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395 长兄如父
    <content>

    道光二十年,日不落帝国用船舰利炮轰开大清国门,由此签署中国近代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

    史称鸦片战争。

    1860年,日不落帝国又来了,还带着它的好兄弟法国一起来揍远东的“土财主”。两国收获颇丰,赚的盆满钵满。喜滋滋的离开,约好明年再来.....

    此外,沙俄也来插一脚,逼迫大清割让了东北及西北15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领土。

    列强的侵入开始加深。

    中间,经历了宛如天灾的太平天国,民生凋敝,国力渐衰。这个曾经的庞然大物再不复当初的强盛。

    到了光绪二十年,甲午海战又给了大清沉重的打击,连当初的小老弟都能骑在头上耀武扬威,索要赔偿。

    民间也好,血裔界也罢,以及朝廷里,但凡有识之士,都明白这个国家不行了,不改革,不进步,上门来打家劫舍的人只会更多。

    也做了很多努力和改变,效果并不太理想。

    到了1900年,6月17号这一天,西方列强不仅在京城建使馆,还强行把使馆卫队驻扎进京城。这是把眼插在了自家泉水里。

    堂堂中华天朝,泱泱大国,脸一次又一次被西方列强踩在脚下,还吐口水。

    不管民族还是国家,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灾难。

    彼时,八国联军攻占大沽口炮台。

    京师上下震怒,民怒沸腾。

    其实单论武器,此时的大清并不比八国联军弱后,大沽口炮台的军械库里,有克虏伯最先进的大炮,最先进的步枪毛瑟步枪,最先进的德式重机枪。光子弹就有数百万发。

    除了德国,其他国家的装备根本不能和大清比。

    早在甲午海战时,大清的海陆军就已经比岛国强大。

    血裔界的有识之士意识到,真正落后的不是武器,而是腐朽的政权。以及日渐混乱的大清军队。

    朝廷无法指望了,先进的武器也指望不上,必须要有一个更大的,不可阻挡的力量来帮助国家渡过难关。

    天下无敌!

    这是目前,所有人最渴望的东西。

    在主战派和主和派勾心斗角未分胜负的时候,李家已经被访客踏破门槛。

    这一天,血裔界总共有十三股势力齐聚李府,这些都是参与炼魂计划中的血裔势力。

    李家有女初长成,长成一个堪比极道的大高手,不,极道或许都没有她更适合担任无双战魂的人选,据说强化异能可以无限的强化下去.....

    天选之人!

    得知这个消息的人,几乎都是这样的念头。

    李家女简直是命中注定的,为无双战魂而生的人。

    至于消息是谁传出去的,心知肚明。

    大堂里,高朋满座,驱散了附近所有的族人,端茶倒水的活儿是李如风亲自担当。

    此时,这里正发生激烈的争吵。

    但面对十几股势力软硬兼施的劝说,李启云却表现出了罕见的强势,与各大势力争的面红耳赤。

    “想都别想,我女儿不可能去做无双战魂。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同意。”他拍着桌子怒喝。

    这话其实严重簪越,需知暗中支持炼魂计划的是大清最有权势的女人。搁在平时,被有心人上奏天听,就够他吃一壶。

    “你能让嫡子入阵炼魂,为何女儿不可?”有人气道。

    “诸位,让一个女子挑起救国的大梁,你们问心无愧吗?”

    “我们若是可以,何须低声下气来求你。国家风雨飘摇,民不聊生,谁都不怕死,我们人人都敢去死。李大人,我们真的没办法了啊。”

    李如风站在一边,心里想着这倒是大实话,换成在座的其他人,若是他们合适,只怕早争先恐后了。

    “李大人,你该知道,炼魂计划关系重大,不仅端王等人翘首企盼,当今那位也是。”

    最恨列强的当然是慈禧了,她60岁大寿时,岛国干掉了北洋水师。她搞政变扶溥儁上位时,洋人又从中作梗。

    “不可能。”李启云的回复依然没变。

    这下,别说众人,当儿子的李如风亦是诧异。

    那个八面玲珑,处处以家族为重的李大人,被逼到这地步,竟然还不松口。

    “诸位不妨直接跟姌儿商量去。”他还冷笑着威胁。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李大人便可以为她做主。”有人不满的说。

    哪敢啊,消息属实的话,那位可是能短暂爆发出极道威能的大高手,他们可不敢冲进后宅与那位商量。这和厕所里打灯笼,找死无异。

    最后是不欢而散。

    李姌从大堂后走出来,亲自给李启云添茶:“爹,为何不同意?您不是最恨洋人吗。”

    她其实一直在偷听。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却没有妇孺有责的说法。国家兴亡,自古便于妇孺无关。”李启云摇头:“没有这样的道理。”

