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二百零二章 那地方男子才不适合去
    墨冰芷更加崩溃!她一拳怒锤在檀木桌上,抓狂的说:“灵惜呀!你太好骗了,你被穆凌绎的甜言蜜语蛊惑了!”

    “冰芷乖,等你找到心上人,也会这样的,”颜乐对墨冰芷抓狂的模样看在眼里,觉得十分可爱,声音格外轻柔的哄她。

    “颜儿,别对别人这么温柔。”穆凌绎轻声提醒着颜乐,手温柔的将他刚才不经意将弄乱的发束整理好。

    “穆凌绎,要你管!”墨冰芷对着穆凌绎不悦的怒吼,而后对颜乐温柔的说:“灵惜,对我温柔点哈。”

    “你们这话题跑偏了吧,冰琴问灵惜公主为什么失踪十二年,你们跑偏成这样!幼稚!”

    宋若昀在一旁看得心烦,只好出声制止,他也好奇这个灵惜为何始终十二年,这十二年是怎么过来的,却没想到冰芷这个臭丫头又闹起来了,而且还带上这个穆凌绎一起闹,啧啧啧,冰芷,果然是个顽童!

    “对,太幼稚了,比造化本人还幼稚!”颜乐也觉得这发展方向太奇怪了,居然演变成这样。

    “我呸!你才造化呢,本国师位高权重不允许你乱起外号!”宋若昀生气的对颜乐怒吼,他越来越觉得这个灵惜和冰芷一样的讨厌了。

    “国师,好好珍惜你位高权重的日子吧,回去,本公主不让父皇罢你的官,本公主的名字倒着写。”墨冰芷很不喜欢宋若昀总是用身份来压人,明明大伙格外的放松,他偏偏要将压人的身份抬出来,真是不解风情!

    “冰芷,你要想这么做,本国师就把你留在这当王妃!”宋若昀被激得只能找狠心的话来逼迫墨冰芷。

    “你还真以为自己位高权重吗?本公主不愿意,谁都没办法!”墨冰芷又被宋若昀拿着亲事威胁,心里的怒气升腾得更加厉害,她直接起身,不顾众人还在,从高台一跃而下,朝酒楼的大门出去。

    “哼,说不过就跑,真是孩子气!”

    “宋若昀,话说狠了对你有什么好处?”颜乐不明白宋若昀看着明明格外的好商量却在于冰芷的对话中格外的不讲道理,他对冰芷,全无忍让之意,全不顾后果,只为把她激怒,夺回那一点儿可笑的——自尊心?

    “国师,和亲之事还请不要一直挂在嘴边,”墨冰琴忧愁的说着,她朝门边去,想出门去追自己的妹妹,却见颜乐拉着穆凌绎,直接从高台,和冰芷刚才一样,飞跃下去。

    她也不再去管礼数,和刑烈一前一后跃下高台,跟着颜乐和穆凌绎的后脚离开酒楼。

    宋若昀看着那一个个潇洒离开的背影,不屑道:“哼!会武功有什么了不起!”

    在楼下侍候着客官的小二惊恐的看着从高台离开的几人万分惊恐,在以为生意做不成时却看见小楼梯上踏踏的走下来一个人,他连忙上去死缠烂打,势必要讨回食材钱。

    宋若昀幽怨的看着大门处,只能忍痛将怀里的银袋拿出来,再加上自己挂在腰间的玉佩,他一贫如洗的走出客栈,发誓这笔账要算在颜乐和穆凌绎身上!

    颜乐追出来得快,一下子就看见墨冰芷朝着那头去,她急急跟上去拉住墨冰芷,刚想开口安慰她,却见她一脸笑容的转过头来,极开心的指着前头一家热闹的酒楼说要去那。

    穆凌绎原本还想颜儿与她既然成了朋友,那来往中一些小动作他还是可以容忍的,他让自己别在意她俩牵在一起的手,却无法不在意这墨冰芷竟然要拐他的颜儿去逛春楼!

    但他还未开口,却听见颜乐欢快的声音。

    “好呀!我喜欢这个!我一直很想去!”颜乐两眼发光的看着前方热闹非凡,装修张扬的春意阁。

    墨冰芷听颜乐说很想去,心里更加激动,“灵惜!我就知道我们合得来!姐姐,你看,我找到女子陪我们去了,你这会不用纠结了吧!”她这一路上无数次动了去逛妓院的念头,都被姐姐以人生地不熟不能逛如此危险的地方打消,最后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姐姐松口说,只要能再找到一个女子愿意去,就可以去!

    现在找到了!灵惜比自己还好奇那!

    墨冰琴没想到颜乐和自己的妹妹契合到这个地步,竟然连这点都一样,她原本觉得她开出这样的条件冰芷是不可能达成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达成了。

    她眼神求助与穆凌绎,想让他拉退颜乐。

    “颜儿,不去好不好?”穆凌绎能听得出颜乐声音里的激动,他有些迟疑自己是否要磨没她的好奇心。

    “凌绎,让颜儿去好不好,”颜乐眼里的光熠熠地闪着,仰着头望着穆凌绎,她知道凌绎会答应的。

    “好,”穆凌绎说不出不好,她眼里的憧憬太过美好,太过耀眼,他不忍让其熄灭。

    墨冰芷还在怕颜乐会因为穆凌绎而去不了,没想到穆凌绎答应得如此爽快,看来灵惜说他会一直纵容她是真的。

    “太棒了,穆凌绎你是好男人,灵惜嫁给你一定能幸福!”

