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妃要种田:倾城悍妻养帝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要逃避
    李胤看过来的眼神很清明,他回来了。

    徐媛别过眼,放下手里的粥碗:“你先闭上眼,我把针拿掉。”

    “过了几日?”等到徐媛收完针,他重新问道。

    “两日。”她把装着针的布包递给春月,“正好赶上明日你和张大人约好的事情。”

    “他这次回来怎么这么毫无征兆?”李胤从床上下来,刚才施针时坐了许久,腿已经发麻了。

    “云鹤先前就已经讲过会有这种情况,不奇怪。”

    “这次还能保持多久?”

    “等会我便让春月去给你煎药,坚持喝上几日,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徐媛深吸一口气,再怅然的吐出去,“我想,睡一会。”

    李胤听出她的不对劲,她是在难过?为了他?

    “春月,你们先出去。”李胤沉声吩咐了句,转眼看向徐媛。

    她呆滞的坐在床边,嘴上说着要休息,却也没动。

    春月和夏花退了出去,就留着徐媛和李胤两人在屋内。

    “你在不舍?”李胤看着徐媛,眸子里的情绪复杂,辨不出具体的感觉。

    徐媛怔了一会,抬眼看他:“嗯。”

    “为何?我不是在这?”

    “你们是不同的。”她眉眼都垂下来,有一丝颓丧,“你和他,是不一样的。”

    李胤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你应当知道,我与他是同一个人。”

    “可拥有和我在一起的六年记忆的,是他。”

    “有回忆又如何?我可以与你一同创造的是未来。”他俯下身子,眉眼间坚决的气势,硬生生压得徐媛动弹不得。

    未来,或许她应该念着的,确实是未来。

    “我想,休息一会。”她磕磕绊绊的说完这话。

    李胤神色一凛,脸颊压下来,嘴唇碰上她的:“不要逃避。”

    “我知道。”徐媛面上一红,往后退了下,“我睡了。”她缩上床,掀开被子。

    李胤站在原地看了她半晌,出了屋子,之前徐媛的状态并不是这样,或许是这次那个李胤的出现,干扰了她内心的想法吧。

    即使知道那个人也是他自己,但他就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意,那六年的记忆,他忽然迫切的想要找回来。

    春月按着徐媛给的药方,去厨房那边煎好了药,拿给李胤。

    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饮而尽:“这两日,她怎么过的?”

    “小姐不能暴露你生病的事情,所以这两日都没有敢让你出门,一直在屋子里待着。”春月收了李胤喝药的碗,回道。

    “没有出门?”

    “今日出门了,下午小姐带着他出去转了转,他这两日待在屋子里觉得闷。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张大人,也是因为这个,小姐下决心给他施针了。”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他垂眸遮住自己眼中的情绪,等这次运粮的事情过了,就让徐媛加紧帮他治疗,那些记忆,他一定要!

    ……

    三日之后,车队重新启程了。

    李胤这几日都在持续喝药,之后的药材也已经全部都准备好,在路上随时都可以煎了喝。

    徐媛帮着治疗的那个镖头,也已经由着徐媛拆了线,现在恢复的很好,可以自由的走动,只要短时间内不要有什么太耗费身体的活动就可以。

    临行的时候,一堆村民都出来送他们。

    他们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虽然短,却也是帮着村民们解决了一大问题,是以也算是有些感情。

    不过排在队伍中的姑娘们,最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李胤和张文玉身上。

    这些姑娘刚开始和李胤接触无果,最后全都又去缠着张文玉,他被烦的不行了,已经催了好久,要赶快启程。

    “出了这里,再行进两日,就可以到达城镇,到时候路就会好走很多。”张文玉拿着地图给这两人指挥着路径。

    徐媛毫无生气的应了,便回到马车上去坐着。

    张文玉看着她的样子,狐疑的目光在李胤身上看了又看:“怎么回事?”

    “多管闲事。”李胤瞥他一眼,极不情愿回答他的问题。

    “我怎么就多管闲事了,那日我去找你,就已经觉得徐媛的状态不太对劲了。”他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肉,“你跟在她后面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想什么呢?”

    “关你什么事。”他干脆站起身,跟着一起上了马车。

    徐媛在软榻上坐着,这是在村子里,李胤临时找人做出来的,她身子还没有恢复好,所以坐了这个让她可以在马车上舒服一些。

    “不吃东西?”

    “没胃口。”徐媛翻个身,脸朝向车壁。

    李胤坐到她眼前:“躲我作甚?”

    “没有躲你,只是我想睡会。”

    “你这几日用的最多的托词就是这个。”他伸手拨开她落到脸颊上的发丝,“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过几日再说。”她闭上眼,“我真的困了。”

    他干脆弯腰将她抱在怀里:“若是真想睡,在我怀里睡。”

    “你作甚?”她蹙起眉头,挣扎几下,他却完全没有放开手的意思。

    “抱着你睡,暖和。”

    “李胤,放我下去,你要说什么,我听着。”她妥协了。

    他将她重新放回去,却是失落的。

    “你之前不是一直问我,究竟是什么身世?我一直推脱着没有告诉你,现在,我想说给你听。”

    徐媛看着他:“说吧,我听着。”

    “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我想到一些,你和皇室应该有些关联,之前听见你和白一说的话,就觉得有些诡异,之后你还那么关心张大人的事情,我就想到了。不过具体的,我不了解,你说给我听吧。”她换了个姿势,像是真的要专心听听李胤的身世究竟如何。

    他敛起眉眼,认真说起自己的事情,这还是他头一次如此认真的全盘托出。

    “我是当今圣上的儿子。”

    “嗯。”她应了一声,眉眼慵懒。

    “六年前,你救了我,是我在被自己胞弟派的人追杀时,掉下了山崖。”

    “为何追杀你?”

    “他想要皇位。”李胤自嘲的勾起唇。

    “自古皇家的人,都是踩着自己兄弟的尸体爬上皇位,这不足为奇。”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