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挂机之小富即安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他是小奶狗
    白倩由于学校放假,也回老家双洞县了。她给沈澈留言了几次,多是分享每日的点滴,以及一些自拍照。白倩不是那种顶级的美女,但是五官比例恰到好处,身材比例也正好,每一张自拍照都令人感觉舒服。

    相比起,她发的自拍照和留言,沈澈更愿意去“视奸”她的朋友圈,每次看她早晨元气满满的去上班,自我打气,或是自我激励,都会觉得正能量满满。

    所以,沈澈不会回复白倩的留言,但却会给她的朋友圈点赞。

    包养的事,白倩没有再提,沈澈也没有给钱。

    只是打算,若是年后她妈妈要来海港工作,需要租房的话,他就给租一个就是了。

    沈澈现在暂时觉得,恋爱可以,约一约也可以,买衣服送包包,吃喝玩乐也可以,给钱都可以。但说到“包养”二字,每月给对方两万,想XX了就去找对方XX,似乎缺一点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沈澈觉得自己还是属于那种走心的人。

    快到年关了,沈澈倒是想找理由给白倩一点钱花,她们家至少会过个好年。

    但是白倩也从没张口要过,或者是暗示的太浅显,自己没有GET到。

    沈澈给白倩转了1万元,留言是:“拜个早年”

    鉴于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聊微信,怕被她聊起浴火又难以熄灭,所以发完红包,沈澈就退了>又在院里坐了会,回到张慧芬家里时,听到舒宁已经把“买院子”的事谈妥了。

    不但如此,两人还又开了一瓶低价红酒,给干的差不多了。

    张惠芬说:“小澈,我这院子260平,按照舒宁姐说的市场价2000一平,共52万,你觉得成么?”

    沈澈觉得,这舒宁做事倒是利索,这就拿下了。

    前几天,他自己也来过,张姐还支吾着不提要卖的事呢。

    2000元一平的价格并不贵,和夏天时候买隔壁张叔叔家的院子是一样钱,沈澈道:“价格合理,我这里有3万,先都给你转过去作为定金,咱们这事就定下了。”

    “成!”张惠芬脸上红润的说。

    沈澈道:“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剩下的52万,我分十天给你行么?等我钱给足了,咱们就去村里办手续过户。”

    “可以,姐姐信得过你,明天就去办手续都成。”张惠芬道。

    沈澈见事情敲定,松了口气,往炕上看一眼,见舒宁再给孩子喂饭,她用勺子舀了米饭,送到孩子嘴边,自己也微张着红润的小口,表情专注认真,且有耐心。只是那孩子志并不在米饭,而是扒开舒宁胸前的衣服,就扑上,张口撮起来。那股劲头儿真像一只小奶狗。

    沈澈看了一眼,就转头不再看,他退出房间。

    这个晚上,火炕烧得也暖和,舒宁母子若是要在这里睡也是可以的,但若要回家,就得打车了。

    舒宁喝了酒,打车的话带着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也多有不便,十有七八会在这里睡了。

    夜色渐深,隔壁工地已经熄灯,工人们都走了。

    漫步在这几个院子,沈澈觉得自己就是看家护院的武师。

    自家农家乐,客房里有两个女客,邻居张姐家,也有两个女人和一个三岁娃娃,自己是这一片唯一的男人。如果有紧急状况,他就是唯一可以仰仗的人。

    能保护别人的感觉极好。

    强悍的身体素质,以及学自“狂虎帝”的拳击精要,【霸体丹】的加持让他无惧任何危险。

    随便来三五小毛贼,他都自信可以随便KO,八百磅重拳的力道,已经堪比世界重量级拳击比赛的拳手,这谁顶得住?

    哦对,其实他也并不孤独,还有大金毛会和他并肩作战。

    不过看大金毛温文尔雅的样子,真不知道打起来谁保护谁。

    后半夜,村子里很安静,千家灯火都熄灭了。

    唯独村口那栋气派的独栋别墅还亮着灯,那家子门前的灯,是彻夜不息的,那是梁明哲家。

    门口停着两辆车,一辆是他老爹的黑色宝马7系,一辆是梁明哲刚买不久,落地66万的奔驰C级AMG。

    看来这个假期,梁明哲也是捞不着出去浪,被归置在家里。

    沈澈走出自己院子,在村里的路上溜达着,这个年头,村里门前没有车的不多,但是有好车的也不多。

    沈家村这边路况好,水泥路都通到家门口,所以家家门前都停着十几万的小车。在村里,除了梁家兄弟们的几辆宝马7系,5系,二十多万的雅阁,凯美瑞就算是好车了。

    沈澈农家乐院子前停的途观,档次也算中等偏上,虽然和梁家不能比。

    临近年关,沈澈有心给老爹换辆七八十万的辉腾,但是卡里余额就二百多万,这些都是要做【装修评测卡】活动的,他的那套房子的装修,想要取得“甲等”评分,狠狠砸钱就对了。

    至于砸300万够不够,沈澈现在也说不好。

    按照舒宁今天和他说的方案,推荐使用“新中式缥缈出尘”风格装修,主要用大红酸枝的家具,比如两把圈椅就要5万元。

    从舒宁给的照片来看,看不出多好看,需要实地去家居商城看才行。

    在村里溜达至半夜十二点,沈澈点开支付宝,把今日5万元额度转给张惠芬姐姐。

    看看时间,是2016年1月30日,周六。

    微信上,收到谭可儿的消息:“明天早晨我七点到你家可以么?”

    沈澈一头雾水,到我家干嘛?

    恍然想起,原来和这女人约定了,她每周末要去胧月观堂的房子打扫卫生。

    正好,那房子好几天没去了,可能有落灰,去收拾收拾擦擦地板也好。

    还记得,是让她穿白丝女仆装去,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听话按说的穿,不过……穿与不穿也都无所谓了,反正他得在家里,哪也去不了,穿了看不见。

    想象那画面,一脸美少女气息的学姐穿着白丝女仆装,跪坐在地板上擦地的画面,还是挺令人愉悦的。

    .co妙书屋.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