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闪婚总裁不专情 > 第一百一十六章心有膈应

第一百一十六章心有膈应

 热门推荐:
    颓废了一个星期之后,陈寅然振作起来了,年关时节的各种应酬,他都事先吞服解酒药,免得被人暗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齐悦携子逃跑的事,常宁没两天就知道了,他暗中联络董事会的某些老头,又想逼他让位,都被陈东华强压下去了。

    为了稳住公司的局面,陈寅然在董事会上放出狠话,明信今年的利润提升百分之十,反正齐悦跑了,他可以一门心思扑在公司了。

    齐悦根本不知道她把陈寅然害得多惨,施奇把她送去高铁站的当晚,他们乘车去了上海,在上海待了两三天,又去了东北。

    东北太冷,一到那,英霆就发烧了,还感染了肺炎,没办法,他们只得待在东北给孩子治病。

    刚进医院的那两天,齐悦整晚都做噩梦,老梦见陈寅然一个劲的追她,她拼命跑啊跑,还是被他逮住了。

    “齐悦,那天的事,你总得让我有个解释的机会吧。”他的双眼遍布血丝,声音也沙哑不堪。

    “陈寅然,不用解释了,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我真的忍受不了了。”她硬起心肠呛他一句。

    “你忍受不了,还是被施奇灌了迷魂汤,别跟我说,和我在一起的这一年多,你从头到尾都在演戏,我今天很想看看,你的身心,到底需不需要我?”

    他突然把她拦腰抱起,快走几步,钻进他的车,随着车椅的倾斜,熟悉的气息把她整个围绕,热吻接踵而来。

    “悦悦,想我没?”他的柔声细语,瞬间徘徊在耳畔。

    她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陷进去,却身不由己的享受着他的轻抚,前戏足够,他开始攻城掠池的时候,她刹那间清醒过来,用力推他,“不要……陈寅然……求你放过我……”

    恐惧尖叫中,她睁开了眼,映入视线的是施奇关切的双眸,“悦悦,怎么,梦见他了?”

    不想他有更多的揣测,她结结巴巴的回道:“我,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施奇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介意她还想着陈寅然。

    齐悦的存款都给了母亲,英霆住院的费用自然是施奇出的,他在她面前表现得不计较,背地里却把陈寅然祖宗十八代都咒了个遍。

    齐悦也是偶然看见这一幕的,她清楚自己不能再任性了,脾气再好的男人,相处久了也会厌倦别人的孩子,除非她跟他结婚。

    她是携子潜逃了,不代表陈寅然会和她离婚,以她对他的了解,就算独守空房,他也会套她一辈子,更何况,和颜悦色的施奇总给她虚无缥缈的感觉,远不如成天和她吵闹的陈寅然来的真实。

    半个月之后,孩子终于痊愈了,孩子太小,齐悦决定去温暖的三亚,到三亚的当晚,正好赶上元宵节。

    褪去厚重的羽绒服,心情也变好了,齐悦抱着儿子从旅馆出来,沿途一直走走停停,东看西看,施奇有些不耐烦,催促她快点走。

    “齐悦,别看了,吃完饭就回旅馆,陈寅然的人一定还在找你,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知道了。”齐悦收回到处张望的目光。

    跟着施奇在街边一家小餐馆坐下,摆上桌的饭菜味道也不合口味,勉强吃了几口之后,她抱着儿子起身,施奇急忙结账。

    回旅馆的路上,施奇觉得刚才有些过分,轻轻惭愧一句:“齐悦,刚才我也是心急,怕你被陈寅然的人找到。”

    “不用解释了,我又没怪你,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就该清楚里面的艰辛。”齐悦不慌不忙的扭头看他一眼。

    “这样最好,我们现在就回旅馆。”

    三亚的风景虽好,来得不合时宜,也就没了太多欣赏的乐趣,待了两三天之后,他们离开三亚,去了福建。

    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找到他们,施奇这次是做足了准备,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孩子,英霆还那么小,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

    陈寅然这半个月都没回家,就在公司安营扎寨,实在想她,就蒙头大睡,黄羽识趣,只要他睡觉,所有事都替他挡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陈东华也没逼他,想着给他点时间疗伤,对他的所作所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常师师总是愤愤不平,不时在他面前唠叨:“东华,你说,然然怎就被齐悦迷得神魂颠倒了?”

    “叶紫离他而去的时候,齐悦恰巧出现,无异于雪中送炭,你说,他能不惦记吗?”陈东华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说得好像有理,哎,然然这孩子对女人就是心软,也不知道要惦记多久?”

    “他对我夸下的海口是十年,我倒要看看,齐悦十年不回来,他舍不舍得放手?”

    父母的担心,陈寅然不是不知,只是他要给自己留条退路,也给齐悦准备一个台阶,和兰姐的一夜情,终究深深伤害了她。

    齐悦在福州安顿好,已经是春暖花开的三月了,为了避免别人闲言碎语,她和施奇在同一小区的不同楼层居住,还给儿子改名齐晨。

    儿子还小,离不开她的细心照顾,重操旧业是最好的选择,每天一早,她就背着熟睡的儿子出门,他醒了,她就歇下来给他喂奶,换尿布,哄他一会,再继续工作。

    老天爷垂怜,她所在的分拣点在市区,业务量饱满,一个月下来,维持生活还是没问题,施奇想陪着她跑快递,被她婉言拒绝,最后在一家科技公司找到了编程工作。

    自力更生的日子虽然清苦,没时间胡思乱想,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偶尔梦醒时分,脑海里会突然闪现陈寅然帅气的脸,只是毫无生气。

    “明明是你先对不起我的,摆个臭脸给谁看。”每每此时,她总会气鼓鼓的低骂。

    她的刻意疏离,施奇不是不懂,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陪她,他就不信,她不被他感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也慢慢会坐会爬,手里也有了点积蓄,天黑之后,她就收工了,晚上的大部分时间,她都笑嘻嘻的看着儿子在床上爬来爬去。

    某日早早睡下的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飞在天上的鸟,本来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哪知道被一只秃鹰惦记上了,成天被它追得喘不过气来。

    终于有一天,它逮住了她,把她生吞的刹那,一道白光映照着的天使救了她,她感激不尽,想要知恩图报,天使却转眼消失了。

    醒来之后,她把这个梦告诉了儿子,也不知道儿子听懂没,反正看见爬在床上的他伸直手臂使劲摇。

    “晨晨,怎么,你想当天使?”她坐在床边轻轻调侃一句。

    儿子竟然点头,她突发奇想的看着儿子,“晨晨,要不,妈妈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儿子再次点头,还笑得合不拢嘴,“人的潜能无可限量,好,妈妈就试试。”齐悦说完,真用手机写起来了,不久,还上传到了一个文学网站。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