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樱花落尽念离别 > 第八十一章 爱而不得,勉为其难
    这世间总有一些人以爱的名义,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并不爱自己的人身上,爱时荡气回肠,痛时撕心裂肺,自以为是的刻骨铭心,后来变成穿肠毒药。

    因爱生恨,爱恨嗔痴,爱而不得,反复循环,爱到最后变成了一种折磨,却不知自己世界的颠沛流离,在另一个自己魂牵梦绕的人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因为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你。

    与宋婵娟惊喜的声音,截然相反的是林墨念凉薄的声音,他说“宋婵娟,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尤其不要去骚扰我的小姑娘,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反感。”

    林墨念说完就要挂断电话,宋婵娟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慌忙说“林墨念,不要挂电话,我喜欢了你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感动,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自从你认识了陆荫荫之后,一切都变了。”

    林墨念听到这话,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宋婵娟时的情景,那时他刚刚上中专,他回家的某个周末,宋婵娟和她妈妈王美丽就去了他们家做客。

    那时莫欣特别开心的给他介绍了宋婵娟,说她如何优秀,不禁人长的漂亮智商也高,不禁对王美丽羡慕不已,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小棉袄。

    而王美丽还特别谦虚的说你儿子也很不错,你要羡慕我,就让小娟以后认你做干妈吧,莫欣特别开心的答应着好啊,好啊,于是从那之后宋婵娟便喊莫欣干妈。

    那时的宋婵娟话并不多,既害羞又腼腆,性格有些内向,长了一张古典美人脸,一看就是一副冷美人的样子,林墨念客气的与她打过招呼,简单聊了几句现在在哪里上学,算是认识了,却从来都没当回事。

    后来林墨念就认识了陆荫荫,眼里心里全都是呆萌可爱,活波开朗,率性洒脱,不拘一格的陆荫荫,哪里还看的到别人。

    直到宋婵娟一封又一封的信寄到了远职,林墨念觉得她可能对自己有什么误会,于是给她回过一封信,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自己有喜欢的女孩子,她叫陆荫荫,希望她好好学习,不要再给他写信了。

    而之后宋婵娟照写不误,都被他一一退回,那年放暑假莫欣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帮忙去给宋婵娟拿一下行李,因为那时他们已经搬到了同一个小区,从远职坐车去密城中学正好顺路。

    林墨念倒也没觉得不妥,却因为此举恰好被陆荫荫撞见,差一点他们就错过了彼此,所以现在任何一件能让陆荫荫一不小心就会产生误会的事,他决不会姑息。

    林墨念语气骤冷说“宋婵娟,你喜欢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事,与我无关,而我并不喜欢你,我只是把你当成我妈闺蜜的女儿,充其量只是认识,仅此而已。”

    宋婵娟又试探的问“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林墨念直截了当的说“我们还是做陌生人比较好,我不想让我女朋友对我有任何误解,就这样吧,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林墨念已经将手机从耳朵上移开,却还是听到了宋婵娟最后说的那句话,她说“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让你喜欢上我。”

    对于如此难缠的宋婵娟,林墨念觉得这一切都源于他妈妈莫欣大包大揽的非让宋婵娟将来做她儿媳妇,不用叫干妈了直接叫妈就可以,尤其是王美丽也一再撮合,默认,这才让宋婵娟有了希望。

    已经被陆荫荫给牵挂的挠心挠肺的林墨念,除了学习之外,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思考为什么宋婵娟就这样紧盯着他不放,就算他名下有房子车子,那都是他爸挣给莫欣的,与他真的没有多大关系。

    他只能更努力才能将来给予陆荫荫更好的物质条件,不能让她跟着他一起吃苦受累,所以林墨念一面跟陆荫荫异常艰辛的异地恋,一面不断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全国性的机械设计大赛,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让他的专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

    而陆荫荫也没有闲着,儒子学院组织的各种院里的征文比赛,主持人比赛,她好像从来都没落下过,每次都排名前三,还被吴小莉嘲笑果然是跑偏了的机械设计专业的学生。

    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那天早上,林墨念如往常一样早上六点半给她发来了起床短信“亲爱的媳妇,该起床了,是不是一直在等这条短信,我看宋城的天气预报,天越来越冷了,要穿的暖暖的,一定不要感冒了,想你。“

    此时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从床上坐起身的陆荫荫,因为从小体质就差,一不小心就很光荣的感冒了,为了怕林墨念担心,听出来她声音里的异常,这才极力要求林墨念不要给她打电话了。

    理由是她这几天学生会有活动,会比较忙没时间接电话,发短信她有空就看了,而且还让林墨念多发几条。

    林墨念发的短信她从来都不舍得删,可因为发的太多手机内存不够,陆荫荫专门找了一个笔记本将林墨念发的短信都抄到了上面。

    在陆荫荫那个满是浪漫细菌的小脑袋瓜子里,她想等到有一天她与林墨念白发苍苍两鬓斑白的时候,依然可以拿出这个本子来,细数当年两人恋爱时的各种甜蜜与心酸。

    迅速回了林墨念的短信,陆荫荫虽然感冒了特别难受,但依然满心热情的投入到新一天的学习和生活中去,中午的时候电台例会,吃完饭之后又将一大把药片全部吐下,苦的陆荫荫眼泪都出来了。