    李姌咬了咬唇。

    李启云看着她,忽然发现这一年来,极少仔细打量自己的闺女,她出落的愈发水灵。

    李家的女儿,就是生的漂亮。

    “你娘去的早,年幼时爹忙于公务,极少与你见面。好不容易长大了,又送你出门修行。爹就你和如风一对嫡子嫡女,你大哥已经成家立业,往后,爹还想看你嫁人,找个好归宿。”

    “爹,我是想冲击极道,所以不愿嫁人啦。”李姌粉面微红。

    “女子无才便是德,至理名言啊。”李启云叹息。

    她若只是个普通女子,也不会有今日之难。

    外头,局势一天一个变化。

    洋人已经攻占了大沽口炮台,向京城挥师,彼时,义和团在外破坏铁路对抗洋人。在内,则大肆打砸各国使馆,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代表各国前去总理衙门要求保护,遭清兵杀害。

    主战派连连上奏,要求与洋人决一死战,而执掌大清数十年的慈禧太后,左右摇摆,一边支持义和团闹事,一边又犯怂,对洋人进行物资援助。

    至21日,慈禧忽然召开会议,一反常态,向八国联军宣战,《诏书》曰: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

    当然,这是内部大臣才知道的诏书,属于动员口号,并没有公之于众,也没有公然与八国联军宣战。

    慈禧虽然是败家娘们,但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

    清晨,李府大门。

    “大哥,小心点。能逃就逃,切莫硬拼,我听说各国血裔实力很强。”李姌低声道。

    寻常的洋枪洋炮对血裔威胁不大,只要不倒霉到被大炮正面轰中,普通洋兵很难把血裔一击毙命。但从古至今,血裔一直活跃在战场上。

    洋人的血裔精锐比大清的更多更强,大清在经过连年战争的洗礼,血裔界损失惨重,且并非举国血裔众志成城,抵抗外敌。

    实际上,除了义和团,目前只有北方血裔在抵御外敌。

    这样的现象不是血裔界独有,军队方面亦是如此。

    大清对整个国家的控制力已经非常薄弱了。

    在慈禧的动员大会之后,北方清兵正式加入抵抗八国军队的战争,李如风身为军中高手,经验丰富,被下令调往津市参与战争,抵抗联军进军京城的步伐。

    “家里我会照顾好的,嫂子他们在庄子里很安全。”李姌又说。

    兄妹俩嘀嘀咕咕说了半天的话,送儿出征的李启云只有一句:活着回来。

    “九儿,哥会凯旋的。”

    久违的,李如风唤了妹子的乳名,伸手,轻抚她的头。

    “我想告诉那些人,不需要无双战魂,大清也能胜。”

    很多年没人唤她乳名了,李姌想起了年幼时,生母死的早,父亲忙于公务,家里那些妾室个个都是尖酸刻薄的,可劲儿的欺负这对没了娘的小兄妹。

    但在李如风十岁后,就没人再敢欺负他们了,因为十岁那年,李如风觉醒了。

    其实早些年,李姌先大哥一步觉醒,她没说,贪恋着大哥的疼爱和守护。

    一眨眼,大哥已经成家立业。

    .....

    自联军攻占大沽口炮台,天津便成了两军必争的战略要地。要想避免京师被攻陷的命运,大清就必须守住天津。

    起先,战况不错,捷报连连。

    但随着联军增兵,各国血裔齐聚,至7月6日起,津市战事激烈。14日,津市沦陷,直隶总督裕禄兵败后自杀。同时战死的还有前前锋营统领李如风。

    “身中数十刀,最后被默瑞家族的血裔高手一刀斩下首级。”

    战后,偷偷带回尸体的部下是这么说的。

    那天正下着大雨,深夜,李如风的一位心腹带着尸体回来了。

    李姌听闻噩耗,赶到外院,看见父亲站在雨中,脚下是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心忽然像是被什么梗住,她一步步走过去,任由磅礴的大雨打湿单衣,打湿秀发,雨水凝在长长的睫毛,仿佛她的眼里也有一场大雨。

    “你大哥.....没了。”父亲的第一句话。

    “乱世之人,当死则死。”父亲的第二句话。

    “姌儿,杀光他们,杀光他们。”父亲的第三句话。

    “好。”

    李姌语气平静的应了,“我想跟大哥单独待一会儿。”

    只有一个嫡子的父亲万念俱灰的走了。

    现在想来,他走之前就存了死志吧。

    好不容易有了最佳的人选,清廷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自幼便以“长兄为父”四字为标杆,尽心尽力的保护妹妹,即使妹妹已经强大到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大清很需要一场大胜来鼓舞士气,重振信心,他想胜利,但又不好跟自己和父亲坦白。

    这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那天,她在暴雨里站了一夜,想着幼年的时光,想着和大哥点点滴滴的童年,想着大哥往昔的疼爱照顾,想着.....长兄如父。</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