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鉴宝莫问道 > 第九章 坠星潭
    大海捞针自是不易,山中找猴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通常我们要说一个人精明,都会用类似“猴精猴精”这样的词来形容,这也表明猴子这种东西还真是很少有蠢笨不堪的。

    那只异食癖的猴子先是被人在后脖颈砍了两刀,然后又被几个人暗地里追踪了好几天,之后更是有大批修士为了它的零食屋大打出手。这猴子虽说长着一副钢筋铁骨,可这种大场面还是远远超出了它能接受的范围,它一看情况不对,便果断消失在了修士们视线当中。

    比起那神奇的零食屋,异食癖猴子实在没有太大的经济价值,又难缠异常,本就几近刀枪不入,若是再铁了心逃走,等闲几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加起来也不见得有本事将其留下。于是修士们关注的重点便放在了蚁穴之上,至于那穷横穷横的猴子,消失也就消失了吧。

    别人不在意那只猴子,但钱阳对那猴子却是很有一些想法的。我们的钱总执在黑石山待了好几个月,虽说从未出过营地,但也有意无意地对那只猴子的去向表示了关注。

    比起如一盘散沙的散修,宗门的强盛会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强大的情报能力就是其中一种。

    开山门虽说就是个用来搞事情的奇葩宗门,但他们在黑石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对于附近的情报工作肯定是不会落下的。而开山门情报工作的重中之重自然便是周围散修的数量和动向。

    别看宗门一向看不起散修,但心底里的戒备却从来都不会少。

    原因无他,散修的数量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到一旦这股力量因为某些原因甚或某些巧合不小心凝聚了起来,那任何宗门都将面临不小的麻烦。

    为了防止一些意外状况发生,各个宗门在散修当中大都会有专职的探子。鉴于散修们那松松垮垮的关系,即便原本没有探子,临时发展一个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所以说……齐三公子当初挨得那顿揍其实一点也不冤。

    这一阵子,作为黑石山最高领导人的钱总执事,因为心中一直惦念着某只猴子,便不经意间问过两嘴,谁知底下的人瞬间就上了心,大量关于铁皮巨猿的线索很快就被送进了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红帐篷。

    看着那厚厚的一叠线索,钱阳不知该摆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他平生头一次感受到,自己的随口一句话竟然被重视到这种程度。

    他完全可以想象,为了这一叠资料,不知道折腾了多少人,这些人又在这段时间付出了多少精力。

    钱阳确实想找那只猴子,但其实没多迫切,他那新得的戏法“三只小猴子”的确需要两只猿类灵兽做素材,但对具体的种类并没有太高要求。只是钱阳觉得弄一只陆生的灵猿,再弄一只水生的灵猿可能实用性会更好一些,偏巧又让他听说那铁皮巨猿的奇异,于是钱总执便有了将铁皮猴子据为己有的念头。

    一个念头罢了,有自然好,没有也便算了。钱阳觉得门下弟子为了自己这么点儿可有可无的事儿而大费周折实在是说不上划算。

    当然,感慨归感慨,但这个时候,钱阳确是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次特权阶层的隐形便利。在满世界都没人知道铁皮巨猿藏身何处的时候,钱阳却八成可以确定,那猴子就躲在黑石山南麓的坠星潭附近。

    坠星潭又名雷池,在黑石山绝对是大名鼎鼎的地标式景观。其声名之响,甚至犹在黑石山之上。

    在黑石山顶,一口灵气浓郁的泉水喷涌不息,清透软绵的泉水顺着黑石山南坡蜿蜒而下,形成了一带妖娆曲折的山间溪流。

    溪流随山势而坠,偶遇低洼处便驻足不前,不将凹地填满绝不轻易离去。而流水的冲击偏偏又使得低洼处愈见深邃,经年累月之下,一方清潭便缓缓成型。日光映照下,潭水光芒耀眼,远远看去便有如一汪寒星。

    可任清潭再深,容量却终究有限,而泉水喷涌却是日夜不歇。

    潭水满溢,溪流再坠。

    下游的何处不知何年又生出几点寒星。

    黑石山的南坡,在溪流的串联下,无数清潭接连而现,潭水流光溢彩,寒意凛人,就彷如寒星从九天而坠。

    最终,星坠凡尘。

    在山腰处,一方辽阔的潭水终于止住了流星奔泻的前路,广袤的深潭将无尽的泉水纳入怀中,也将星坠之势彻底终结。

    溪流自此而终,无论每日冲来多少寒泉水,均被纳入水潭,绝无法越雷池一步!

