不死而以如此强横手段镇压的,想必也是十分棘手的东西。而随着大碑的消失,那里面的东西自然而然也就被释放出来,虽然我没见过何修图和顾鹤延的尸首,但是不难猜出,他们死很有可能跟这东西,有很大的关联。”

    上官棠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道:“分析得不错,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这黑碑的主人,不是杀不死这被镇压的东西,而是没有时间去杀,这才不得已用黑碑镇压。”

    陵天苏心中一动,好似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信息,好奇问道:“怎么?你认识这黑碑的主人?”

    怎么听她的口气,似乎很了解这黑碑的主人似的。

    上官棠淡淡一笑,玉手下意识的抚摸伞面,目光逐渐追忆,道:“那时候还小,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陵天苏眼中惊容,这黑碑亘古就存放在此地,那黑碑主人竟能与她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这是何等漫长的寿命,此人恐怕已是超出了五行之中,不收世间大道规则所束缚的人物吧。

    “那你说的大碑主人没时间杀死这鬼东西又是什么意思?”陵天苏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

    陵天苏:“……”

    这种挑起人兴致,话却只说一半得聊天方式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

    陵天苏冷哼一声,学着上官棠的动作,也拈起深坑边缘一撮沙土,放近鼻端轻轻嗅之。

    沙土是在寻常不过的沙土气味,以陵天苏如此灵敏的嗅觉也没有闻出一丝异样,就当他准备撮散沙土时,一道极为隐晦的气息自那一抹沙土内窜入他的鼻腔之内,那气息极为阴秽,带着一股负面阴冷的神魂之力,侵入他的识海之中。

    绕是陵天苏早就提前警惕,也万万料想不到这么一抹沙土之中竟然隐藏了一道如此可怕的力量。

    猝不防及,他甚至来不及运转元力,就被偷袭了个正着,脑内识海顿时被搅了个七荤八素,眼前天旋地转,一个前栽,就要栽入深坑之中。

    一只略显病态的苍白玉手骤然探出,抓住他的后领,这才免去他落去深坑。

    陵天苏不敢大意,随即立马运转元力,护住识海,将那一道不速之客驱散。

    站稳身体后,陵天苏回首正对上一双充满戏谑之意的深幽眸子,眸子主人的手依旧还紧紧抓着他的后领。

    上官棠就保持这么个姿势,似笑非笑道:“小家伙,你可得站稳了些,若是掉了进去,可是会被吃得渣都不剩哦。”

    陵天苏惊出一声冷汗,依她所言,这深坑中,看来还蕴藏着不少诡异生物,以他如今的修为落了进去,恐怕真的体无完肤了。

    “多谢……”虽然心中对她有所防备,更是她引他去闻沙土,然后中招的,但她毕竟及时出手救了自己。

    “不客气。”

    “……那你可以放手了吗?”这样拎着小狗后颈的姿势,真的很没面子的好吧。

    可她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眯了眯眸子,问道:“如何,学本座又让你查出了什么?”

    陵天苏挣扎一番,却始终摆脱不了那只看似柔弱无力的手,只得放弃,瞪了她一眼,好没气道:“不知道!那沙土应该是里面东西出来时沾染上的气息,只是……那气息,不太像凡间之物。”

    上官棠勾了勾唇,道:“哦?那是什么?”

    “不是凡间生物,却也不像寻常鬼物,我在沙土里,并未感受到一丝阴气,那股气息,似乎比鬼物身上的阴气还要来得可怕,我猜不出……”

    上官棠将他拖出大碑亭外,此刻的雨仍旧在不知疲倦的下着,这回上官棠倒是没有撑开雨伞,任由雨水打湿他们二人衣衫,她看了一眼神色恹恹的陵天苏,玉手终于从他领口松开。

    “既然知道此物棘手,你仍要继续追查吗?”上官棠问道。

    陵天苏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正是因为棘手,所以才不能坐视不理,若是放任不管,大晋……必定会遭逢大难!”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