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珀尔修斯的迦勒底之旅 > 第六十八章 开始吧,最后的战斗
    <content>

    虽然出现了一些波折,但尼禄确实成功调整好了状态。

    第二天,以更加饱满,更加绚烂的姿态挥师东进。

    先是和斯忒诺、玉藻猫率领的别动队汇合,接着又在斯忒诺的指引下继续向东。

    原本尼禄没打算那么快进军,而是等后续的粮草辎重都到齐了再东进不迟。

    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不知道联合帝都具体位置,还要行军多少天的前提上,毕竟罗马帝国幅员辽阔,比之东方的另一个帝国也不会逊色。

    当斯忒诺告诉他联合帝都已经离得很近,最多一天就能抵达的时候,尼禄毫不犹豫地抛下了原有的计划,只让伤员和一部分负责后勤的士兵留在原地,自己带着最后的精锐轻骑减从直逼敌军老巢。

    斯忒诺的指引没有错误。她虽然是个坏心眼、爱恶作剧的女神,但在这种大事上不会说谎。

    说是一天,就是一天。

    以至于尼禄率军来到城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比地图,尼禄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差不多是高卢和马西利亚的中间。

    要知道这里可是罗马的核心区域,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从这里经过,但她从来没有接到过这里会有一座大都市的报告。

    更加夸张的是,这座大都市尼禄觉得非常眼熟。

    城墙、城门、装饰、大小……一切的一切都和首都罗马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墙头悬挂的气质不对,尼禄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帝都。

    “这到底是……”

    “魔术,不,在这个时代,用魔术一夜铸就雄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王驾一旁,罗曼的投影悄然浮现。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圣杯,是圣杯的力量。”另一边的珀尔修斯心中雪亮,“果然,我们之前的分析是正确的。”

    “不需要分析,我不是告诉过你答案了吗?难道你觉得我会欺骗你吗?愚蠢的下仆啊。”

    坐在珀尔修斯肩上的斯忒诺一手拨弄着好久没有显示存在感的丝丝,一边伸手拍打珀尔修斯的脑袋。

    后者也不在意,不咸不淡地回敬:“考虑到你性格,我觉得还是留一手比较好。”

    “真是无礼。”斯忒诺气不过,手一松,“丝丝,咬他!”

    “丝丝~~~”

    放在平时,丝丝肯定会一口咬上去,因为它喜欢珀尔修斯的血,但这一次她拒绝了,钻进珀尔修斯的口袋不再探头。

    “丝丝,你竟然不听话!”斯忒诺细眉倒竖。

    “因为马上就要开战了。”与珀尔修斯并行的贞德出声提醒,“斯忒诺女神,也请你从珀尔修斯的肩膀上下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不一定有时间顾忌你。”

    “嘛,这一点我承认。”斯忒诺眼波流转,坏心眼地笑了,“不过你心里想的不止这一点吧,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盯着我,是不是想把我从他的身上拉开,自己坐上来?”

    “没,才没有。”贞德连忙否认,“我只是,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就,就算你是女神,也,也不能这样……”

    “啊啦,脸红了,真可爱。”贞德越慌,斯忒诺笑得就越灿烂,“但是,我可是女神,用脚走路未免有失神灵的体面,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那就这样好了,我给你找一个替代品。”

    有人接话,是玛尔达。随后一把拽住斯忒诺的衣领,向抓小鸡那样把她提了起来,向上一抛。

    “塔拉斯克,她就拜托你了。以龙为座驾,我想不会有损神的体面。”

    “嗷嗷~”伴随着两声龙吼,恶龙的身影显现,用脑袋接住了斯忒诺的身体。

    对于这种粗暴的处理方式,斯忒诺自然不会满意,她用力踩了两脚塔拉斯克的脑袋,抗议着,控诉着。

    “你,你们居然这么对待我,太,太过分了,我,我可是女神。”

    “是,是,我知道你是女神。”玛尔达无所谓地甩了甩手,不急不忙地竖起袖口和下摆,“但不是我信仰的女神。我信仰的神只有一位,伟大的主,仁慈的天父。而且,战斗真的要开始了。”

    尼禄军兵临城下的同时,与罗马城如出一辙的联合罗马帝都内响起了刺耳的号角声,越来越多的士兵出现在城头,严阵以待。

    珀尔修斯见状,将蔷薇皇帝旗扬起,躬身道:“请陛下发表开战宣言。”

    尼禄毫不迟疑,上前两步,将手中之间高高举起,吸引全军的目光。

    “呜姆——总之决战之时已至!现在正是吾等将士齐心合力之时!”

    “经此一战,余势必再度统一罗马!那些可恶的自封‘皇帝’的家伙们啊,今日正是冒牌罗马毁灭之时!”

    “战斗吧,余的士兵们!化作余的利剑,将冒牌者悉数打倒!”

    “余之利剑乃起源之热情(烈火),剑戟之声犹如环绕宇宙(天际)之星辰!为此声恍惚吧,然后歌颂吧,欢愉吧!余的利剑们啊!”

    “唔哦哦哦哦哦!”

    顿时,应喝之声四起,虽然人数居于劣势,但爆发出的气势和声音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能够来到这里的都是尼禄的死忠,她最信赖的近卫军。他们是尼禄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为了皇帝,即使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会退缩。

    那份高昂的士气,纵然身处两千年后迦勒底的迦勒底都能感受到,那是科技发达的现代绝对不可能感受到的东西。

    “全军——冲锋!”

    就在喊杀声达到巅峰的瞬间,尼禄长剑一挥,背后的士兵们毫不犹豫地冲向城门。带领他们的正是军队一直以来真正的指挥官圣女贞德。

    比贞德冲得更快的则是斯巴达克斯这辆人肉坦克以及吕布赤兔这对战场绞肉机,有他们在就算敌军的人数再多,也不可能阻止尼禄一方的攻势,除非——

    “感知到从者反应,很近,应该处于可视范围内。”奥尔加玛丽的提醒及时传来。

    话音刚落,城门上方,主城头最中央的位置,一道雄壮的身影凭空出现,仅仅是站在那里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