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恐怖在线中 > 第94章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不得不承认,洛封在推门进去前,他的也做了不少的心理准备,但他的确没想到里头居然会是这样一副景象。

    出现在他眼前的场景与其说是一处讲解经文的场所,不如说是一个人的禅房更为合适。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只在地面上放了三个蒲团,正对门口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木榻,榻上有桌,桌上置放着一尊香炉。

    除此之外,几乎别无他物。

    至于那名出现在洛封眼前的年轻僧人,除了外貌与他完全一致外,基本上就再也找不出其余的相似点了。

    这人身穿一袭雪白的僧袍,这种僧衣的样式尽管罕见,但从对方的举手投足间,包括锃亮的脑袋、手中拿着的那卷经书等等细节来看,他应该就是一个标准的和尚。

    “你来了?”

    还没等洛封从惊讶与疑惑的情绪中回过神来,那僧人反而是率先开口,问了他一句很奇怪的话。

    洛封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这话。

    “我原以为你还要晚几天才会到……不过也好。”

    耳边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轻柔,一入耳就给人一种非常祥和的感觉,确实和洛封本人说话截然不同。

    只是,面对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洛封注视着对方那双黑亮的眼睛,内心还是感到了一阵由衷的不适。

    也就在这个时候,头脑混乱间,洛封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门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

    不是什么特别的款式,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似乎是供主人每天出门和进门时打量形貌所用。

    令洛封觉得震惊的是……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不对,准确地说,他是看到了另一个和自己长相相同的人才对!

    他会如此判断的理由很简单,他在镜子看到的这人梳着一个比较正式的背头,身上还穿着一件明显不应季的黑色厚大衣,除了那一张脸外,同样没有任何与他本人相似的地方。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洛封留意到他腰间的狐鬼不见了!

    “怎么了?莫非……你还在生我的气?”

    那榻上的僧人起身踩上僧鞋,看样子好像是打算向他走过来。

    洛封下意识往后退,在浑身紧绷之余,他也注意到了房间里的另一个细节之处。

    他身后的门,只有单扇,没有三个门,只有一个!

    并且,他还转过头去,还看到这扇门的两边同样贴着一副对联。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

    正在洛封愣神地回头看去之际,他的身后骤然响起了一声让他极为紧张的疑问声。

    “你今天看起来有些奇怪,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在那名僧人站在背后问出这句话时,洛封的眼前也骤然跳出了一条血红的提示。

    等等,任务不是要求我听完一场讲经吗?怎么……莫非我是要演戏,先瞒过这个人吗?还是说,还有什么提示我没注意到?

    脑中的思绪飞快转动,就在那名年轻僧人皱起眉头,抬起手要向洛封伸过去时,洛封霍然转过身来,对他皱着眉说:

    “我没事。”

    他有意把嗓子压低了不少,免得到时候他的音色与他眼下扮演的这个人不太相符,又引起怀疑。

    年轻僧人伸到一半的手停在半空中。

    他稍稍眯起眼,审视似的沉默看着故作镇定的洛封。

    片刻后,他脸上的神情松缓下来,恢复成了先前那副平和的模样,点点头,转身回到了木榻上。

    “那就好,我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在洛封心中猛地松口气的同时,他眼前的游戏警告提示也随之消失不见。

    看起来,他的做法是对的,游戏真的是要他飙一回演技!

    “你来得太早了些。我还在给别人讲经,不如先在我这里坐下来等一等?”

    讲经?

    听到年轻僧人的这句话,洛封不自觉地瞄了瞄房间地面上那三个空空如也的蒲团,神色略显怪异。

    “哦,我的修行尚浅,还不能给人讲经,师父让我先学着给这山林中的鸟雀走兽们讲一讲这佛经中的道理。”

    年轻僧人像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配合着那一身雪白的僧袍,这笑容落在洛封眼里,竟然还有几分阳光的感觉。

    紧跟着,按照他的示意,洛封移目看去,眨了眨眼睛,这才发现木榻上的香炉旁边还放着一个不太起眼的小笼子。

    “我前些天在寺外捡到了这只小家伙,经过我的治疗,它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随着年轻僧人拉开笼门,一只小巧的雀鸟便从笼中叽叽喳喳地跳了出来。

    洛封能看到这只小鸟的翅膀上貌似还留有上过药的痕迹,他沉默下来,不知该如何接话。

    好在,年轻僧人似乎也没有和他多谈的意愿,很快,他便将那只小鸟小心翼翼地重新塞回笼中,捡起桌上的那本经书,然后转头看向他。

    “你要留下来听我讲完经,还是先出去在寺里逛一逛?”

    这显然是一个分支选择了。

    洛封绷着脸,很想说自己想出去逛一逛,然而一想到任务的要求,他只能继续用低沉的嗓音说:“我留下来吧。”

    “嗯……”听到他的回答,年轻僧人先是应了一声,旋即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我还以为你这趟来并不愿意和我多相处。”

    洛封心头一惊,赶紧补救说:“我只是……想尽快把事情办完而已!”

    再说起话来,他的语气就故意变得不客气了一些。

    果然,一听他这话,年轻僧人才像是退去了疑惑,轻轻点头,拿起那本不知名的经书对着那鸟笼低声讲了起来。

    洛封不懂佛经,哪怕仔细去听也是听得晕晕乎乎,过了一会儿,见年轻僧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只好环顾一圈房间,随便挑了个蒲团坐下来。

    不过,他才刚坐下,就听到那年轻僧人冷不丁地问了他一句:

    “哥……你特意来闽省工作,是为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