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 第八十四章 还真不够她捶的
    “你骗我!”

    电影看完后,田蕊一直在打何远。

    何远没骗她,这确实不是什么恐怖电影。

    但里面的怪物很狰狞,场景也有些阴森。

    气氛渲染很到位。

    哪怕何远一个大男人,在第一次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心里也是拨凉拨凉的。

    “好了好了,已经结束了,不怕不怕。”何远拍着田蕊的背,轻声安慰。

    田蕊抹了把眼泪,看到何远,心里又来气儿了,抬起腿就是一脚。

    “下次你要再骗我,我就把你给……”田蕊举起手刀,对着何远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道。

    “好好好,下次咱不看这个了。”何远连连答应,说着叹了口气,“这部电影拍的蛮好的,剧情很给力,基努也很帅。”

    “哪儿好了!好好一个商业电影,拍的跟恐怖片一样!”田蕊气的跳脚。

    何远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徘徊。

    刚才有几个比较恐怖的场景,吓的田蕊在沙发上一阵乱跳。

    此刻她披头散发,衣服凌乱,浑身春光四***致的锁骨都漏了出来。

    有人说,要想和一个女人快速增进感情,就带她去看恐怖电影。

    看到吓人的地方,她就扑在你身上大叫,这样你就可以和她进行肉体上的接触了。

    何远亲身实践了一下。

    舒不舒服他不知道,不过身上倒是挺疼的。

    这么一闹下来,两人算是彻底没了力气。

    晚上随便吃了点,然后沿着河边散了会儿步。

    中途,余鹏程把入住名单发了过来。

    何远扫了眼,回了个消息,表示知道了。

    回家后,何远整理了下屋子。

    稍微打扫了一下,将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然后设置好闹钟。

    之后,他们躺在床上,聊聊天,刷一刷手机,相拥而眠。

    第二天,何远按时起床。

    梳洗完毕,将一切整理妥当之后,何远叫田蕊起床。

    吃完饭,两人出门,开始进行今天的采购。

    “鹏鹏他们什么时候到?”

    车上,田蕊有些小兴奋,不停的问这问那。

    按理说,她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不应该这么兴奋。

    但给酒店做,和帮自己男朋友做,那是两码事儿,感觉都不一样。

    “他们自驾游,自己开车。早上九点出发,要两个来小时,差不多十一点多到,刚好可以吃午饭。”何远一边开车,一边道。

    “要这么久啊,午饭是我们做吗?”田蕊问。

    “嗯。”

    “那么多人的饭菜,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烧菜比较多,再磨个豆花,弄点香肠腊肉,炒几个蔬菜,差不多了。”

    “你去哪儿磨豆花啊?”

    “村里有人弄,就几步路。出点钱,买一点,便宜又新鲜。”何远道。

    何远从小就不在农村生活,很多条条道道都不太清楚。

    其实村里还是有很多东西的。

    这阵子何远转了不少地方,多少也熟悉了一些。

    别的不说,像是一些瓜果蔬菜,以及一些新鲜肉禽,在村里都能找到。

    村里还有个酒厂,用高粱蒸的白酒,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酒香。

    平时他们也会挑一些东西,去附近的小镇,或者直接去县里摆摊售卖。

    何远去菜市场买的东西,指不定就是从村里运出去的。

    虽然何远起了个大早,但菜市场已经有很多人了。

    除了附近过来买菜的居民,还有很多小商小贩,在位置上叫卖。

    小小的一条水泥马路,被堵的水泄不通。

    各种私家车,电动车,在狭小的空间中穿行,看着特别危险。

    何远牵着田蕊,在人群中穿梭。

    除了要注意拥挤的人群之外,还得注意脚下。

    因为年久失修,路面上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坑。

    还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水,混进坑里,脏兮兮的。

    要有车子从上面开过,溅起一层泥水,落在旁人身上,骂人都没有用。

    人家才不会管你呢,早就开走了。

    何远就见到好几起这样的事故,那骂的才叫一个难听哦。

    所以,为了不被溅到泥水,何远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好不容易买好了菜,回来的路上,还是差点出了事儿。

    一辆电瓶车,风驰电擎的从旁边飞过,差一点就刮到田蕊身上。

    何远眼疾手快,一把将田蕊拉了过去,这才没有被电瓶车刮到。

    “你这人怎么骑车的!”何远冲那人背影大吼。

    那车主停都没停,车子在人群中晃了几下,就见人群中一阵骚乱,四周响起一阵骂声。

    “算了算了,我也没事儿,赶紧回去吧。”田蕊拉着何远劝道。

    “不是,这人脑子有病吧,哪儿有这么开车的。”何远心里不平。

    何远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要是这车刮在他身上,他估计笑笑,也就过去了。

    但关键是差点刮在田蕊身上,他就有些忍不了了。

    “别跟垃圾人计较,不值得。”田蕊摇头道,见何远冷着一张脸,田蕊道,“你不要跟这种人置气,只会把你自己气伤的。就跟那些街头小混混一样,能不搭理就不搭理,要是遇上心理扭曲的,直接给你来几刀,他是进去了,你也受伤了,划的来吗?要是伤到哪里怎么办?给钱也医不好。”

    “那以后我们再遇上这种事儿怎么办。”

    “当然是走啊,不然还能怎么办。这种人本来就是人渣,专门出来恶心人的,自己过的不好,也要让别人不好过。你总不可能去打他吧?你要是打了他,回头还要给他付医疗费,多麻烦的事儿,而且你还不一定打得过他。”

    何远乐了:“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

    田蕊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就你这小身板儿,别说那些混子了,就连我,你都不一定打得过。”

    说着,田蕊还比划了一下胳膊。

    还别说,靠着健身瘦下来的田蕊,身材那是相当好。

    外表上,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那肌肉,鼓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架势。

    线条特别流畅。

    也就是平时打闹的,时候她没怎么用力。

    不然就何远那身板儿,还真不一定够她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