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 357、比如,求我?(1)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紧盯着她,什么样的表情都有,但每一个人都不少的,就是震惊。

    寒愈就在她和席澈的对面位置,听到她这样直言,搭在腿上搓着的核桃已经停了下来,目光落在她脸上,面无表情。

    片刻才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嘴角,意味不明。

    甭说是寒愈,其实连林介也没料到她会直接挑明身份。

    “千千。”席澈和她离得近,声音压得很小,那里面的意思她听得明白。

    她张口就说席氏将会是洛森堡对外商业的第一个入幕之宾,对他来说确实很突然,完全以为那是她缺乏考虑、为应付这帮人的话。

    但夜千宠冲他浅淡一个笑意。

    她不是开玩笑的。

    洛森堡要在华盛顿成立一个驻外使馆,经济是根本,她想过,席氏在华盛顿的唯一分公司,可以作为她对外行商的第一个对象。

    毕竟,席澈这么多年帮她也不容易,何况这次又因为她而遭受为难。

    商会的理事等几人还在一脸发懵,只听过洛森堡之前好像是换届了,但是新一任女王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过,加上洛森堡对外没有任何活动,新闻是根本挖不到的。

    结果她坐在这儿张口就把这么大价值的新闻说完了。

    哪能反应过来。

    夜千宠继续看了他们,道:“席氏其他方面都没有问题,唯独一个疑似行贿停滞了加入商会的进程,我现在想从头到尾听整件事经过,不知道可不可以?”

    她看向慕寅春,“慕先生正好把公安的人也带来了,咱们就看看你的证据到底是不是足够有力?”

    慕寅春来这一趟本来就是临时接到授意,所以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之前不知道她的身份,所以觉得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一听她竟然是满世界无论哪个国家领导人都想讨好的人,他能不慌么?

    席氏竟然是她看中的企业?

    也就是说,如果席氏真的出事,那他就是洛森堡第一个敌人?

    可如果他不继续构陷席氏,那得罪的就是寒愈这尊大佛。

    左右都没办法权衡。

    他稍微转头看向寒愈。

    可男人看似只专心的看戏,搓着的核桃都没有停下来。

    倒是给他一点示意啊?

    寒愈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但既然事情都已经被她推到了这一步,也集齐了这么些人,那就只能继续。

    他不在乎这件事到底是哪一个结局,于他来说,什么损失都没有。

    哪怕慕寅春的证据不足,被认定刻意构陷席氏,慕寅春也不敢把他吐出来。

    如果慕寅春成功,那自然是好,席氏再一次垮了,这一次,恐怕没那么容易站起来?唯独,如果席氏真的出问题……

    她会不会恨他?

    别人正就【席氏行贿】的事谈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就坐那儿悠悠的看着对面的女子,想着找个问题。

    他是想靠近她的,倘若她恨他,那可不是好事!

    “慕先生这监控确实截取得挺好。”夜千宠看了慕寅春提供的视频。

    难怪都说席氏行贿,人家是有备而来,所谓眼见为实,谁看了都会以为席氏确实这么干了。

    而且这种事在商界也不是个例,很多事情都少了这样的金钱意思意思,只是司空见惯,所以没人举报而已。

    她也笑了笑,“但是,监控有了,却听不到视频人物的交流内容。”

    “在这笔钱交付前,比如你跟席氏宋经理说了什么?这里面的资金总额又是多少?现金看着不多,会不会还附赠了银行卡,你都上交了么?”

    慕寅春听着她说得越来越离谱,明显急眼了。

    可是又想到她的身份,放在桌上的手握了又握,怒气冲上来又硬生生的压下去,只能瞪着她,“阁下说话,可得有真凭实据!”

    夜千宠点头,“确实,不能红口白牙乱说,可慕先生的证据本身就漏洞百出,我有这样的疑问,难道在座的各位没有?”

    她这么一说,正常人都会觉得这些都是漏洞。

    于是,所有人沉默。

    夜千宠继续轻描淡写,“假设交付这笔钱之前,是你出于私心主动引导宋经理行贿的呢?那你的罪可也不轻!”

    “我没有!”

    果然,一说到罪,犯法,慕寅春就特别紧张。

    夜千宠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浅笑,“我也没说你一定做了,只是疑似,你能疑似席氏行贿,我难道还不能?”

    继而,接着道:“又或者,就如我之前所说,资金数目不清,里面有没有夹带银行卡,你举报席氏的时候拿出了多少?自己手里又留了多少?”

    慕寅春有气没处发,只能拔高音量,“我说过了,我没有!阁下就算身份尊贵,也无权这样诽谤我吧?”

