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宠妃逆袭手册 > 第134章 一言为定
    “主子,您就别取笑奴婢了!”

    缘巧坐在闵青柔身边,扭捏的道。

    “我可不是取笑你。缘巧,我是说真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你若真对魏统领没意思,那我再给你找别的!”

    闵青柔是打定主意要给缘巧找人了,缘巧见状只得点头道:“主子,别再为奴婢费心了!奴婢都听主子的!”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

    闵青柔说通了缘巧,这才放下心来。

    不知怎么回事,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提前安排一些,日后出事时,也就少忙乱一些。接下来若是一忙,她只恐怕再也不能分心了。

    独孤倾南很快传来回信,魏思明果然答应了与闵青柔的见面。地点依然是在落云山。

    这一日,闵青柔再次带着缘巧上山礼佛。听主持讲经论道直至日落西山才回到客房休息。

    入夜,闵青柔加了件厚披风,悄悄与缘巧出了门,往后山而来。

    后山老地方,独孤倾南已经在静静等候,见闵青柔主仆二人前来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将他们带到了后山一个隐秘的山洞里。洞里燃着篝火,一个看起来膀阔腰圆的壮硕男子蹲坐在火堆旁,他的左手握着一把长剑,右手正在往火里添柴。

    “魏侍卫。”

    魏思明站起身,望着独孤倾南身后跟进来的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女人,然后视线定格在前面那个女人身上。

    闵青柔伸手掀开斗篷,露出那张绝美的脸。魏思明望着她,眼里却浮现一丝疑惑。

    “你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事?”

    魏思明直直盯着闵青柔,怀疑的问道。

    “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闵青柔淡淡一笑,越过魏思明,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

    “不用拐弯抹角了,有话直说吧!”

    魏思明眉头一皱,回身望向火堆旁的闵青柔。

    “不用着急,你想知道的事,我会一一为你解答!”

    闵青柔抬手将一根木柴放进篝火里,抬头望向魏思明。

    说完这话后,她又转而看向独孤倾南轻声道:“独孤公子麻烦你带缘巧到洞口帮我看着些,我有些话想单独对魏侍卫说!”

    “柔妃娘娘,你确定不需要我在场?”

    独孤倾南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他在关心这个柔妃娘娘吗?这个女人神神秘秘的,总让他莫名其妙的升起奇怪的感觉。

    闵青柔对独孤倾南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笑道:“独孤公子,魏侍卫虽然武功高强,但却不是一个会胡乱出手的人,你放心就是。”

    “好,那你们慢慢谈,我去洞口帮你们把风。”

    独孤倾南这才点点头,和缘巧一前一后站到洞口去了。

    “你到底是谁?”

    独孤倾南走后,魏思明再次迫不及待的追问了出来。

    这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又熟悉又陌生。他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确定自己以前并不认识她,可是那些熟悉感从何而来?

    “我是齐王府的柔侧妃,魏侍卫没见过我,但我却认识你。”

    闵青柔淡然一笑。

    “昔日旧主,何解?”魏思明盯着她,问道。

    “当初有人曾承诺过你一件事,但现在她不在了,所以托我帮她兑现这个承诺。但是,”闵青柔说到这里顿了下,才又道:“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魏思明有些迟疑的问道。

    “我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你帮我找到我要找的人!”

    闵青柔看向魏思明,淡淡道。

    “你要找什么人?”魏思明皱了皱眉,心头却暗暗吃惊,这个齐王府的柔妃娘娘,为什么会知道成王府这么多事?

    闵青柔抬头看着魏思明,许久后,终于缓缓吐出一个名字:“咏荷。”

    魏思明的瞳孔立刻缩紧,盯着她问道:“你为什么要找她?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帮我找到咏荷,我就帮你找到你想要找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人?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魏思明越来越疑惑,当初的事知道的人极少,为什么这个柔妃娘娘会这么清楚?

    “你说的‘她’是指谁?”闵青柔微挑眉问道。

    “何必明知故问?”魏思明道,脸上的疑问显而易见。

    “成王妃独孤倾月。”

    闵青柔轻轻吐出这个名字,然后看到魏思明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我只能告诉你,我跟独孤倾月有很密切的关系,她的事我全都知道,其他的你就不要问了!既然她答应过你帮你找到梨秋,我就一定会帮她达成这个承诺!”

    闵青柔郑重的对魏思明道。

    魏思明僵直的身体缓缓蹲了下来,他望着面前跳跃的篝火,觉得自己死了多年的心忽然也开始跟着蠢蠢欲动。

    “你知道……秋儿在哪儿?”

    问出这话的时候,魏思明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

    当年,为了这事,他差点背弃成王司徒赤,是独孤倾月苦劝,并承诺帮他找回梨秋,他才勉强答应留下来。

    梨秋,是成王府的一个舞姬,因为舞跳的好被成王下属从地方搜刮过来进献给了成王,但是成王司徒赤并没有好好珍惜这个可怜的女人。反而在腻了之后,准备将她当礼物送给别人以达到利益交互。

    也是孽缘伊始,冷漠无情的魏思明偏偏就喜欢上了这个舞姬。当时还是独孤倾月的她,也已经看出这个成王侍卫对梨秋的与众不同。她很同情两人,于是在得知成王司徒赤想将梨秋送给朝中一位六旬权臣做小妾时,极力劝阻,并婉言向司徒赤表达了魏思明和梨秋的事情。

    没想到司徒赤表面应承,私底下却暗暗将梨秋送去了那权臣府邸任他将梨秋一番糟蹋,梨秋被送回来时,神情恍惚,几乎失了心智。

    当时她愤而质问司徒赤为何如此做,既然答应了成全魏思明,为何还将梨秋送去交易?

