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最后一个僵尸 > 第224章 真相总是很残忍
    这个容貌丑陋的女人,把他们的对话都听进了耳朵,她没有一丝害怕,眼睛中充满怨恨,“我这几年给你做牛做马,你却每天呆在楼上发呆,在网络上听着各种书籍作品,我说过什么,是谁让你衣食无忧的。”

    黑昼打断她,“我不需要你的照顾。”

    “那你去乞讨吧,你迟早会乖乖回来的。”

    黑昼带上墨镜,“木龛在哪?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凄凉一笑。“这几年我用着假名字,扮演着你的木龛,你却连我的名字都忘记了,我就是那个给你表白过的人,忘记名字也罢,你心中从来都没有我。”

    黑昼扭头就走,”我当然不喜欢你,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你个丑陋的女人。”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摔倒在地上,“木龛”讥笑道:“你离开我,路都不会走,你能去哪?”说完就去扶着倒下的黑昼。

    黑昼用力的挥去,“滚!”

    那个女人扭头就走,嘴中依然不停的说着;“你会回来的,你会回来的!”

    舒逸卉却拦住了“木龛”。

    “真正的木龛哪去了?”

    “我。。我怎么知道?”

    舒逸卉盯着她,“是不是被你杀了?”

    舒逸卉继续说道,“还有,黑昼的眼睛是不是你弄瞎的?”

    黑昼听到这句话,更是觉得气愤不已,他本是聪明的人,只是知道自己身边是这个女人,才没有想到那么多,被舒逸卉这样一说,立马醒悟过来,“你个心狠手辣之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木龛”把玻璃相框扔在地上,把那张合影撕掉,“早就死了,天天让我擦死人的照片,我就擦,我让她看到,他的男人是我的,哈哈。不过你也别气愤,她来看了你一眼后,就吓怕了,她嫌你丑陋,就像你嫌弃我一样,哈哈。”

    “不可能的,你说谎。”

    “木龛”撕心裂肺的吼道,“我都承认我杀人了,我为什么要骗你,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容貌,和我一样,甚至过犹不及,你觉得谁会喜欢你,除了我,还有谁那么爱你。”

    黑昼也激愤的大叫,“不是你给我泼了硫酸,我能变成这样嘛。”

    毕瑞这时候突然冒了出来,“你是不是三年前杀的木龛。”

    那女子心如死灰,把撕碎的照片放进嘴中咀嚼,含糊不清的说道,“是的,我怕木龛又回心转意,所以我杀了她。”

    “你是不是杀了一个叫钱夕夕的女子?”

    “你说的和她一起在超市上班的那个小姑娘,是的,那晚我去她公寓的时候,是有个她的同事在里面安慰她,我就一起杀了。”

    毕瑞听过钱夕夕说她在超市上班,这时候已经确信无疑了,“你为了所谓的爱情,已经变成了恶魔。”

    “哈哈,是的,不管是他们,还有所有和黑昼有关系的人,我都杀了,又一次,他的一个亲戚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洞子火锅的我们,居然找了过来,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的亲戚都杀了,免得以后事情败露。”

    李猜听着毛骨悚然,“然后你把他们都埋在这山坡上?”

    山坡上风声突然带着呜咽,温柔的雪花凌乱的打在几人的脸上。

    “我不光杀了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就把刚杀的人分尸,在让老爹割下一块块,放在冰柜里。”

    李猜继续问道,“放在冰柜干嘛?”

    那女子眼睛带着深意的看着李猜,“你不是说我家的肉片很好吃嘛?”

    李猜转过身,就持续的呕吐起来。

    “后来发现这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买肉,后来杀了人之后,就让老爹画下来,也算是给他们最后一个留在世上的东西吧。”

    “你父亲画的路人中就有被你杀的?”

    “是的,方正他画的都隐藏在马路上,你们也看不出来,那我就放心的让他画下去喽。”

    李猜还佝偻着身体,他没有什么吐了,但是听到这个女人说一句话,他就胃部痉挛一次。

    “那个爬出去的尸体是谁的尸体?”

    李猜擦擦嘴,回答着舒逸卉,“那是山坡上所有的冤魂怨气集结在她身上,控制着他爬出土坡,虽说它肉身不腐,但是你说了死了几年了,应该就是木龛。”

    “你把她的头弄到哪里去了?”

    “我看见她的容貌就来气,早就装在有石块的袋子里,扔进楚江了。”

    舒逸卉已经给那女人带上手铐,“所以汪望花也是你杀的,你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

    “是的,黑夜就是我的帮凶,没有人比我熟悉这里,这么多年,周围所有人的门锁都被我悄悄的陪了一把钥匙,就是为了预防突发事件。”

    “我打晕这个男子后。”她用手指指毕瑞,把他背到了林医生的诊所,那个有着神经质的医生,还在卧室拿着手机玩游戏,却不知道自己面临一个阴谋,啊哈哈哈,这世间的男人,都只爱美色,我就把那些人都杀掉!“

    ”但是天网恢恢,从无头女尸爬出,再到我无意发现相框中的女子,你做的这些,还是暴露在我们面前。“

    丑陋的女子笑笑,“那又怎么样,黑昼,我至少拥有了你三年,但是你心爱的女人,你却一天也没得到,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黑昼,你保重好自己,这几年,存了一点钱,都给你了,密码你知道!”

    舒逸卉听到她说话,感觉不对劲,赶紧去制止,却来不及了,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女人,手中拿着相框上的玻璃,狠狠的插进自己的脖子!

    雪变得越来越大,白茫茫的一片,如同素縞,几人沉默不语,这女人的爱情太畸形,就像她的脸一样,让人不寒而栗,李猜试着再呕吐呕吐,发觉胆汁都吐不出来了,他虚弱的趴在毕瑞的肩头,“扶我回家漱口,不对,带我去口腔科洗个牙,我感觉牙齿缝里还有肉沫。”

    女子的尸体被警察带走了,她的父亲也被带走了,他走的时候,还对着山顶的黑昼嘿嘿笑着,黑昼也被带去警局做下笔录。

    毕瑞扶着李猜下山,心情同样沉重,他扭过头看着这个不起眼的山坡,“夕夕,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