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 116 记者小姐(双更合一)
    h国和m国之间相隔着八个小时的时差,这边阳光明媚的时候,那边已经是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了,晚秋的时候,夜色降临,晚风有些凉,街上的树木开始纷纷扬扬的往下落叶子。

    道路两旁的树叶开始变黄,随着微风的浮动不时的有片落在地上,帝京的冬天来的很快,秋天自然也是的。

    苏家,苏云站在房间内,衣柜旁边的穿衣镜内照射出来她的身形,纯白的毛呢大衣披在身上别有韵味,倒是挺适合她这个年龄的人穿着,看了半天之后,她将衣服脱下来,跟着换了件米色的风衣,满意的看了眼之后她走到了梳妆台前。

    其实,作为一个常年跑新闻的人来说,很多时候苏云都挺注意个人妆容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上镜头播报,但是自从转为战地记者之后,她就不是太注重这个问题了。

    今晚上苏平邦和张雪约好了一起吃饭,不过女人的饭局他应该不会参加,所以特地找了苏珂,让苏珂过来看着她,然后一起到外面吃顿饭。

    听说清家的儿子也会过去,她不用想就知道苏平邦到底想做什么了,这种相亲,从苏珂完了之后,就开始到她是吧。

    虽然极度的不想去,但是也压不过对方以权谋私,苏平邦下了强制命令,一定要她过去,否则的话就报社那边的工作,他恐怕会让人暂停一段时间。

    赤裸裸的威胁,再加上苏珂这边也算是不放过她一样,押着头让她过去,在双重压力之下,她最终同意了这场饭局。

    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会有种自己出卖了自己的感觉。

    苏珂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云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满意的点着头走过去,“还没准备好?”

    “没有,这么卖力的要把我卖出去,我不是得把卖相做好点,否则到时候别人退货你们怎么办?”苏云对着镜子仔细的勾勒出红唇的样子。

    苏云和苏珂的面容仔细看上去还是十分相像的,只不过苏珂的长相更加的知性一些,而苏云虽然是做记者的,但是长相却是有些温婉,并不带攻击性的,所以很多人看到她的时候都不会联想到她是战地记者。

    “别这么说,我也是为了你好。”苏珂知道她的性子,也没在意。

    “为我好?我可不觉得五花大绑把人送去相亲是为了别人好的。”苏云哼了声,手上的粉饼老老实实的在脸上涂抹。

    “你今年都已经二十六岁了,过了年你就是二十七岁,你这个工作又东奔西跑的,自己也不会为了自己考虑什么,要是不送你去相亲,我看你是要孤独终老了。”苏珂毫不犹豫到。

    她其实自己也十分的担心,苏云的性子从来都是执拗的,尤其是在面对父亲苏平邦的时候,就更加的拗了,她不喜欢自己被当做政治的牺牲品,不会随随便便的联姻。

    可是也不能不结婚不是,这个清衍她有过几次商业合作,也见到过,身上那股子气质十分温润,家世也好,长相也不错,陪苏云是绰绰有余的。

    “那你二十六岁的时候我有没有催过你?”

    “行了,别跟我斗嘴,化好了就下来,我在下头等你。”苏珂伸手拍在她脑袋上自己慢悠悠额下了楼。

    苏云将手上的粉饼扔回了桌面上,胸腔里头翻滚着一股愤怒的感觉却说不出来,她已经答应了,今晚上就算不去,也会被苏珂给绑走。

    她就不明白自己这姐姐怎么订了婚之后就越来越像个妇女了,什么时候连说媒的工作都给揽在身上了。

    苏珂下楼的时候苏平邦坐在客厅里头看报纸,“爸,您不去政府厅了?”