    这潭水便是坠星潭,意为星坠之地,更被戏称为雷池,乃取其禁断之能。

    山坡上能形成水潭本就颇为不易,这坠星潭却是愈见不凡。潭水颇为宽广不说,潭周还有不小的一片平整湿地。粗壮的泉水眼见着汇入深潭,潭水却永远平稳异常,年复一年,那潭面竟丝毫不见升高。

    “这潭水果真有几分神异啊!”说这话的正是赶了两天山路的钱阳钱总执。

    “是挺有趣的。”出声附和的是罗通,不过看他的呆愣表情明显也是没往心里去,相信任谁裹着好几百斤腱子肉钻了两天山道估计都应该是他现在这副样子。

    钱阳轻笑着摇摇头,不由得有点可怜胖子:“既然到了地头儿,咱就休整一下吧!”

    “嗯嗯,正该如此!“胖子哼哧哼哧喘了两口粗气,一屁股就坐在了潭边的地上。

    可谁曾想地上的泥土竟湿@软异常,被胖子的体重一砸,当场就现出一个深坑,好悬把胖子给折成个表示胜利的手势。

    胖子被吓得一声惊呼,失去平衡之下,右手却顺势往地上一拍,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深坑竟诡异地拱了起来,恢复了平整还不算,甚至还升起了一方土墩,牢牢地撑住了胖子那肥厚的臀部。

    胖子满脸正色,大马金刀地稳稳坐在土墩子上,就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唯有那仍旧略微抖动的下巴颏还在坚持证明适才某人的窘迫。

    钱阳可是被罗通这突如其来的神奇表演吓住了,狠狠呼了两口气才开口赞道:“二师兄一身本事当真已入化境了啊!”

    “呵呵!”罗通挤出了难看的笑容接不上话,明显是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来。

    钱总执没有罗胖子的本事,更没有那么宽的心,自是不能眼看着泥坑还要往里坐。四下踅摸了一番,找到一方大小还算合适的石头,钱阳便撩起袍摆坐了上去。

    喘匀了气,钱阳开始细细打量这足有数百丈方圆的坠星潭。刚才离得远时,他倒是觉得潭水颇为平静,可离得近了才发现,那平稳的水面下时不时便会翻起一道道暗涌,看其规模还很是惊人。

    毫无疑问,这潭水深处绝对不会像表面一样安稳,那种隐藏起来的凶戾之气让钱阳忍不住暗暗心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钱阳一转头,就看见一只半人高的青绿色大猫从不远处的草丛里探出头来。那大猫往钱阳二人这边斜了一眼,然后无视了钱阳,把目光在罗通身上停留了两秒,随即露出了凝重之色。

    那大猫犹豫了一番,缓缓横移了数尺,又远离了钱阳和罗通一小段距离,觉得足够安全之后,才满脸戒备地把舌头伸进潭中卷了些水出来解渴。喝完了水,大猫停也不停,直接一个腾跃又跳回了草丛中,随着长草的一阵起伏,再无踪迹。

    “这猫好凶!”钱阳皱起了眉头。以他的感知明显可以察觉这猫绝对达到了二阶后期,这要是他孤身一人前来,遇到这猫怕是免不了要遭点儿罪。

    “啊呀?”胖子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怎么在山腰上就有这个档次的灵兽啦?我还以为只有山顶才有二阶后期的大家伙呢!”

    钱阳摇摇头:“我倒是听说敢来坠星潭取水的灵兽实力都不简单,但想来真正达到二阶后期的应该也是凤毛麟角吧!”

    胖子咂咂嘴:“我本来以为凭胖爷的实力来这里就是碾压呢,现在看来怕不是得拿出大半的本事才能混得下去啊!”

    钱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正在这时,潭水对岸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二人抬眼一望,只见一名身着嫩黄色纱衣的持剑女修急惶惶地从林间冲了出来,而她的身后竟还缀着一只丈许高的棕色人熊,看那浑厚的气势,就是不到二阶后期也差距不大。

    女修的身手不能说不灵巧,可那人熊却更是矫健异常,肥硕的身躯丝毫不影响它的移动,三步两步就赶到了女修的身后,举起蒲扇大的熊掌照着女修的后心就扇了过去。

    女修听见脑后生风哪敢怠慢,手中灵剑光芒一闪就向后撩去,正和那熊掌碰在一处。令人牙酸的尖锐声音响起,火星四溅。

    相比肥壮的人熊,女修的力量明显处于下风,一记不得已地硬拼,使得女修的身体高高抛飞,直接落在了潭边,甚至连衣角都飘到水中大半。女修艰难起身,人熊却已经奔至她的身前。

    前行无路,后退无门!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