    可司徒赤却满不在乎的道:“一个卑贱的舞伶而已!能为本王效力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今我放她自由,便宜魏思明了!”

    独孤倾月当时真是气的不轻,她真的想不到司徒赤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对于自己忠心耿耿的下属,他竟然如此鄙视,他到底有一副怎样的心肠?

    梨秋回到成王府后一病不起,后来更是莫名其妙失了踪。然而司徒赤对此事却毫不在乎,还故意对魏思明安慰道:“一个被玩腻了的贱人而已,以后本王送你一个更好的!”

    魏思明至此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一怒之下就要离开成王府,就算违抗圣旨也不愿再为司徒赤效命。

    独孤倾月苦劝良久,并承诺他一定会帮他找回梨秋这才让魏思明答应留下来。

    闵青柔惨淡的笑笑,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太傻,为了这样一个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人,居然鞠躬尽瘁,还妄想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她现在才明白,司徒赤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为了他自己的权势地位他可以牺牲任何人!

    后来,经过她苦心寻找,终于让她找到梨秋了!

    让她愤怒的是,司徒赤竟然将梨秋秘密送到了地方上一个窑馆去惨度余生!

    她将梨秋接了出来,好生安顿了下来,但梨秋不肯再见魏思明,觉得自己肮脏的身子不配跟着他。

    独孤倾月架不住梨秋哭求,只得暂时将她的消息隐瞒下来,想着日后再慢慢开解。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她再做什么,就被轩辕无珍陷害一命呜呼!

    “你知道咏荷在哪儿吗?”

    闵青柔问这话的时候,声音也不自觉微颤了起来。

    魏思明望着闵青柔许久,终于点了点头。

    “你带我见秋儿,我帮你救咏荷。”

    “好,一言为定。”

    闵青柔点头。她知道魏思明一定会答应她,因为梨秋对于他,就像咏荷对于她那般重要。

    第二日,闵青柔便带魏思明来到京郊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心性冷硬的魏思明在一座碧瓦红墙的小院里看到那个头包青巾,宛如一个普通农家女的身影后,竟然微微湿了眼眶。

    “你……你……怎么……?”

    梨秋回身看到静静伫立在门口的魏思明,失手打翻了手里的菜篮,篮子里的青青绿菜撒了一地。

    魏思明喉口滚动了下,大步走了进来,走到梨秋面前,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梨秋泪流满面,靠在魏思明眼里,哭的肝肠寸断。

    自从被成王妃安置在这里后,已经一年多了,她再也没见过任何人!

    没有人再来打扰她,也没有人再来欺负她,她的日子恢复了平静,除了心底偶尔还升起些牵念,她再无所求。

    前半生有如噩梦一般,后半生她能这样安稳,还求什么呢?

    可是老天终究还是怜悯她,居然将魏思明送了过来!她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见到他!

    两人相拥痛哭了许久,终于恢复了些心情。

    梨秋连忙追问:“你怎么会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齐王府的柔侧妃带我来的。”魏思明回答。

    “齐王府的柔侧妃?她是谁?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梨秋惊讶的望着魏思明,她在这里的事,只有成王妃知道啊!

    “你不认识她?”魏思明诧异道。

    梨秋茫然的摇摇头:“不认识啊!”

    “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她是受成王妃之托,带我来找你的!”

    魏思明回答。

    “原来是王妃所托。”梨秋这才明白过来。转而又问道:“王妃她还好吗?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自从她将我送到这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咏荷来给我送些钱物。可是近半年来咏荷一次都没来,还好王妃以前送的东西都还有很多,我也不缺什么。”

    魏思明的眼神却蓦然黯淡下来。

    他根本不知道独孤倾月安置了梨秋!他若早知道的话,当初绝不会坐视成王那样毒害王妃!

    梨秋失踪后,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他一度认为梨秋已经被司徒越秘密处死了,而当初承诺他的话,不过是为了笼络他做出的幌子罢了!

    所以,他恨成王,也恨独孤倾月!才在司徒赤和轩辕无珍陷害她时选择了漠视。

    而当初,司徒赤处置咏荷时,他也是知道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袖手旁观的两个人,却是救梨秋性命的恩人!

    此时此刻,他才万分懊悔,如果他当初他出手救下独孤倾月,说不定他早就和梨秋团聚了!

    是他误会了成王妃!

    “思明,王妃呢?她还好吗?”

    梨秋见魏思明神色有异,忍不住抓住他的衣袖问道。

    “王妃她……已经薨逝了。”

    魏思明抬起头,低低道。

    “什么?王妃她怎么会……”

    梨秋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不敢置信的望着魏思明。

    “半年前,王妃小产大出血而死。”

    魏思明低下头,黯然回道。

    “当真是小产而死吗?魏侍卫,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成王妃到底是怎么死的!”

    一道浅淡声音响起,闵青柔走了进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