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庶可嫡国 > 第五十四章 亡我之心
    彩衣的手脚早被捆了个结实,听了绍芷秋的话后,哭着朝绍芷秋拱身说道。

    “四姑娘!四姑娘救救我!我不想死!大公子饶命!大公子饶命!”

    绍泽轩冷着脸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想让我救你,那就招了吧。”

    “是李嬷嬷!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我爹好赌!去年将我赌输了抵了债!债主将我送进了国公府,说让我听李嬷嬷的吩咐!如果我敢不听,就将我爹娘弟妹全都要弄死才算了事!四姑娘!四姑娘救命!四姑娘绕了我吧!我真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

    彩衣的话,绍芷秋是相信的,前世她就是个被废弃了的棋子罢了。

    “说吧,李嬷嬷都吩咐你做了些什么?”

    “平日里就是将四姑娘的事回给她听,但她只问了几次!并不常问!”

    “都问了些什么?”

    “您进宫之后问了一次!还有几次您出了门问您的去向,还让我去打听您新院里的人!姑娘,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过!”彩衣哭着说道。

    “你没说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接着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吩咐你的?”绍芷秋继续问道。

    “李嬷嬷说!她说只要我把大公子引到邀月楼!只要事成!就能为我做主让大公子纳我做妾……”

    “事成?什么事成?”绍芷秋不肯让她轻易揭过,继续问道。

    “够了!”绍泽轩当然知道彩衣的意思,可他见绍芷秋继续问,以为绍芷秋不懂,便呵斥住了彩衣,不想她在绍芷秋面前说这些污糟之事。

    彩衣被吓破了胆,如今她差事没办好,一家子的性命都拿捏在别人手里,自己也败露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揪着!

    “姑娘!四姑娘!救救我!救救我!”

    “我可以救你。”绍芷秋说道。“你也不必担心你的家人,我早就叫人将他们带走了。李嬷嬷那里也找不到他们,你大可以放心。”

    彩衣愣住了。绍泽轩也是一愣。

    绍芷秋示意让人将彩衣带下去,然后对绍泽轩说道。

    “前两日绿芙姐姐就发现彩衣总是同肖夫人院里的人有来往,她一个从外边买回来的丫头,怎么会和肖夫人院里的人有牵连?于是绿芙姐姐就觉得此事有鬼,便一直悄悄地盯着她!”

    “再后来三姐姐院里的豆蕊也去找过她,还给了她一样东西!我就让人偷偷的拿了些出来,找人问了才知道是什么。”

    “你知道那是什么?”

    “迷香啊……”绍芷秋被打断的有点突然,无语的道。

    ……绍泽轩同样很无语。

    “重点不是这个啊大哥!”

    “你继续……”

    “然后我就一直派人盯着她啊!也好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直到今天她有所行动,我才知道她要算计的居然是大哥你!”

    绍芷秋撒着谎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虽然对于绍芷秋的早慧十分的别扭,可好在绍泽轩早就知道了她聪明,也就不多纠结于此了,可是他转念又想到了今日之事,顿时怒火中烧。

    “大哥准备怎么处理此事?”绍芷秋见他生气,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绍泽轩觉得自己这么问一个孩子,真是有点失心疯了,可是偏偏,偏偏他就问了,而且他很在意绍芷秋的回答。

    “依我看,彩衣要藏起来,不能带去给父亲和母亲看,”绍芷秋喝了口茶,说道。

    “这事就这么算了?”绍泽轩愤怒的质问。

    “那可不行,把彩衣藏起来,是怕父亲母亲乍然见到彩衣太过生气,万一此刻发作起来却不是最好的时机。”

    “若大哥肯听我的,这事我们现在就去回了父亲母亲,只说事情经过,不呈人证物证,只把彩衣远远的送出去严加看管,不要让人找到才好!”

    “你说她的家人都在你手里?”

    “发现她有问题之后我就让人去把人抓了!我怕她不肯开口,要攻其必救才好。”

    绍泽轩看着绍芷秋,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你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那什么时候才是?”

    “大哥觉得今日之事,根源在何处?”

    绍泽轩没有回答,却细细的琢磨着。

    “若是我们现在就将事情掀开,那固然是可以让始作俑者受到惩罚,可是这惩罚,比起她们亡我之心简直不值一提!我们不如将这个把柄紧紧的握在手里!待到来日发作之时,才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我们不能发作!还要压着父亲母亲不要闹到祖父那里!”

    “亡我之心。。。好一个亡我之心。。。绍芷秋,你到底是谁?”绍泽轩盯着绍芷秋,审视的看着她,问道。

    绍芷秋一愣,霎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大哥怎么这么问?我还能是谁?我是你妹妹!”

    “是啊,你是我妹妹,才会将彩衣带到我的面前。”绍泽轩没有再说什么,看着绍芷秋等她继续。

    抛开绍泽轩的话,绍芷秋决定此刻不去想他。

    “大哥还要同我一起,说服父亲母亲,不要发作此事。”

    “你既然不想让事情闹大,为何还要告诉父亲母亲?”

    “告诉了他们,他们才好有防人之心!肖夫人能陷害我们一次两次,就能陷害我们三次五次,八次十次!只要我们不死,只要她不死!她就像是一条毒蛇盯在咱们一家身后!若是父亲母亲都不知道此事,将来岂不是还要被人算计?”

    “呼!”绍泽轩深深的呼了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内心。

    “对不起,大哥刚才太生气了。”

    “大哥这是哪里的话,您是突然发现的这事,我是眼看着彩衣行事的,就算心里有气,也会慢慢冷静下来。大哥,你觉得我说的,可行吗?”

    “你怎么就能确定,肖夫人要亡我!”

    “大哥真的不知道吗?”绍芷秋回问道。

    “她若没有这种心思,会处心积虑的安排了彩衣?会不折手段的要害你名声?大哥想想,若是今日彩衣得手,那廉亲王妃和怀柔郡主亲眼看到。。。”

    “别说了。”绍泽轩像是累极了,轻声制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