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国轻工 > 第1026章 狼没了,羊饿死了!

第1026章 狼没了,羊饿死了!

 热门推荐:
    第1026章 狼没了,羊饿死了!

    当时间进入1986年的夏天,国内市场上终于展现出了经济供需关系的调节效应,这让市场变得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一方面,百姓想要买到的商品紧俏无比,基本是价格不断上涨,而且缺货无比;一方面,企业确实看着大好的市场却买办法开足马力全面生产,只能望市兴叹。

    这就是曾经著名的经济硬着陆想象,终于发生了。

    目前的情况就是:没了狼,羊群大量繁衍之后,吃光了草原,开始没草吃了!

    而之后,那就是一种结果,除了一少部分实力强大的企业会生存下来之外,大部分的企业都将会因“饥饿”而死……

    而爱面轻工能够受到最小程度的影响,不光是杨立民的能力出众和全公司人员的积极工作,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杨立民曾经为为此提前大半年时间打电话请教过厉宁教授。

    也正是因为得到了厉宁教授的提前警告,杨立民才提前拿出了大量的资金预备了材料,不然的话,就算他们爱民轻工有钱,那也没办法马上就能解决材料的问题。

    当年的中国,处于一个新旧体制转轨的时期。一方面,国家放松了对地方的管辖权,允许地方拥有投资、外贸、劳动用工等权力;但另一方面,地方政斧又尚未成为一个完全读力的经济主体,最突出的一个特征,就在于其缺乏预算约束,不管花多少钱,最终都是要由中央政斧来买单的。

    有投资权利而且没有预算上的约束,从经济理论上说,地方的投资将趋于无穷大。在1985年的中国,恰恰就是这样的情况。各地政斧竞相上马各种项目,在地方官员的脑子里,根本就不存在“缺钱”这样的概念。

    银行是受制于地方政斧的,它们不敢违逆地方官的指令,因此不惜以透支的方式不断地向地方政斧发放贷款,导致投资规模远远超出了经济可承受的范围。

    经过一年时间的酝酿,终于让市场规律的效应直白的表现在众人的眼前,曾今只是在理论上的论断变成了事实,很多企业相继从全盛时代急速衰败下来,速度之快,让无数人瞠目结舌,更是让无数人一夜梦碎。

    虽然这个时候的通讯手段并不发达,而最为普遍的报纸、广播和电视等媒体手段自然有政斧把关,很多消息传递不过来,但杨立民还是接收到了很多令人扼腕的消息。

    厉宁教授曾今对杨立民提过一件事,那就是,曾今一部分学者提出了软着陆的设想,希望在中央政斧的主导下,各地方政斧能够主动地压缩基建规模,使经济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

    但事实上,这种设想仅仅是一种空想而已,没有一个地方的政斧愿意当这个冤大头,大家都希望别人压缩,这样自己就能够从压缩中受益。

    就这样,人们心里的一切为之开道的经济热度不断升温,最终直至崩溃。

    就像是一只气球不断胀大,虽然体积越来越大了,但是它也变得越来越脆弱了,然后,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就“嘭”的一声爆炸了。

    经济崩溃的原因是很简单的,那就是资源的约束。

    预算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可以趋向无穷,但这些预算最终必须变成建设所需要的钢材、水泥。当这些物资无法保障的时候,庞大的基建就不得不停止了。

    在这个时候,市场上物价飞涨,外汇严重短缺,一些企业由于缺乏原材料而无法进行生产,从而出现了严重的亏损,整个国民经济陷入了困顿之中。

    而在其他企业面临严重困难的时候,爱民轻工却是一枝独秀般地表现出了勃勃生机,让无数人眼红无比。

    几乎所有人都发现,别人都是奇缺无比的原材料,爱民轻工居然没有发生断货过,而且时时刻刻都有库存预备,而且一直保持三个月的库存量。

    这就恐怖了,于是无数的人通过电话或者亲自上门,将请求递到了轻工厅田启光面前,希望他能够出面让杨立民让出或者帮忙解决一些原料的问题。

    这就有了之前马向前找杨立民的一幕。

    在杨立民中确答复了马向前之后,张国胜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张厅长公务繁忙,怎么会哟空给我打电话了?”杨立民打个哈哈笑着对张国胜说道。

    此刻的杨立民已经不再是曾今的杨立民,他有足够的威望和强大影响力,因此,面对张国胜,也是一副坦然。

    “哈,小杨啊,这哈不能给你打个电话了啊?”张国胜被杨立民一句话堵的难受。

    杨立民笑道:“这样啊,那我马上有一个会议要去参加,如果没有紧急事情的话,那我就向挂了啊,等会后再给您打过去吧?”

    张国胜心里憋的难受,这小王八蛋真是越来越嚣张了,都敢直接甩自己脸子了。

    不过他也无奈啊,那么多企业都发生了困难,这意味着今年的蜀中经济将要出现大幅度的滑坡,而且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一旦这些企业出现大问题,那这些企业中的员工就将要失去生活来源,这可是数以万计的人啊,而每个员工附带两个家属的话,那即将出现困境的城市人口将会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以上。

    这二舅恐怖了,这会引发一些列的问题。

    张国胜也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脸面了,索性咬牙道:“咳,小杨,我也不兜圈子了,是这样,一看如今很多企业都出现了原材料的困难,而你们爱民轻工却是没受太大影响,你肯定是有办法,你看能不能帮助几个兄弟单位一把?”

    “怎么帮?”杨立民问道,他并没有直接拒绝。

    张国胜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帮他忙弄到一些原材料啊,你们单位的钢材、塑料、皮革和棉布都是有大量库存,你看能不能支援他们一下,同时帮助解决一下来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