    夜千宠倒是从善如流的点着头,“也只是疑似。”微勾唇,“但是你要知道,如果真的查到这类问题,你的问题和席氏同样严重,十年、八年牢饭恐怕是少不了的。”

    慕寅春咽了咽唾沫,盯着她,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他这么紧张,夜千宠觉得吓也吓唬够了,说得口干,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水。

    寒愈看着她这坐镇的模样,把人牵着鼻子吓了一通,连带商会其他理事都抱起了怀疑态度,也薄唇微弄。

    为了席氏,她带病也真是尽心尽力。

    看着她抿了一口水,男人目光落在她脸上,正好见她柔眉轻轻蹙了一下,柔唇抿着。

    他现在知道了,她不喜欢喝凉水,加上生病,多半,是那杯水已经凉了,可已经到了嘴里,咽又咽不下去,吐出来又不合适。

    所以她脸色略微难忍。

    男人手里的核桃停了下来,甚至下意识有了要起身的动作。

    却见那头的席澈已经抽了一张纸巾垫在手心,朝她的嘴边伸过去,自然得好不见外,示意她吐在他手上就行。

    男人起势顿住,目光无意识的紧了紧,连带手里的核桃都有些硌手了。

    一桌子的人,就看着席澈那么一个本该是惊人听闻的行为,却十分自然,都在瞪着眼睛看。

    寒愈似乎知道满月楼为什么要在他耳朵边唠叨一整天把她接回去了。

    林介已经去换了一杯热水。

    夜千宠无视那些人的目光,只是继续看了慕寅春,吓唬够了,也缓了这两分钟,她又话锋一转:“慕先生没有要更改的了?我听席氏宋经理说了,这钱是你朝他要的,作为申请入会的各项损耗周转?”

    夜千宠特意改了用词,改为入会申请各个程序之间需要的正常周转了,就看慕寅春愿不愿意走她给的台阶。

    吓了一通,再这样给台阶,等于给慕寅春一颗甜枣。

    偏偏这事不是慕寅春能决定的,他抿着唇,拧眉看向寒愈。

    寒愈听到她说话了。

    想到了冯璐的话,她无能?

    谁说她无能了,她确实聪明!

    给慕寅春一个台阶,解救席氏水火,皆大欢喜,慕寅春大概还得感恩戴德。

    这会儿,她也在看寒愈,因为知道要他发话。

    偏偏寒愈只是和她对视着,面无表情,从刚刚看着席澈和她的行为开始握紧的核桃,到现在没再转过。

    沉冷的眸子似是只一句话:如果我就不松口呢?

    夜千宠看着他,略微吸了一口气,也转了视线。

    刚刚林介给她去换水,回来的时候贴在她耳边说了句:“央媒过来了。”

    她紧了紧手心,寒愈今天是势必要把席氏弄死?

    只要出了这个会议室,席澈面对的就是媒体,央媒都过来了,他可真是不留余地!

    偏偏,席氏确实没有可以自证清白的证据,这个男人就是料准了这一点,一定要让事情在今天有个结果了?

    果然,他慢悠悠的开了口,“说了这么半天,慕先生举报的证据是疑似席氏行贿,席氏自证的方式是疑似慕先生受贿,双方都说不明白,那就交给法院去办。”

    夜千宠咬了牙看他。

    这件事她绝不可能让上升到那个层面!

    否则更难挽救。

    心里气,但也不得不长长舒一口气,放低语调,“还一个下午的时间,不急,午餐时间也到了,要不先吃个饭?”

    男人已经直接从椅子起身,“听闻席氏员工餐是出名了的有良心。”

    夜千宠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说要出去吃,否则媒体绝对冲出来了。

    一行九个人加上席氏的秘书一起去的食堂。

    职员也知道今天公司里有事,在食堂看到他们九个基本是就都避到想对较远的桌子才坐下。

    夜千宠感冒,胃口本来就不好,加上因为这件事,更是吃不下饭。

    席澈给她盛了一碗汤,“不比家里的,但也不差。”

    她勉强笑了一下,接了。

    也就喝了那碗汤,饭是没吃几口。

    但她不是第一个离开餐桌的。

    她低着头慢慢喝着汤的时候,能感觉对面的定在她身上的视线,继而寒愈从桌边站了起来,嗓音透着冷意,“抽个烟。”

    夜千宠手里的动作一顿。

    抽烟?

    她心头猛跳。

    刻薄男不抽烟的,压着几分激动,她在想,难道是伍叔回来了?

    “我去趟卫生间。”放下勺子,她也从桌边起身,又看了席澈,“我吃完了,一会儿直接回会议室。”

    然后稍微快步的离开了餐厅。

    林介紧着步子跟在她身后,“夜小姐,不舒服么?”

    夜千宠没回头,只是道:“没有,找寒愈去。”

    她原本的朝着吸烟区去的。

    但没见到他,最后在员工喝茶的休息区见着了。

    男人手里依旧握着核桃,单手插兜站在窗户边,抬眸朝她看过来。

    夜千宠原本的激动落了回去,他没去抽烟去,那就是不抽烟,刚刚的话完全是为了引她出来。

    走过去,她神色清淡,“有事?”

    男人听了这话,唇畔冷冷的动了一下,“我倒以为,你有话要跟我说,比如,求我?”

    “求你?”夜千宠忍不住笑了一下。

    男人低眉看了她,“席氏是没办法自证清白的。”

    她微仰脸好跟他对视。

    “所以你是铁了心,今天出了席氏,就席氏扔给媒体去践踏?”

    他侧过了身,看向窗外,大概是默认了。

    片刻,才淡淡的一句:“昨晚不是说了让你回来么?你回来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

    这话听得夜千宠又气又好笑,“不知道还以为你爱我爱得要死了,我一个晚上不回去你就拿一整个企业来发火?”

    果然整个就一神经病。

    男人忽然把视线转过来,唇畔勾了一下,“是挺喜欢了!”

    她这么聪明,很容易让人有兴趣的。

    他五官过分冷峻,这样的一个勾唇,只会让人感觉他是那种邪恶、不怀好意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