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神经潜入者 > 227、果然是你
    “他是不是亮出警衔,以官阶压人,迫使你接受了不予立案的决定?”千手蝶笑着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大友诧异。

    “猜的,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那么乖乖就范啊。”

    “那是当然,十三名死婴,太诡异了,以现代的医疗条件,无论哪家医院,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凑齐十三个死婴,后来我还特别查过,当时日本全国范围内,一些大医院里,每个月的初生婴儿死亡率几乎为零,就是在一些平民医院里,初生婴儿死亡率也很低,每个月也就一到两名死婴。”

    “……”

    “他警衔比我高又怎样?我有道理啊,有出警管理条例啊,我就跟他扯皮,闹着一定要走流程,按制度办。”

    “他实在拗不过我,就说兹事体大,不能引起社会恐慌,所以特案特办,他当即打电话,从横滨警察本部调来一支重案组,把案子全面接管了。”

    “我当时就料定这里面有猫腻,可人家把重案组都调来了,还答应立案,我也没有理由再抗下去,而且,既然能立案,我就有办法跟进案子的进展。”

    “真的立案了?”

    “立案?谁给你立案?我们当时被那人支开,他们就把死婴尸体带走了,第二天,我就赶紧打电话到横滨警察本部,问那案子的事儿,结果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

    “警察本部说重案组昨天根本没出警到豆岛,我就让对方找那个酒井常朝听电话,就是那个把我调开的高级警官,结果对方说,警察本部里根本没这个人。”

    “什么?”千手蝶瞪大眼睛,“是有人冒充警察,把那些死婴尸体抢走了?”

    “不知道,”大友瞥了千手一眼,兀自继续说下去,“就算他们是冒充的,警察内部也一定出了内奸。”

    “?”

    “因为当我回过头来,决定再次调查死婴案的时候,才发现我们之前在现场调查勘验的资料、记录、照片,全都失踪了,就连我们的出警记录、报案记录都被抹除了,什么都没了,就像那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那这些照片?”

    “是一名实习警员拍的,他当时跟我,接到报案也就跟了去,学着拍了这些照片,只是资料归档的时候,他的练习之作没有被收录,这也是那伙人百密一疏,留下了这点儿线索。”

    “……”

    “哎,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线索,那十三名死婴,什么时候死的,都是谁家孩子,根本没有任何信息,更别提什么血型、dna鉴定了。”

    “……”

    “我意识到,这件事实在太危险了,单靠我自己是不可能扭转什么的,只好把这些照片小心藏起来,心里琢磨着,也许会有用得上的那天。”

    “你后来有再查过这件案子吗?”

    “没敢明着来,偷摸调查过一些信息,主要是从医院入手,查了一下横滨乃至全国各医院的孕妇和新生儿情况,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那十三名死婴,就好像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一样。”

    “不过,你还是不肯放弃?”

    “嗯,因为我无意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很可能跟死婴案有关。”大友狡黠的卖了个关子。

    “在豆岛西南方向,沿着高速路一直走下去,一百多里外,有一片棚户区,也就是贫民窟,早在死婴案之前的几年,大概是2025年前后,曾经发生过一次女童集体失踪事件。”

    “一共二十三名女童,年龄都在八九岁左右,是那件事吧?”千手蝶求证。

    “嗯,当时统计确认的数字是二十三人,真实的数字很可能更多,当时你还小吧,也记得这件事?”

    “我当时警校刚毕业,再加上自己也是女人,所以对那个案子十分敏感。”

    “那些女孩子有名有姓的,身份信息很齐全,想要拐卖,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偏偏说失踪就失踪了,当时的首相都极为震怒,发动全国警力大搜查,可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是,那件案子最终还是成了悬案。”

    “想想看,2025年是八九岁的小姑娘,她们要是活下来,到2031年,也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女了,已经有了生育能力。”

    “你的意思是——”

    大友沉重的点点头,“我想,那些女孩儿一定活下来了,至少其中一部分活下来了,只是,只是,只是他们还生活在暗无天日之中,生活在魔鬼的爪牙之下。”

    这些就是豆岛,死婴案,女童失踪案的全部线索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雏妓案,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能把这样一件案子抹的干干净净,一定是动用了警方高层力量,这一点说不通啊。”卫青云道。

    “是啊,所以才觉得这案子蹊跷,而且对方手法很高明,没有直接让警方高层出面,而是找人冒充警察行事,事后那名内鬼只要装装糊涂,这案子就一了百了了。”

    “也许根本没有内鬼呢?”

    “不太可能,一夜之间把所有的痕迹都抹掉,没有内鬼从中帮忙,很难做到的。”

    “如果真有内鬼,那你可要小心了。”

    “嗯,孙耀儒那边,一点动静都没吗?我是说,唐纳德一伙人,没动他们?”

    “没有,看来是我低估这帮人了,他们的耐心和自负,远超我的想象。”

    “那现在这一切都停了下来,更难有什么进展了。”

    “是啊,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他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兔子,就是那艘旭日丸号吧,他们是想让你先去找船,等你找到了,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那批中国古董啊。”

    “也许,他们想要的另有其物。”

    “什么?那船上还有什么?”

    卫青云郑重的望着千手蝶,认真道:“山本贵一,就是山本正夫,他是给水部队731部队的负责人。”

    “真的?”千手蝶十分惊讶。

    卫青云是故意提出这件事的,想看看千手蝶的反应。

    虽然他们二人早已*相见,十分深入的了解过彼此,可在家国民族问题上,还是不能含糊。

    当初,他们约定合作的条件,是旭日丸号上的宝藏归于中国,卫青云帮她找出幕后的主谋。

    只是还无法确定,千手蝶对当年日军侵华是怎样的态度。

    “是的,那艘船上还有大量的,731部队在中国利用活人进行细菌实验的资料。”

    不过,卫青云没告诉她神秘病毒的事儿。

    提起这些,卫青云明显激动起来,流露出对侵略者的愤恨。

    “对不起啊,我们的民族给中国人民带去了巨大的苦难,我知道这也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但我还是想说一句,对不起。”

    “……”卫青云没应声,等她继续说下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唐纳德很可能跟日本右翼之间有合作,或者受到了右翼的雇佣,要找出那批研究资料,继续研究,或者被当做侵略中国的证据销毁掉。”

    “嗯,两者的确都有可能,不过不管怎样,都是中国人民的二次伤害。”

    “我知道,那些研究资料,我不会碰的,全部交还中国。”千手蝶态度坚决。

    “谢谢你。”

    “其实,你也大可不必试探我的态度,如果我对中国人怀有敌意的话,当初就不会把山本贵一大脑的情报,透露给孙耀儒了。”

    卫青云轻抚她的面颊,嘴角流露一抹释然的微笑。

    “果然是你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