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有一口炎黄气 > 第一百二十九章:磨刀石
    中蛊了!

    苏夜无比的肯定。

    虽然他从来没有中蛊过,但这种奇怪的痛感也他的《三千炎黄劫》瞬间就有会波动,他一下子就感应到了那是一种蛊毒。

    究竟是什么时候中蛊的?这些蛊巫不是口口声声说着不会下蛊的吗?

    “他们都不知道?还是只是我自己中蛊了?”

    苏夜不动声色,心中惊呼目光就往四周围看去,想要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中蛊。但眼前这些人全部都是没有任何的异样反应,全部都看向了前面慢慢走出来的那名白发老者。

    究竟是什么时候中蛊的?这一路上,走了过青石板路?还过了河,然后站到了这里……

    难道是河水?

    苏夜暗暗地回头看去,那一条小河还是没有一点异样,除了河水异常的清澈!想不到啊,这些蛊巫下蛊的手段这么高明。

    如果不是他的《三千炎黄劫》非同一般,只怕也不会发现。

    想着苏夜就当即慢慢地运转《三千炎黄劫》,轻轻的一动,双脚上那种让他不舒服的感觉随之就消失了,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他的双脚之中被硬生生地逼了出去了。

    他还不放心,仍然慢慢地转动心法,将自己的周身都检查过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异样之后,这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旁边的欧阳云峰忽然伸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低声说道:“苏夜,想什么呢?你的珠子一定不要交出去。”

    苏夜一下清醒过来,他目光看向了前面的族长老者,对方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老人斑,蓝黄的皮肤之下还可以隐约看见有一些浅浅的纹身,看来是年轻时候就纹上去了的。

    他双眸深邃,似乎是经历过无尽的风霜,面容之间竟然透出了一股无法忽视的威严感觉。

    这样的人物,就算是第一次看见也会有一种错觉,认为这位苗族长拥有一股绝对不容改变的执念,这种人也是相当固执的。

    “苗族长,既然我们要一起寻找雷城,那就请你带路!”姜子阳朗声说道。

    苗族长的面色如旧,目光慢慢地扫过去,苍老的声音传出来,说道:“你们谁拥有引雷珠?交给我,让我来保管!”

    那边夜凌云,郁芷纱等人听了都是忍不住轻轻的一笑,他们一路上也争夺过这引雷珠,但都失败了,但就算苏夜将引雷珠带到了这里,那有如何?

    最后在这蛊巫的地盘之上,还不是要听苗族长的?

    夜凌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沉吟一般说道:“嗯,我们既然是一起寻找雷城,理应让族长保管引雷珠,这样更方便我们行事。”

    苏夜当即就是微微一怒,这一路上究竟有多少人要打他那引雷珠的主意了。而且,这夜凌云和郁芷纱,分明就是希望他和苗族长起冲突了。

    不过,不等苏夜回答,姜子阳当即就沉声说道:“呵呵,苗族长你不必担忧了!我们姜家虽然脱离北方宗族几十年,但要保管区区一颗引雷珠还是完全做得到的。你只管引路就是!”

    “姜家?北方宗族?”苗族长深深地看了姜子阳一眼,忽然眉头一皱,身躯也是一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想问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沉声说道:“很好,那各位回去准备准备,我们今晚就出发吧!”

    想不到一切竟然如此顺利,就连其他的武者听了都是一阵的。

    夜凌云和郁芷纱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变了,想不到就连苗族长也放弃了。

    姜子阳则是呵呵一笑,说了一声多谢就作罢了。

    既然晚上需要出发了,那么他们当然需要好好准备一翻了,一个个也就回去各自的地方休息准备了。

    “小夜啊,你怎么一直戴着墨镜啊?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姜子阳关心地说道。

    “哦,没事,对了,怎么不见流萤?”

    苏夜有苦说不出,反正每一个人看见一直戴着墨镜都觉得他十分的嚣张跋扈,他也懒得解释了,当即就问起了姜流萤来。

    “她呀,这个丫头看见人家的衣服漂亮跟着一群人去玩了,应该就在上面。”

    “哦,家主,我们也要好好准备一下了!我去喊她回来!”想到姜流萤,苏夜就牙痒痒的了,跟姜子阳说了一句当即就沿着那条河流往上走去了。

    这个佛田顶十分的特殊,在很多地方都是有清澈的泉水的,河流也不小,往石梯上走去,顿时又发现了更加开阔的视野。

    在这里有大大的一条河,溪水流动,左右两边的石头光洁平整,但那种平整并不像是妇女们平日里洗衣用的,而更加像是用来磨刀用的,那些都是一块块磨刀石。

    苏夜的眉头一皱,他分明就感受到了那种兵器的锋芒之气。

    他只是听说过,一些常年锻造兵器的地方会存在兵器的特殊杀气,但想不到这里竟然也会有这种锋芒气息。

    “这两边的磨刀石头,起码有三四百块,难道他们都会在某一个时候,一起磨刀吗?”

