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变成一只右手 > 第二百三十章 诅咒生效,失去一切
    仅仅刺穿古刹的心脏,那是没办法杀死古刹的。

    不过古刹已经能感觉到凌水韵杀死他的决心。

    他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只可惜他的那些手段在之前就已经动用过了,如今根本无法再次施展。

    不动用一些手段,仅靠他自己的力量,又根本挣脱不了,毕竟江鸿拥有吸收别人的力量的手段。

    挣扎无果,他只能任由对方施为。

    江鸿用真元力量刺穿古刹的心脏之后,并没有继续破坏古刹的身体,而是强大的神识延伸出去,用真元力量猛地一抓,古刹的身体缓缓倒下,元魂则被抓了出来。

    原本他还打算将古刹的元魂封印起来,因为这样或许不但能得到古刹的尸体,还不用担心被古刹诅咒。

    然而下一秒,一抹黑烟从古刹的头顶升腾而起,分出一缕飞窜进凌水韵的眉心,其余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江鸿当然想过要阻止那缕黑烟进入凌水韵的眉心,可是那缕黑烟似乎根本就不存在,无法触摸,也不是什么有形有质的能量。

    他的阻挡根本没用,右手也没能将黑烟吸收。

    在黑烟进入凌水韵的眉心之后,凌水韵痛苦地低吟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

    古刹的元魂哈哈大笑了起来,正想着从凌水韵的右手之中挣脱开来,却猛地发现不对劲。

    明明已经昏迷过去,凌水韵的身体却并没有倒下,只是瘫软了下来。

    凌水韵的那只右手,仿佛有了自己的意志,依然死死地抓着他的元魂,真元力量还在输出,还在压制着他的元魂。

    “怎……怎么会这样?”古刹顿时懵了。

    昏迷的人,身体还能自己动起来?

    不可能的吧!

    世上怎会有如此离谱之事?

    江鸿只是凌水韵的右手,是没有脸的,否则他此时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

    他也不再隐藏自己了,冷冷地问道:“你对她下了什么诅咒?”

    “谁?”

    古刹的元魂吓了一跳。

    “我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你对她下了什么诅咒,怎样才能破解诅咒。”

    “你...你是她的这只右手?”

    古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意识到在跟他说话的就是凌水韵的右手。

    这种时候,四下无人,凌水韵自己又昏了过去,也只有凌水韵的这只右手能跟他说话,尽管这种事情非常令人不可思议。

    这么一想,也难怪凌水韵昏过去之后,凌水韵的右手还能将他死死地压制住,不让他逃走。

    甚至之前的一切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原来一直以来和他战斗的并不是凌水韵,而是凌水韵的这只右手,也难怪凌水韵修为一下从金丹大圆满之境提升到元婴大圆满之境,给他带来的威胁感一点都没有增加,也难怪凌水韵一个元婴大圆满之境的修士,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和手段。

    原来如此!

    虽然不知道凌水韵的这只右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寄居在凌水韵的右手之上,但是他知道,他轻敌了。

    当然,也只是一开始轻敌,后面他拿出全部的实力,依然不是这只右手的对手。

    都怪那奇怪的压制,硬生生将他的实力压缩在化神之境,真是可恶。

    早知道凌水韵的这只右手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他一开始就不会和凌水韵战斗,而是会立刻想办法逃走。

    在没试出他的那些手段之前,想必还是能顺利逃走的。

    如今一想,还真是悔之晚矣!

    这是古刹的想法,他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一开始就准备逃走,江鸿和凌水韵也不会放过他。

    毕竟江鸿和凌水韵不止是想要杀死古刹,还打算将古刹的尸体拿去镇封鬼门关,哪里会让古刹跑了?

    自己身为凌水韵右手的事实被古刹猜了出来,江鸿却并不当一回事,他又问了一遍:“你对她下了什么诅咒?怎样才能解除诅咒?”

