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闪婚总裁不专情 > 第四十八章无耻之人

第四十八章无耻之人

 热门推荐:
    陈寅然昨天明明和她在一起,今天怎么扔下她开车走了?施奇昨晚虽然心灰意冷,还是不放心她,一晚上都在医院附近转悠,今早又去护士站打听她的消息。

    当他得知她流产的消息,失落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在医院花园一角休息的时候,突然看见匆忙的陈寅然,进去没多久,他怒气冲冲和一个中年女人出来了,只是齐悦不见了。

    “齐悦怎么没跟他一起走?”施奇边想边说,人也从座椅上站起来,不对,难道他和齐悦吵架了?

    他马上冲进了住院部,来到齐悦所在的503病房,看着呆坐在病床边的她,一脸的苍白,失神的瞳孔,还有乱糟糟的乌发,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她竟然成了这副模样,他的心不觉狠狠一痛。

    “齐悦,自从和他在一起,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现在他却抛下你走了,我真替你不值。”施奇看了一会,气恼的转身走到了过道的窗户边。

    冬日的凋零,容易让人心生惆怅,看着看着,他握紧拳头狂砸两下窗框,“齐悦,既然他不管你,我就不客气的接手了。”

    从窗边折回病房,她已经走了,他急急忙忙的朝过道尽头冲去,还好她走的不快,没一会,他就看见她了,为了不让她发现,他故意和她相隔五米的距离。

    齐悦走的那条路通往豪城,身无分文的她只能不停的走啊走啊,直到伤口牵扯得太痛才停下来,轻轻靠在街边电杆下的她,瞅瞅眼前的人来人往,舔舔干裂的唇角,自嘲道:“齐悦啊,齐悦,逞强也得有底气,现在好了,你要饿死痛死在街头了。”

    歇了一会,疼痛减缓了些,她又走了起来,人倒霉的时候,老天爷也不客气,没多久,疾风劲雨朝她扑面而来。

    “来吧,来吧,反正我命贱。”她边说边抬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朝前狂奔而去,还没跑到一百米,她就脆弱的倒地了。

    嘴里瞬间灌满了泥浆水,苦涩的滋味一个劲的往胃里钻,她不甘这么趴在地上,拼劲全力想要站起来,可惜不能如愿。

    “陈寅然,不爱你,我就不会这么狼狈,这么卑微,我依旧是那只想要高飞的小鸟。”瘫在地上的她气馁的说着说着,止不住泪流满面。

    这种时候她想的还是他,不远处的施奇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使劲摇她:“齐悦,他弃你不顾,不配拥有你。”

    他们多久没联系了,他竟然出现在这,难道他一直跟踪我?那我被人侮辱的事,他也知道了,如果告诉我妈……

    “施奇,你跟踪我,到底想要干什么?”齐悦神情戒备的看着他。

    “我想干什么,你从来都知道,就是不肯给我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怎肯错过?”施奇冷冷的看她一眼,把她从地上抱起,朝街边最近的旅馆跑去。

    他用最快的时间办完住宿登记,拿卡开门之后,抱着她冲进浴室,给她脱衣的时候,她一把按住他的手,“我已婚,你未婚,你给我脱合适吗?”

    “合适?齐悦,这种时候你给我说合适,我今天偏不信邪,就要给你脱。”他担心她发烧,她却担心他偷看,施奇瞬间火冒三丈,一把扯烂她身上拧出水的衣服。

    以前无数次幻想过这种场景,真的出现在眼前,根本无心欣赏,他心里的想的是不让她被水长久浸泡的伤口发炎。

    感觉到她冰冷的身体有了温度,他立刻用浴巾裹着她出来,把她平放在被窝中,他小声威胁:“待在这里别动,我现在去买药,如果逃跑,我马上给陈寅然打电话。”

    “施奇,你无耻!”

    “认识这么多年,才知道我无耻,也不晚。”他轻挑着浓眉,朝她淡淡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

    一出去,他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十分钟后,他回来了,淋了雨的齐悦已经发烧了,脸红得像苹果。

    “齐悦,快起来吃药。”他撩开被子扶她起来,她的身体软的像棉花糖。

    “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我是灾星。”齐悦眼神迷糊的抬头望他。

    “我不管你谁管你,张嘴。”

    她毫不理会他的话,反而紧咬着嘴唇,心急的他把药片和水放进嘴里,把她摁倒在床,用力掰她的嘴,当药片在她嘴里飘荡,她的眼神猛然清晰。

    “我的吻要送给最爱的人。”他近在咫尺的眼神中温情泛滥,她却惶恐无比的推开他,“施奇,你疯了。”

    “这个吻,如果在十年前送出,你就是我的了。”他从床上起身,当着她的面脱掉衣服,紧致的后背中央,一个红色的悦字刹那间呈现在她眼前。

    “这是我十五岁时纹的,那年夏天酷热无比,你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在我房间里走来走去,空气中一直飘荡着青春的气息,那晚爆棚的荷尔蒙,让我彻夜难眠,我暗自发誓,一定要拥有你。

    谁知造化弄人,不久,你爸死了,你成了家里的主心骨,再没心思想其他事了,再后来,你走进了他的视线,最后成了他的女人。”

    他平静的说完,缓缓穿好衣服,朝浴室走去,她愣了好一会,终于回过神来,“不行,我不能被他迷惑,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翻身躺下,耳畔再次响起他刚才的话,想着想着,她突然睡着了,施奇从浴室出来,跪在床头一遍遍的亲吻着她,“悦悦,这样的机会真难得。”

    吻够了,他掀开被子上床,侧身注视着睡梦中的她,她的手下意识的挥了挥,接着解开了裹在身上的浴巾,“热,好热。”

    抬手一摸,她烧得厉害,他刚想起身去浴室拿毛巾给她退烧,她却把他拦腰抱住,他浑身一颤,“齐悦,别这么诱惑我。”

    轻喘中,他掰开她的手起身,拿了毛巾从浴室出来,敷在额头上给她退烧,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烧退的时候,已经半夜一点了,他再也无法入眠。

    她的身体近在咫尺,时时刻刻在诱惑着他,他颤抖的伸出手,一碰到她的莲蓬之地,浑身如闪电过境,“这样的机会,此生或许只有一次,悦悦,请允许我无耻一次。”

    他轻声说完,手继续在她身体上延伸,直到进入禁区,她的眉头瞬间紧皱,痛,她一定是痛,他猛然清醒,冲进了浴室。

    冷水只能让思想降温,身体依旧炙热难耐,他不得不自己疏解,当舒爽来临的那刻,他瞅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苦笑:“施奇,你注定不是无耻之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