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编造神话 > 第七十八章 阴神难惹
    <content>

    一个人如果会被欺骗,那么他的三观一定被欺骗他的人已经摸透了。

    建立神话和传教很像,昔年基督教传教九州,为了让众人信基督教,以玉皇大帝这个本土神灵来借鸡生蛋,将其全名“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改为了上帝,从此在九州扎根。

    而秦楚明造神话也是如此,着手于融入众生生活的传说与神话,将其整理出来。

    这样才能把众人的抵触心理将到最低。

    ……

    泰山,五岳独尊。

    自轩辕黄帝起,古之帝王皆欲于此封禅。

    《史记·货殖传》:秦汉以下言封禅者,必于泰山。

    其在九州地位可窥一斑。

    又有神话言此处为阴间入口,其有阴间主宰东岳大帝居此,其掌握人们的魂魄,主掌世人生死、贵贱和官职,是万物之始成地。

    这更是给泰山披上了一层神秘。

    这一日,泰山之上,依旧和往日一样游客熙熙攘攘。

    自金光冲霄之后,泰山之地,游客一下多了一倍有余。

    多是寻仙仿道之人,觉得名山大川之中能有奇遇,于是聚集在了一起,汇聚在各个名山大川之中。

    当然,名山之中,也不缺真正的修行之人。

    苍梧道人,便是其中一人,在金光冲霄之前,他便于此地修行。

    至今日已有二十余年,十年前开始他于此处偶然得到张三丰在泰山修行时所留的《内家拳纲要摘记》。

    精修已有十年。

    “这是?”

    苍梧道人瞬间睁开了双目。

    好恐怖的阴气!

    泰山是道家圣地,也是祭天的圣地。

    此处灵气汇聚,阳气充足。

    这里可不是什么幽冥鬼祟可以来的地方。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如此恐怖的阴气出现在泰山境内。

    “这个方向,山下,这莫非是鬼门关于此开了?”

    苍梧皱着眉,泰山是上古的圣地,按照古籍所记其上通九天,下至九幽。

    其是三界之内少有的贯通三界的神山。

    红门下是人间,红门以上是仙界,而泰山之下更是为阴曹地府。

    “我得下山看看。”

    苍梧一挥道袍,从他盘坐的树干上落下,朝着山下冲去。

    传说是传说,但也有可能是事实,张真人的手书上可记载着人间可不像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

    此时在泰山之下,阴风四起,恐怖的阴气在此席卷。

    空气之中,隐隐有着雾气凝结。

    一时泰山之下云雾缭绕。

    而一众游客在四周瑟瑟发抖,冻得够呛。

    此时都不是腊月,怎么会如此之寒冷?

    “该…该死的,怎么会…这么冷,早…早知道多带点衣服来泰山蹲点了,山下都这么…这么冷山上还不要死人啊。”

    一个来泰山等仙缘的青年抱着自己的双手,不住的打着寒颤。

    “不…不该啊,九…九月里,哪里…哪里会这么冷。”

    青年身侧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叔将自己带的外国裹在身上,身体蜷成一团,道。

    “不…不对啊,这里…这里居然有零下3度,这是…这是见鬼了吧。”

    一个少年看了看自己已经凝结了一层寒雾的手机惊道。

    “你…你还带了温度计?”

    “下的app,还…还可以,挺好用的,但是…但是这也太冷了吧,这才九月。”

    零下三度,这是要冻死个人啊。

    还上什么山,山上估计更冷。

    一些刚刚买了门票的那些游人们欲哭无泪,这个天气根本不敢上山。

    但是刚买票连山都不上,这不是给景区做贡献吗?

    “怎么有这么多穿了古代衣服的人?”

    山下的停车场上一个老人坐在开了空调的车内,向外张望道。

    “哪有啊?”

    坐在驾驶室内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道。

    他本来是接自己的父亲来爬山玩玩的,但这个天气,可不敢让老人家爬山了。

    “就在那。”

    老人外面一处指道。

    中年人顺着老人指向的方向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有吧,爸,这没人啊,你不是看错了吧?”

    “没人,不可能,我看的很清楚,这,这不会是阴兵借道吧?”

    老人心头一跳,相传阴兵借道,见者必死。

    他这不会是要死了吧?

    ……

    此时在看不见的似乎是另一个空间之中,无数阴兵从泰山巨大的鬼门中涌出。

    他们列阵规整,朝着东方而去。

    阵型之后,一个巨大的轿子上,身形伟岸的鬼将军高座其上,睥睨四方。

    无尽的阴气从他们身上流出,致使整个泰山之下温度下降迅速。

    此时奔下泰山的苍梧看着眼前的无数阴兵,神情严肃。

    “这是阴兵借道?”

    他身侧站的泰山的另一位修士石山真人,惊道。

    “嘘,阴兵借道,生人回避,凡敢窥视,生死由天,凡敢阻拦,必死无疑。”

    看到石山还要说话,苍梧连忙做了一个禁言的动作道。

    “莫要被他们发现我们窥视他们,不然怕是有不妙之事。”

    可惜就在两人开口交谈之时,鬼将军回头了。

    那是一双没有一点生气的双目,恍若无尽的深渊,吞噬着世间的一切。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人身之三把火,就可以看到石山真人双肩之火瞬间湮灭,头顶之火火势也瞬间一小,而他人一瞬间便如同大病之后一般,整个脸色瞬间一白,倒了下去。

    而石山身侧的苍梧左肩的火把也瞬间灭去,他面色一白,周身血气一燃,这才勉强的护下来了身上的两把火。

    “阴兵出行,无故窥视者削阳寿五年。”

    等苍梧再回头时,远处的鬼将军已然回头,但是他威严而恐怖的声音却传入了苍梧的耳中。

    那是一种不可违逆的威严。

    “地府阴兵,阴神之属,霸道的紧啊!”

    苍梧轻轻的叹道,自古而起,阴四而阳三。

    这便是指给阴神磕头至少要四个,给天上的神仙之流一般是三个。

    因为阴神多半性格乖张,惹不得。

    眼前这个鬼将军也算是比较好说话的了。

    不然就他们这两个,今天怕就是要交代在这里。

    远处整个阴兵阵列继续加速,而前方已经出了泰山五里的阴兵开始化为阴气,瞬间提速。

    在阴气行过之地,空中有车马声,仰视见风云杳霭,自西而东。

    可闻声而不见其人。

    九州修士见者为之侧目。</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