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 第393章 憋屈的李世民
    “就依太子殿下!”

    李承乾点点头嗯一声。

    张行成见此明显松了一口气。

    在昨日决定攻击杜正伦之前,张行成也想过短时间内李承乾肯定会怨自己,但是随着李承乾接触朝政越来越深,一定会感谢他的。

    所以他义无返顾地布置今日弹劾杜正伦。

    张行成也想到李承乾近期可能会对他进行报复,想着只要忍过这段时间,李承乾明白过来就行了。

    可是张行成从来没有想到李承乾竟然要破坏他的名声,让张氏的列祖列宗都跟着蒙羞,这是他万万承受不起的。

    承受不起就只能暂时妥协。

    可是大殿里的百官却都因此悲愤起来。

    有些人虽然还不知道张行成为什么要对付杜正伦,但本能的认为张行成是宰相之一,有统领百官之权,李承乾就应该给他面子而牺牲杜正伦,这才符合朝廷上下遵卑的规矩。

    而李承乾却反其道而行,为了保护杜正伦不惜在朝堂上用下作手段威胁张行成,一些自诩正直的大臣见张行成因此而低头,实在忍受不了就要站出来批评李承乾。

    李承乾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的大臣,从昨日改革铨选受阻,李承乾的心情就不好。今天面对张行成等人的进攻更是一再忍让,这让李承乾此时处于暴发的边缘,想找一个不长眼家伙出气。

    “太子殿下,您身为一国储君言谈举止当效法圣贤,为一国之表率,怎能在这神圣庄严的大朝上,出口威胁宰相?”一个老臣气啾啾地走出来,张口就喷李承乾。

    “胡说!孤王何时威胁宰相了?哪个宰相被孤王威胁了,站出来说说。”李承乾要把无赖进行到底。

    “太子殿下——”老头气的胡子乱颤,说不出话来。

    “好啦,好啦!”刘德威走出来朝那老头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了,然后又朝李承乾行礼道:“启奏太子殿下,今日议事至此是否退朝?”

    李承乾闻言又扫视一眼殿上百官,抬脚就往外走,站在他身后的刘葵见状忙大声道:“退朝。”

    “恭送太子殿下!”

    李承乾坐着肩辇直接就去了崇教殿,崇教殿里已经给他准备好了茶水和早点,李承乾气的只喝些水,就开始批阅奏疏。

    一般情况下,没有大朝的日子,早上李承乾会召集门下省的侍中和六部尚书以及平章院大学士来崇教殿举行一次小朝会,以此代替原来三省宰相在门下省召开的政事堂会议。

    ---------------------------------------------------

    “劳累了一早上,刘尚书请到门下省喝一杯茶,歇一歇再回刑部。”

    散朝以后官员们都回各自衙门,刘德威正走着被张行成叫住。

    刘德威回头看见是张行成,便笑着道:“今早吃的有些油,此时正想找个地方喝一杯茶,就去你那讨杯茶再回去。”

    说着两人便一起去往太极宫里的门下省衙署。

    两人来到门下省,进了张行成公署坐下,自有仆送上茶水和点心。

    张行成屏退左右,看着正举杯喝茶的刘德威不无抱怨道:“刘兄,今日大殿上为何一言不发?”

    刘德威托着茶杯,看着张行成无奈笑道:“张兄,恐怕你已经被人利用了。”

    “啊?”

    张行成不解地看着刘德威。

    刘德威见状只得放下茶杯慢慢给他分析道:“张兄,你我之所以阻止太子改革铨选之法,是怕朝廷出现动荡,是出于一片公心。”

    张行成闻言连连点头,表示很认可刘德威的说法。

    “可是在昨日议政时我们就站出来反对此事,太子殿下虽然大怒今日早朝却并未提及,说明太子殿下多少也听些我们的话。”

    张行成听到了这里稍稍想一下,便点点头道:“今日之事,是我们鲁莽了。”说着停顿一下又接热切地道:“今日虽然得罪了太子殿下,可是并没有罢免杜正伦,你说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吗?”

    说罢两眼直直地看着刘德威。

    刘德威过了半晌摇摇头,长叹口气,苦笑道:“怕是难了,今日朝上太子殿下被逼到这等地步,岂会善罢甘休?再则,杜正伦的计划传出去,天下士族和一些杂流官员也必要上疏反对的。

    还有就是从今日局面看,那卢承庆和张文瓘似也不是省心的人,弹劾什么都好,怎么提起泄露禁中密语的事。”

    杜正伦泄露禁中密语,是李世民和李承乾两人之间的一根刺。如果承认杜正伦泄露禁中密语,就等于是承认了李世民曾经想废了李承乾。

    现在李承乾地位稳固,李世民也改变了心思,这样的事就最不能再提,否则就是挑拨天家父子关系。

    张文瓘重提此事简直就是包藏祸心。

    张行成听完脸色彻底白了,看着刘德威道:“我也老朽了,若是不可行,只能辞官归乡了。”

    刘德威却依然摇头道:“辞官也不是那容易的,劝你还是给陛下写一份请罪奏疏,送去洛阳看看陛下那边怎么说吧?”

    张行成想一下就点点头同意了。

    刘德威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也不住地叹气,要不是昨日他们两人联名给李世民送了奏疏,他都不想再掺和此事了。

    ------------------------

    洛阳行在,李世民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而且准备过年也住在洛阳。

    但是越住越觉的憋屈。

    李世民让李承乾在长安监国自已来洛阳的目的,是待李世绩和苏定方两路大军征高句丽小胜之时,他直接从洛阳带兵东征。

    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东征的进度却依然十分缓慢。

    李世民下旨询问原因,竟然是李承乾下令大军不得轻动,须先派间谍潜入高句丽,以探知高句丽内山川地形,官府武备民生等情况汇报朝廷后再作决断。

    这道命令得到长安朝廷的一致支持,李世民也不好强逼两路大军立即进攻。

    再者他现所住的地方还是以前他平王世充时住的地方,从贞观初年李世民就有在洛阳修皇宫的想法。

    可是当年他打进东都时把隋炀帝建的宫殿一把火烧了,要在洛阳重建皇宫就得大兴土木,大臣们对此坚决反对。

    他每闪提及此事,大臣一定说当年陛下因为看不过隋炀奢糜浪费,才一把火烧了东都的宫殿,现在怎么自己也要在洛阳修建宫殿?

    这一句话每次都怼的李世民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