    “我说过,要让她生不如死,等她醒来,会失去一切重要的东西,每时每刻都会饱受灵魂之火的折磨,呵呵……想必她会很想死吧,可惜想死也死不了,我不会给她死去的机会。”古刹的元魂很是嘚瑟地说道。

    “失去一切重要的东西?”江鸿愣了一下,“什么是重要的东西?”

    “你觉得呢?”古刹反问道。

    “修为?”江鸿试着猜测到。

    “呵呵,修为吗?确实很重要,但是这样可没办法让她生不如死,她会失去的不止是修为,还有所有的经历,包括过去的经历、当前的经历和以后的经历。

    等她醒来,没有人会认识她,她接触过的每一个人都会瞬间忘了她,你也一样。

    她会变得无依无靠,每天饱受灵魂之火的摧残,想自杀却没有自杀的能力,别人也不会杀她,她将成为这世间最可悲的人。”

    古刹狰狞着说道,言语之中,仿佛有一种报复的快意。

    江鸿不知道古刹说的话是真是假,可能是真的,但有一点他觉得不可能发生:别人或许都会忘了凌水韵,江鸿绝对不会,他有那样的信心。

    然而即使他能记住凌水韵,古刹的诅咒还是非常狠毒的,真要让诅咒生效的话,那凌水韵或许真的会成为世间最可比的人,比凌水韵的前世水玲珑还要可悲。

    “我再问你一遍,怎样才能解除诅咒?”江鸿又说道。

    “想要解除诅咒?没问题,你把我放了,这样诅咒就会自行解除了。”古刹笑着说道。

    “你觉得有可能吗?”江鸿当然不会放了古刹的元魂,因为谁都不敢保证古刹的话是不是真的。

    倘若放了古刹,让古刹跑了,凌水韵身上的诅咒却并没有解除,那岂不是亏大了?

    况且他们一开始就是来杀死古刹,将古刹的尸体拿去镇压鬼门关的,如果古刹跑了,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凌水韵之前就做好了被古刹诅咒的心理准备,明知道会被古刹诅咒,却还是要拿下古刹,既然如此,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凌水韵的决心。

    “不放我?那没办法了,你就看着她受尽折磨吧。”古刹说完,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又说道:“等她醒来,你就不认识她了,所以也不会心疼吧?无所谓了,你开心就好。”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

    “好了,那你就去死吧!”

    江鸿冷哼一声,真元力量猛地一紧,古刹的元魂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瞬间灰飞烟灭。

    阳光普照大地,江鸿看了不远处的古刹的尸体一眼,没对尸体做些什么,而是到不远处一块相对平坦的巨石上,让凌水韵躺下。

    ……

    两天之后,凌水韵才缓缓醒了过来。

    还没等她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一股来袭灵魂深处的剧痛袭来,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火焰在灼烧着她的灵魂,让她痛不欲生,无疑是地翻滚了起来。

    只是很快,一股诡异的力量涌现出来,似乎硬生生压制住了那道火焰,以至于那股剧痛渐渐减轻,甚至慢慢消失,直至灵魂不再有疼痛之感。

    凌水韵停止翻滚,坐了起来,脸上尽是茫然之色。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一道声音在凌水韵识海之中响了起来。

    “你...你是谁?”

    凌水韵说着,愣了一下,“我又是谁?我...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声音中充满了不安,还有一丝茫然和惊恐。

    “我叫江鸿,你的右手现在就是我的身体,你叫凌水韵,是飞龙城的人,还是云剑宗弟子……”

    没错,古刹的诅咒确实影响不到江鸿,对江鸿来说,一切如常,哪怕凌水韵醒了过来,哪怕诅咒生效,他还是没有忘记凌水韵。

    刚才凌水韵感觉灵魂被无形之火灼烧的时候,也是江鸿出手压制。即使现在,他的真元力量还是分出了一部分,帮忙压制着那道灵魂之火。

    因为那道灵魂之火是一只存在着的,无法吸收,只能凭借他的实力强行压制下来。

    凌水韵的修为也全都失去了,这是江鸿验证过的,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凌水韵的修为一直都是他用自己的很远力量灌输出来的。