    苏夜脑中忽然就闪过了那无比诡异的一幕,河流的两旁边坐着的都是蛊巫,他们都阴沉着脸,握着冰寒的怒刀,一起唰唰地磨着。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寨子?”

    苏夜没有多想,脚下又加快了几步。

    这个时候,就看见了前面起码有一群寨子里的人,他们都围拥了起来。

    时不时的就从里面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声音,偶尔也传来几个犀利的怒斥声音,里面竟然是有人在对战。

    只见两个年青男子,他们赤着上身,已经是对战到了一个激烈的程度了,他们身上竟然是有一条条血痕了。双方已经打到头破血流。

    “好好好,打打,他不行了,快啊!”一个娇美的倩影几乎是欢呼雀跃,还不断地鼓掌起来。

    从那背影看去,她身材高挑,身段靓丽,因为是穿着特殊的民族服饰,几乎是将她的身段都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了,引人遐想。

    她的长发也垂落在后面,在跳动的时候一荡一荡的,让围拥在她身边的那些少年们都是难以移开目光了。

    “流萤?”苏夜远远地叫了一声。

    “咦?臭苏夜,你也来了!”忽然,少女一下子就回头看了过来,露出了一张无比精致绝艳的脸庞,那仿佛就是粉雕玉琢的娇美杰作,眼睛清澈,秀鼻玲珑白皙,那粉唇勾起的弧度足够勾魂夺魄。

    这个娇美的绝艳少女,正是姜流萤。

    想不到她换上了这一身特殊的服饰,竟然美得如此吸引。

    “干嘛?看得眼睛都直了,没有见过美女么?哼。”姜流萤得意洋洋地一挑下巴,更是美艳如花。

    “你干嘛呢?我们需要回去准备,今晚就要出发了。”苏夜看见那么多人在,他也不好直接就找姜流萤报仇雪恨了。

    但姜流萤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故意说道:“你管我那么多,他们都说自己的苗家最强的,正在比武呢!呦,你戴这么大的墨镜,这是干嘛啊?是眼睛见不得人吗?”

    她身边的那些男子都是十分警惕地看向了苏夜,一个个都是露出了敌意,似乎恨不得苏夜马上就滚蛋一般。

    苏夜闻言牙痒痒的,肯定是这个姜流萤搞的鬼,他沉声说道:“你就先得意,你的头发那么长,眉毛看起来也修整得很好看……”

    “哎哎哎,苏夜苏夜……你还给我嚣张!”姜流萤当即就慌了,连忙从高处那一跃就跳了下来。

    也不知道她使用的是什么步伐,这一跃之下身上竟然嘭的一下就爆发出了气劲,一跃竟然超过了三十米,两个起落直接就到了苏夜的面前来了。

    “怎么样?”姜流萤又是洋洋得意地挑了挑下巴。

    这简单的一跃,足够显示出了她那强大的修为境界了。

    “你,你聚气境——”苏夜的双眸一睁。

    “以后,还敢对我大呼小叫吗?是不是还想对我的头发动手?”姜流萤踮高了脚,用手肘放到了苏夜的肩膀上,一副“好哥们”的样子。

    “回去再跟你算账。”苏夜一抖肩膀,就将姜流萤的手给弹开了,转身就走。

    姜流萤见状嘿嘿直笑,连忙追上去,伸手就要去摘苏夜的墨镜,还笑着说道:“来看看,看看嘛!”

    后面那些青年看见姜流萤就要走了,一个个都急了,连忙冲了上去,尤其是刚刚对战的两个男子,都是一脸的愤怒了,叫道:“你去哪啊?我们还没有比武完呢!”

    “不看了,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姜流萤挥挥手,不再去看了。

    但那两名青年就更加恼怒了,几乎是怒吼出声:“不行,一定要看。不准走!”

    这一下,苏夜和姜流萤都是一愣,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分的要求。

    不过,苏夜的心情倒是有些不一样,淡淡的一笑:“你看你搞的什么破事,这我不管啊!”

    姜流萤霍然转身,大声说道:“就你们这样的伸手,我一手将放倒你们了。还分什么胜负?哼!”

    但那青年却不肯罢休,固执地上前就要一手抓向姜流萤。

    呼!!

    姜流萤单手一转,竟然直接就卷起了一层乌光,随之伸手一拍而出。

    只见那道乌光轰然而去,直直就打落到了那青年的身上,嘭的一声就将那青年给轰飞出去了,而且还直接就压倒了一大群围观的族人。

    顿时,一阵阵的惊呼声音传了出来。

    但那青年怒喝一声,竟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手上顿时就现出一道漆黑的瓶子。

    “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