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闪婚总裁不专情 > 第三十三章命里劫数

第三十三章命里劫数

 热门推荐:
    谁教我的身体不争气,每次都不得不跳进他挖的坑里,齐悦在他怀里扭扭咧咧的,换来的是他的轻声威胁:“我本来很困,你一来就精神了,要不,咱们继续互相玩弄。”

    “想得美,本小姐今天既伤心又伤身,哪还有精力陪你玩。”齐悦边说边用力弯曲膝盖,陈寅然只觉关键部位隐隐作痛。

    “这么狠,不怕弄断它,让你守活寡。”陈寅然看她的眼神带着玩味。

    “永远怀不上你的孩子,我才能走的洒脱。”齐悦大声呛他一句,侧身背对他,也就看不见他眼底的无限感伤。

    空气在刹那间沉寂,不一会,她睡着了,他把她轻轻扳过来,修长指尖在她白皙的面颊上缓缓游走,最后停留在她胸口,“齐悦,你的心什么时候才能装进我?”

    清晨时分,齐悦被一阵不停响彻的手机铃声吵醒,不一会,就听见他不耐烦的声音:“爸,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昨天我真的在出差,我妈给我打了电话,我才匆匆忙忙赶回来的。”

    “然然,你是不是爱上她了?”接下来的这句话,让陈寅然刹那间起身,朝卧室门口走去。

    我爸多精明,肯定派人监视我们,昨晚发生的一切,他铁定知道了。

    陈寅然从卧室出来,走进了齐悦的房间,站在窗边瞅着清冷的花园,慢条斯理的回了他:“爸,我的事,你最好别管。”

    “我不管能行吗?你被叶紫骗了这么多年,如果再被她骗,以后肯定对女人没兴趣了。”陈东华的声音带着苦口婆心的味道。

    “就算被她骗,我也已经回不了头了。”陈寅然大声说完,果断挂了电话。

    臭小子果然被齐悦迷住了,这样也好,以后孩子出来,也有个和睦的家庭,陈东华想着想着,绷紧的唇角露出了笑意。

    冬日里什么都是冷的,只有心是热的,陈寅然返回卧室的时候,装睡的齐悦翻了个身,却被他一下扳过,“我妈不确认你真的怀孕,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一会跟我回家。”

    “已经好多次了,一点反应都没有,陈寅然,你到底行不行啊?”齐悦甩他个白眼,下巴马上被他用力抬起,“齐悦,敢质疑我的能力,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他说完,薄唇立刻封住她的嘴,缠绕着她舌尖的同时,他的身体如火撩过,手轻轻扯开她的睡衣,修长的指尖在她肌肤上缓缓游走。

    微微的战栗从头灌到脚,她不甘心束手就擒,抬手架开他的手,他厚颜无耻的转移了战场,开始了更让她心惊肉跳的轻抚。

    当彼此的身体控制了思想的时候,她听见他在耳畔的轻语:“齐悦,你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

    缠绵时的甜言蜜语最让人印象深刻,多年后,她一直记得,可是已经物是人非了。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先开车带她到处转了转,买了些合身的衣服,才把她送去了父母家,在家门口下车的时候,小声叮嘱她:“别跟我妈硬碰硬,嘴甜点,她就不会为难你了。”

    “我从来不讨喜,不会说那些虚情假意的话。”齐悦喷他一句,转身进了门。

    常师师对她的到来熟视无睹,她也乐得清闲的上楼去了,无聊的在床上躺了会,她伸手拉开了床头柜,一本封面精致的相册跃然眼前。

    陈寅然从小到大都很帅,只是没啥和女生的合影,就算和叶紫同框,也是不苟言笑。

    “陈寅然,你是不是面部抽筋了,和最心爱的女人合影,都没个笑脸。”齐悦看着看着,轻声鄙夷一句,不一会,相册看完了,放回去的时候,下面好像有本日记。

    “偷窥别人的心思最刺激了。”说笑中,她翻开了第一页,第一页上面没写字,只有一片泛黄的银杏叶片。

    “叶子也就是叶紫,没想到,他这么浪漫。”轻语过后,她翻开了第二页。

    “那天在图书馆碰见的女生竟然和我一个系,仔细打听过了,她叫叶紫,几次装着和她偶遇,她都对我视而不见,还和同行的男生笑逐颜开。我也不是没女生追,偏偏对她情有独钟,难道是想释放身体中的能量?”

    日记中的他是个青涩的男生,哪像现在这样厚颜无耻,他以为她和他一样纯洁,哪知道是她教会他成为真正的男人,万般失望之余,他这样写道:“叶紫,我不是你第一个男人,但我希望,成为你最后的男人。”

    这么刻骨铭心的爱,他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合上日记的那刻,她心里的悲伤不断扩大,“陈寅然,看见了这些,我怎么可能是你的?”

    她在这里无限感伤,陈寅然在公司却精神充沛,现在离元旦不到半个月,各种事都堆到了一起,一晃就是一上午,中午休息的时候,他给齐悦打了电话,她的声音突然冷了,他想追根问底,她马上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难道又和我妈吵架了?”

    整个下午他都心神不宁,五点多,他忍不住下班回了家,客厅里的平静,让他确认家里的两个女人平安无事,只是齐悦看他的眼神很怪异。

    晚饭后,他们回到房间,她眼都不眨的盯着他看,看了好久,才愣愣的说了句:“陈寅然,叶紫是你命里的劫数,我是你命里的什么?”

    “你今天怎么了?”他摸不着头脑的反问一句。

    “先回答我!”她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眼神也阴厉起来。

    不对劲,他环视房间一圈,终于发现床头柜上的照片移了位,她肯定看了相册,下面还有日记,他的心即刻清冷如冰。

    “你看了我的日记?”他小心翼翼的轻问,换来她冷冷的笑意:“陈寅然,你说的对,我们就是互相玩弄,最好谁都别对谁上心。”

    真是大意失荆州,他看了她几十秒,回以她更冷的微笑:“齐悦,叶紫是我命里的劫数,你就是我命里的煞星,我唯恐避之不及。”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齐悦伸手拽过枕头朝他砸去,“陈寅然,你最好滚远点,最好让我永远看不见。”

    他没有答她,一出卧室就靠在过道雪白的墙上,无奈闭上了双眼,“齐悦,现在在我心里,你比她更重要。”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