    只要他出手,很快就能让凌水韵的修为恢复至元婴大圆满之境。

    唯一的麻烦就是,凌水韵的记忆消失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更不用说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江鸿虽然来到青玄大陆之后就一直跟凌水韵待在一起,但他毕竟不是凌水韵,不可能凌水韵从小到大经历过的事情都知道。

    他只能是将自己知道的,跟凌水韵一起经历的事情从头到尾跟凌水韵说一遍。

    凌水韵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地皱眉。

    虽然对过去的记忆一无所知,但是她感觉江鸿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并没有在欺骗她,而且她感觉江鸿很是可靠,比她自己还要可靠的样子。

    江鸿当然不可能连非常细微的日常都跟凌水韵说一遍,他只能是挑一些重点的事情来讲,一些细微的小事,等有空了再慢慢说明。

    饶是如此,一下子向凌水韵灌输了那么多经历,凌水韵还是感觉有些不适应,有一种头昏脑涨的感觉。

    她站了起来,看向不远处的那具古刹的尸体,开口说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快点将那具尸体送到飞龙城?”

    “不着急,我先帮你把修为提升上去。”

    江鸿其实不是很在乎飞龙城的情况,在他看来,早一点回飞龙城跟晚一点回飞龙城,差别并不是很大,反正最终问题能解决就好。

    在回飞龙城解决问题之前,必须先帮凌水韵解决问题,如果凌水韵身上的问题都没解决,那还谈什么解决飞龙城的问题?

    再回飞龙城之前,许长青那边也得去看看,毕竟他们丢下许长青,直接跑来追杀古刹了,总得了解一下后续发展。

    当然,因为古刹的诅咒,许长青等人估计都不认识凌水韵了,凌水韵八成也不认识许长青等人了,所以也只是去看一看。

    不知道凌水韵心里面是怎样的一个想法,但江鸿觉得这种事情并不是特别糟糕,因为只要解决了飞龙城的问题,只要鬼门关重新被镇封起来,他和凌水韵就要离开青玄大陆,经由天路前往天界。

    去了天界之后,再想回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忘了也好,忘了就不会再想念。

    对江鸿来说,古刹的诅咒,真正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剥夺了凌水韵的记忆,其他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靠江鸿自己就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估计古刹都没想到自己的诅咒那么鸡肋,在江鸿出手之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生不如死,最能折磨凌水韵的灵魂之火也轻而易举地被压制。如果古刹知道这个情况,怕是要活过来再死一次。

    在江鸿真元力量的灌输下,凌水韵的修为从零开始,又一路突破到元婴大圆满之境。

    之后,凌水韵就将古刹的尸体收了起来,飞身离去。

    在江鸿的指引下回到赤野,天魔宗的人已经不知去向,倒是云剑宗的人还在,龙图皇朝大军也在。

    凌水韵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欢呼,反而让不少人警惕了起来。

    “来者何人?”一名执事对着凌水韵喊道。

    那名执事正是陪同凌水韵一起来到赤野的廖梦露,不过看廖梦露的反应,明显已经不记得了凌水韵这个人。

    凌水韵也不记得廖梦露了,只是感觉廖梦露这个人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止廖梦露,云剑宗众人身上都有熟悉的感觉,哪怕她对这些人已经一无所知。

    不知道关于凌水韵的经历被剔除之后,这些人的记忆变成了什么样子……江鸿非常好奇,不过他的存在只有凌水韵知道,再怎么好奇,他也不可能当场询问。

    他也叫不出在场所有云剑宗修士的名字,只是记得少数,于是他就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云剑宗修士的名字以及相关之事一一跟凌水韵说了一遍。

    凌水韵静静地站着,等到江鸿讲述完,她又环视一圈,将那些人的模样记了下来,旋即二话不说冲天而起,朝飞龙城的方向飞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