    可是能怎么办?疼她担心她惦记她的那些人一个都没在身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照顾好自己,能够将来有一天特别得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风轻云淡的说看吧,陆荫荫已经脱胎换骨长大了,不再是当年的小屁孩了。

    电台例会结束后,陆荫荫起身的时候莫名就感到一阵眩晕,目光从未离开过她的庆涵还是注意到了她今天的不对劲,忙上前问道“荫荫,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陆荫荫勉强笑笑说“奥,没事,可能是有一点发烧。”

    庆涵说“不是一点发烧吧,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发高烧了,走吧,我跟你去医务室量一下体温。”

    陆荫荫忙推辞说“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赶紧回宿舍休息吧。”

    最后庆涵还是不管不顾的跟着陆荫荫去了医务室,一量温度高的吓人,已经烧到了40度,校医又一问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退下烧来,不容置疑的就说这种情况直接挂点滴吧,先把烧退下来,不能再继续拖了。

    烧的迷迷糊糊的陆荫荫,已经无力拒绝,医生给她挂上点滴没多长时间,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陪在旁边的庆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个异常倔强又异常独立的女孩子,每天都独来独往一个人,连生病了身边都没有人陪。

    之前开会被陆荫荫调了静音上的手机,此时被她放在了床上,庆涵看到屏幕亮起,就伸手拿了过来,一看名字“念哥哥”,便知道是她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庆涵觉得陆荫荫现在的状态,要是有个她喜欢的人陪在身边,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于是拿起手机就到门外接了起来,跟林墨念说了陆荫荫现在可怜兮兮的样子。

    本来就特别担心陆荫荫是不是有事瞒着他,现在又从另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生口中被证实,林墨念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连连拜托庆涵暂时先照看一下陆荫荫,他明天就能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林墨念就跟辅导员请了一周的假,临近大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本来课也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大家去自习室复习,又加上林墨念成绩一直很好,辅导员居然格外开恩的同意了。

    请好了假的林墨念,当天中午就坐上了去临市的汽车,晚上又从临市坐上了去宋城的火车,一顿奔波之后,第二天圣诞节,中午的时候,林墨念终于到达宋城。

    期间他强忍思念和担心,依然只是给陆荫荫发短信,只字未提她感冒发烧的事情,也未提他马上就到达宋城的事情,陆荫荫回短信回的很快,字字句句皆透露着她此时的脆弱。

    林墨念不忍拆穿她的故作坚强,只想着火车什么时候能提提速,到了宋城后,他又去了上次住的那家宾馆又要的那个房间,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满是旅途奔波后一脸疲惫的自己。

    林墨念想他可不能让陆荫荫看到这样的自己,不然她又该心疼了,到了儒子学院校门口时,这次没那么幸运能遇见吴小莉了,林墨念说了半天,学生会的愣是不让进,一定要让陆荫荫出来接他才可以进。

    林墨念已经通过陆荫荫认识了吴小莉,便说“她在医务室挂点滴,要不你给你们部的吴小莉打电话吧,上次是她领我过去的。”

    接到院学生会的成员打来的电话时,吴小莉还真跟陆荫荫在医务室里,陆荫荫昨天烧迷糊了,扎针的时候都没感觉了,而今天直接战斗力爆表,吴小莉跟校医外加另一个同学给她拿住手才好不容易找到血管扎上针。

    此时刚挂上点滴的陆荫荫,看吴小莉接了个电话,正有些为难不知该怎么开口,便抢先一步对她说“莉姐,赶紧忙去吧,今天谢谢你陪我来扎针,又让你长见识了。”

    吴小莉瞅她一眼说“别搁这扯些没用的,你跟我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乖乖在这躺着,我出去一下,一会马上回来。”

    陆荫荫摆摆手说“去吧,去吧,不回来也行,反正一会就挂完了。”

    吴小莉着急忙慌的就去了学校大门口,然后看到了站在一众人中间宛若鹤立鸡群,格外引人注目的林墨念,忙跟他招招手说“呦,这不是陆荫荫她大表哥嘛,来了啊,兄弟。”

    对于吴小莉如此自来熟的打招呼,以及对他的称呼,陆荫荫的大表哥,林墨念嘴角忍不住的抽搐,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风格简直与陆荫荫如出一辙。

    去医务室这一路,吴小莉简单的吐槽了一下陆荫荫扎个针都那么多表演,又满是探究的问“她大表哥,你当年是不是就是被这么能作的陆荫荫给迷倒了,然后为了防止她再出来祸害别人,毫不犹豫就把她给收了。”

    林墨念笑而不语,而后声音悠远的仿佛回到了初识陆荫荫那年,说“不是,是我一直都求她收了我,最后她禁不住我的一再请求,才勉为其难的将我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