    墨冰琴也没想到穆凌绎那样霸道的人竟然会同意,“冰芷,灵惜,那地方女子不适合去,”她想再劝劝两人,但她也知道自己的话...全没说服力。

    “不,那地方男子才不适合去,去那的都是负心汉,”墨冰芷十分大义的说着。

    颜乐格外赞同的点头,一脸敬佩的看着墨冰芷,“冰芷,没想到你的觉悟如此之高,但现在我们要伪装成男子去,不然也进不去。”

    “对,灵惜,我们快些去买身男装换上,”墨冰芷又牵起颜乐的手,想和她寻寻这繁华的街道是否有服饰店。

    颜乐想起自己之前是做过男装的,那时她还让凌绎多做几套,不知他可有做。她站得稳稳的,让墨冰芷也停在原地。她仰着头望着穆凌绎,甜甜一笑道:“凌绎~我之前的男装在你家是不是?”

    穆凌绎看着她在阳光之下格外明媚的小脸,修长的手指已经不觉的覆上去,轻轻滑动起来,他用点头回答着她。

    墨冰芷听着灵惜在和她的穆凌绎要男装,想着也许比去现在去买更靠谱,所以静静的在一旁听着。

    “那凌绎,你后来可有为我多做几身?”她全不顾他温柔的抚摸自己的脸,笑得更甜,语气更温柔,她要凌绎乖乖将衣服拿出来。

    穆凌绎知道她的意图,嘴角的笑意不觉更深,他如若没感觉错,他的颜儿此时在对自己使美人计。他想这是在大街上,使了他也得不到报偿,还不如早早答应了她,回去再和她要报偿。

    “有,颜儿要三套是吗,和两位公主,”他直接将话挑明。

    颜乐痴笑着狂点头。

    “好,那颜儿和我回去取,让两位公主先找间客栈,方便一会换衣服。”

    颜乐又是一阵点头,而后转身要墨冰芷他们就去身后最近的这家来福客栈,自己很快就来。

    墨冰芷学着颜乐狂点头,拉着自己姐姐就跑进来福客栈了。

    穆凌绎直接将颜乐拉到怀里,而后带着她轻跃而起,踏着屋檐,极快的落在自己的院子里。他没有放开颜乐,反倒将她打横抱起往屋内去。

    颜乐在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做好落地的准备,却看着穆凌绎丝毫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而是往着床榻而去,她刚要问凌绎干什么,小嘴就被堵住了。

    穆凌绎直接将颜乐放到床褥之上,而后一边吻一边将她压到床上去,他吻的很深很沉,因为他从今早就一直忍着。

    颜乐情不自禁的沉沦在穆凌绎的甜蜜里,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他的脖颈,微张着小嘴任由他吸吮着。

    穆凌绎被颜乐这一行为惹的心更加愉悦,嘴角有了邪魅的笑意,他不停下,继续加深着这个吻,手开始不老实的往颜乐腰间去,他拉她了她的腰带,直接将衣服拉开,而后扶着颜乐的后背起身,帮她把衣服卸下来。

    颜乐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凉意,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只剩下亵衣,惊呼了一声躲进了穆凌绎的怀抱中。

    “凌绎,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她感叹自己真是太容易被凌绎牵动了,才一个吻,就连衣服被脱下都不知道。

    穆凌绎失笑着,下巴在她头顶上乱蹭着,魅惑道:“颜儿觉得我要做什么事?我只是要帮你更衣而已,墨冰芷说得三件事,我们只做差一样。”

    颜乐极快的反应过来,冰芷说的三件事是睡觉沐浴更衣。她的脸变得滚烫,脑子里又浮想联翩起来。

    “凌...绎...他们都在等我们呢,”她强逼自己理智!要理智!冰芷和冰琴还在等自己呢,自己就是回来换身衣服而已,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她想着也不在意自己已经只有亵衣避体,直接推开穆凌绎跑下床去。她熟门熟路的打开他的衣橱,而后把较小的男子拿出来。

    穆凌绎在颜乐的身后帮她把衣服拿好,抽出一件披到她身上,他怕她会着凉,也怕自己看着这玲珑有致的身体失火。

    颜乐似想到什么,拉开了一隔抽屉,看着满格子的银两小心翼翼的问道:“凌绎~我可以拿一些吗?”

    “颜儿,我的就是你的,”穆凌绎看着颜乐的试探性的小表情,蓦然觉得好笑。他又想吻她了,将这个可爱的颜儿揉进骨血里。

    颜乐开心的笑着,拿着衣服到屏风之后换下,她在衣橱里找到一块布包裹住两套衣服,而后再拿着格子里的银袋,装上一袋银两放进怀里。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却发现她的凌绎不见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