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闪婚总裁不专情 > 第八十八章突发意外

第八十八章突发意外

 热门推荐:
    埋在女人卷发缝隙中的那张脸异常平静,冷峻的目光把齐悦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忽略掉她晶亮瞳孔中隐忍的怒意,不慌不忙的开了口:“你希望我夜夜笙歌,我正在照办,不是,你黑灯瞎火跑出来是找我吗?”

    他的装疯卖傻,换来的是她双手紧握的拳头,他故意视而不见,薄唇不停的左右流连,心却在此时荡起涟漪。

    “找你有这个必要吗?陈总,请继续。”目光游离中,齐悦转身就走。

    差一步就逼出她的心里话了,陈寅然看着远去的她,突然跟自己较上了劲,左拥右抱的搂着女人往包房而去。

    齐悦走到酒吧门口,没听见身后有脚步跟来,下意识地扭头,看见的却是他走向包房的背影,隐忍的怒气瞬间爆发。

    她快步到他身后,伸手去扯他搂抱着的女人,他迅速扭头,嘴角轻扬,“齐悦在乎我就大方承认吧。”

    被他调侃,她索性放开了,“陈寅然,现在我丑了,你开始三心二意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我面前夜夜笙歌?”

    他以为她接下来的话是他心理期盼的那些话,哪知道她逼他就范,他反守为攻拽着两个女人就往包房走去,她快步紧跟而去。

    包房昏暗的灯光下,他迅速宽衣解带的同时,眼神一刻没离开她的脸,一颗颗奔涌而出的珠泪似一把尖刀刺进他的心,身边的两个女人故意不懂,扭动腰肢争先恐后的想要取悦他。

    我只要她的一句话,可惜她就是不肯说,那好我们都任性一次吧,他闭上双眼,紧抿唇角,身体猛然前倾。

    “陈寅然,你说你爱我,我现在看见的是什么?”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你想看现场直播,我正在照办,怎么,舍不得了?”轻语中,她上前一步死死拽住他,一旁的两个女人哪肯让她得逞,一人用力掰开她的手,一人把他瞬间扑倒在地。

    “不要,不要,放开他!放开他!”她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劲,弯腰把扑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到一边,由于重心不稳,她顺势倒进了他怀里,他立刻伸手把她紧拥在怀,“说你爱我,离不开我。”

    他深邃的眼眸中刹那间燃起火花,她还不肯就范,气恼中,他狂吻着她,还抱住她翻身上来,“我想要刚才那句话,你说不说?”

    和他分离这段时间,她终于想明白了,她爱他,看着他和别人相亲相爱,她会痛彻心扉。

    “陈寅然,我爱你,我要你这辈子都好好爱我,永远不离开我。”她睁大眼睛,一字一句缓缓从唇齿间流出。

    “只要你不弃,我永远都在。”他边说,边起身穿好衣服,随即从裤兜里摸出钱包,掐出几张百元大钞朝瞪着他们的两个女人撒去,“拿了钱,赶快滚。”

    那两个女人四目相对几十秒,随后穿好衣服出了包房,她们一走,他马上抱着她朝包房门口走去。

    施奇知道叶紫入狱的消息已经是两天过后的事了,没想到她这么狠,想要悦悦的命,他庆幸没和她同流合污。

    黄丽园看见电视新闻的第一个反应是心揪到了心口,还好悦悦没事,齐星没她心软,不耐烦的哼了句:“这次算你走运,下次没这么幸运了,豪门有什么好,明明过得很不开心,还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她要是走了,我们就得回老房子住,你愿意吗?”黄丽园生气的呛他一句。

    “卖女儿还有理了,懒得理你。”齐星朝她翻个白眼,往自己的卧室而去。

    把叶紫送进去,齐悦肚子里的孩子没人干扰了,陈寅然凭他坐稳了明信的头把交椅,常宁在办公室里气急败坏的咒骂:“陈寅然,这下你高兴了,没人和你抢明信了,真希望齐悦难产而死。”

    齐悦真是命大,这么整都没死,我还被他送进来了,叶紫没想到陈寅然这么狠,她这种阶下囚最不受人待见,牢房里其他人不知从哪听说她是富二代,进来没几天就围攻了她。

    钱财洗劫一空不说,身上的衣服都被她们扯得稀烂,她低头瞅着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抬头瞬间,眼底是深深的怨恨,“陈寅然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她的执念太深了,我也疏忽了,这些天刘星晨一直在自责,自责同时他又在心里羡慕着陈寅然,今生今世都不会有女人如此深爱着我。

    时间一晃,齐悦已经六个多月了,叶紫进了监狱,她也放宽了心,不仅面色红润了,人也长胖了,只要她心情愉快,胖点也没什么。

    放出去的消息是他还在美国进修,为了防止自己也跟着长胖,陈寅然每天清晨都在小区跑步,跑步回来,齐悦刚好起床,陪她吃完早餐,他就进书房查看公司的业绩。

    一切风平浪静到齐悦生产那天,午饭后,她突然说肚子疼,他马上开车送她去医院,仔细检查之后,医生说羊水已经破了,她被推进了手术室。

    原本打算让她顺产,一个小时后,医生决定剖腹产,陈寅然签完字,手术室里骤然安静。

    从小到大都没做过手术,自然不知道对麻药过不过敏,全麻过后,手术开始了,不一会,齐悦突然觉得钻心的疼,她瞬间睁开了双眼,正在手术的医生和护士愣了几十秒,迅速反应过来,麻药对她没用。

    “你,能坚持吗?”主刀医生贴着齐悦耳朵说了句。

    “坚持?肚子都划开了,不坚持能怎样?”满头大汗的齐悦看着她苦笑。

    陈寅然根本不知道手术室出了状况,好不容易逮住个出来的护士询问,“我老婆没事吧。”

    护士不耐烦的白他一眼,“麻药对她没用,她说能坚持,我们正在争分夺秒,希望孩子早点出生。”

    “你说什么?”护士的话,让陈寅然的神色瞬间凝重,他来不及细想,抬脚就朝手术室门口跑去。

    “你干什么,家属去外面等着。”

    “她胆小,没我不行。”陈寅然不顾护士的阻拦,一头扑倒在手术台前,双手紧紧拽住了齐悦的右手,“悦悦别怕,我陪你。”

    撕心裂肺的疼痛中,他英俊的面庞跃然眼前,“让你在外面等着,你进来干嘛?”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