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近乡情怯
    万峰掏出烟抽出一支递给蒋明。

    “握草,小子行呀,都抽过滤嘴烟了。”

    “我不抽烟,就是揣在身上遇到用得着的地方应酬用的,蒋叔,哈宾有卖电子表的吗?”

    蒋明点点头:“好像有,都是一帮南方人在卖。”

    “卖多少钱知道吗?”

    蒋明摇头。

    “卖七八十一只,我知道。我妹妹前几天买了一只,还跑我面前显摆,还被我说了几句,我说你花七十多买这玩意,还不如再加五十买块尚海表。”

    龙江这里属于国家的最北方了,物价比内地和南方贵很正常,但万峰也没想到这里竟然还保持着这么高的价位。

    “蒋叔,有没有兴趣卖服装鞋和电子表?”

    “你还能弄到电子表?”

    “我有一个县的电子表代理权,当然有了。”

    蒋明仔细地看看万峰:“看来你小子混得不错呀,想不到呀。我记得你小时后是个不怎么出头的人呀。”

    “哈哈,人都是会变化的。”

    “唉!小峰,你蒋叔我捕个鱼打个猎还行,卖东西好像还真不行。”

    “让徐姨出去卖,我徐姨那么漂亮让她去卖货那保证刷刷滴。”

    说不定还能给你赚顶帽子回来,保证还是绿色的。

    以徐雪琪的姿色,她若是肯,那野汉子能一溜一溜滴。

    不过这话万峰就只能在肚子里腹诽了,根本不敢拿出来晒。

    “哎呀,这小子几年不见会贫嘴了!”徐雪琪语调大惊小怪的,但是眼睛里掩饰不住喜意。

    女人天生就是挨骗的货,说她们好看都乐得鼻扭嘴歪的。

    “服装和鞋倒是行,可是电子表卖那么贵,就想进货钱也拿不起呀。”

    “它也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贵,说不定你知道它的批发价会大吃一斤的。”

    “那它多少钱呀?”

    “你猜?”

    蒋明摇头:“这上哪儿猜去?”

    万峰说出了电子表的批发价。

    “多少?十五!”

    “你若是到我那里去拿,凭我们老乡的关系我还会给你两块钱的优惠。”

    这个差价可是让蒋明的心里起了滔天波澜。

    从十三到七十这里的差距太明显了,就是不会算数的人也知道有多大的差距。

    “咱们弄点卖呀?”蒋明和身边的徐雪琪商量。

    徐雪琪没有表态,脸上全是犹豫。

    万峰估计她心里有点不相信,毕竟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几句话就让大人相信这不可能。

    “蒋叔,你不用着急,我趁着暑假回家住个十天八天的,这些日子你和徐姨好好商量商量,如果不放心等我回去的时候你先跟着我到北辽省去看看再做决定也不迟。”

    “那样也好,等你回来的时候我跟着你去看看,就当旅游了。”

    “那么等我回来的时候在哈宾下车到你家去找你,这回还真的去你家一趟认认道了,否则到哪里去找你?”

    江敏不由分说就带着万峰到他家去了一趟。

    他家离火车站只有五百多米的距离,城市那种最常见的小房,一看就是公家分的。

    时间快到八点了,万峰不能再耽搁了,记住了道后就出来了。

    “蒋叔,你这地方太好了,千万别换地方,过两年就是到火车站随便卖点什么一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收入。”

    “哈哈,还成百上千,现在蒋叔一个月能赚个一百二百就满足了。”

    万峰笑笑没说什么。

    蒋明一直送万峰到火车站候车室,直到万峰检票上车。

    车出哈宾一路向北,八个小时后在龙镇停车。

    万峰从龙镇火车站里出来,一眼就看到那个当年鬼子修的大水塔。

    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家不远了。

    从龙镇到他家现在居住的三分场四十二连,还有四百里地。

    这一路,从红崖到普兰一百里,从普兰到申阳七百里,申阳到哈宾一千一百多里,哈宾到龙镇又是七百多里,再加上剩下的四百多里,总行程三千多里。

    这个时间点是没有开往吴县的汽车了,万峰只能在龙镇住一晚上。

    随便找了个旅社对付一夜后,第二天早晨万峰就坐上了开往吴县的客车。

    三百里的距离,客车要行驶四个小时。

    出龙镇五十里就算是进入了小兴安岭林区,公路左右都是郁郁葱葱的白桦林,在车窗外像飞快的退后。

    在距离晨清大约十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兴安检查站,检查过往的边境通行证。

    万峰没那玩意,只有一张出自将威大队和勇士公社派出所的年龄证明。

    不足十六周岁是不需要边境通行证的。

    负责检查的边防战士看了万峰好几眼,最后才把证明还给万峰。

    在万峰看来,这检查站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玩意,当真有特务能跑到这里若是傻乎乎地走检查站那才是脑子进水了呢。

    从哪个地方还不绕过去。

    过了检查站就到了晨清了,虽然时间过去将近两年,但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那条东去的通向三十一连方向的路还在,只是路上没有一个人一辆车的影子。

    过了晨清又是连绵不断的山、望不到尽头的树,客车在这树林间又盘旋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北疆小城吴县。

    万峰下了车就跑步奔向售票口,下午一点四十有通往东北方向思吉屯的唯一一趟班车,他到站的地方是倒数第二站,也就是大林子站。如果今天买不到,就得等明天了。

    夏季通往思吉屯的班车还能买到坐票,要是冬天怕是连站票都别想。

    这趟路线因为就一趟车的缘故,到冬天是人满为患。

    等自己回来念书的时候,说什么也要买辆客车跑这条线,一年赚一万块钱没任何问题。

    一万才赚一万块钱?好像也没啥意思。

    无须回忆他清晰的记得车票价是一元四角,这趟车在他念高中的三年时间里,每个冬天都是要坐三四次的。

    直到纸壳的车票在手,万峰的心才有点激动起来。

    这算是近乡情怯吗?

    买好车票,看看时间,还有足够的时间,万峰就出了客运站,他要买些东西回家。

    客运站对面就是吴县兴北百货商店,他记得张旋的家就在兴北商店的后面,不过此时的张旋一定不认识他是谁。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