    苏平邦动了动手上的报纸,“一会儿过去。”

    苏珂自己也明白,这苏平邦是害怕明明已经约好了,这苏云倒时候在爽约,到时候双方都不好,就特地抽了一段时间回来看着的。

    “一会儿到了那儿,看着点苏云,别让她说话得罪了清夫人。”苏平邦看着自己大女儿吩咐道。

    “我知道,您放心吧。”苏珂点头道。

    这苏云的脾气他们都知道,不客气起来是谁都感怼的,毕竟也是做记者的,什么时候在嘴皮子上败过。

    “苏叶呢?”苏平邦说着看向苏珂身后的位置。

    苏珂张口,“她说她身体不舒服,我让她在家里头休息。”

    自从衣帽间被烧之后,苏叶的心情就一直都不是很好,连着几天都没笑脸的,家里头这两天事多,就没让人安排重新装修,想着苏平邦的事情完了之后再找装修公司。

    没事儿自己闲的,去招惹清妤做什么,自己惹的祸,这会儿可不是自己受了吗。

    再说了这次去见面的还是清妤的哥哥,清家人,这苏叶心里头就更加的不舒服了,她也就不给她添堵了。

    “算了,她不想去就算了吧。”苏平邦也只能够妥协。

    楼上苏云倒是动作挺快的,拎着包包慢悠悠的准备下楼的时候看到对面走廊内走出来的苏叶,她笑了笑整理了身上的衣服。

    “我跟大姐约了清家人要去吃顿饭,你不一起去?”她加重了清家人这三个字。

    苏云承认,她说着这句话,就是为了刺激苏叶的。

    果不其然,对面的女人脸色变了变,她平息着自己的语气,“你去相亲,我去做什么。”

    “别啊,我去相亲你不是能够帮我看看的吗,你不是和清家人挺熟的吗?好像和清妤更加熟吧。”

    “二姐,我心情不好,你别招惹我。”苏叶说着绕开了苏云,对着旁边的佣人吼了声,“让你们给我送杯果汁这么慢呢,都别干了滚回去吧!”

    说完女人回了房间将门关上,一旁的佣人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这三小姐刚才说的果汁,这不是也需要时间榨的吗。

    苏云看着她关上门的动作,心里这口气舒坦了一些,原本一直郁闷的心情也好了点,踩着高跟鞋下了楼。

    苏珂看着她的穿着倒是满意的点头,她是真的生怕这苏云给她身休闲服走过来了,不过还好,这穿着简约大方,挺适合的。

    “我们走吧。”苏云走到苏珂身边张口道。

    苏平邦看了眼苏云身上的衣服之后,跟着低下了头继续看报纸,只要穿着得体就成。

    “那爸,我们先走了。”苏珂同苏平邦说道。

    “嗯。”

    苏云和苏珂一同出的客厅门,才走出两步,苏珂拽着她问,“你刚才是不是招惹苏叶来的,告诉你了她这两天心情不好别招惹她。”

    “得了得了,出个门都不忘记训我,在这样你自己去了啊。”

    “你给我小心点。”

    两人都没有开车,让苏家的司机接送的,二楼阳台上,苏叶的房间内没有开灯,她穿着白色的睡裙站在楼上,看着下面的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进了车子。

    吃饭的地方是张雪定下来的,帝京一家七星级餐厅之内,她提前问过了清衍,得到了今晚上有时间之后就定了下来,至于苏云那边,不加班,晚上都是有空的。

    和苏家联姻,倒是清建业从很久之前就想过的,其实以清家的身份,什么样的人家找不到,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消减了脑袋想要嫁进清家的。

    但是清建业偏偏就看中了苏平邦,这点张雪到现在还是想不通,这苏家也就只是大女儿和权家定下来了,偏偏还和容家有点关系,她到现在都没想通。

    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儿子都是最优秀的,无论如何都是配得上最好的姑娘的,更加别说张雪了。

    苏珂带着苏云走在大厅内,看着这附近灯火潋滟的样子,苏云啧了声。

    “一顿饭而已,哪儿吃不是吃,偏偏来这里,在这儿能吃的更饱啊。”

    前面带路的服务生嘴角抽了抽,这位小姐,路边摊倒是能吃,您倒是去啊。

    “你别给我鸡蛋里头挑骨头,平时你倒是少吃点帝王蟹啊。这会儿给我装什么朴素。”苏珂毫不留情的揭穿她。

    苏云闭着嘴不说话,默不作声的跟着她往楼上过去。

    张雪和清衍已经到了,看到包厢门推开走进来苏家两姐妹的时候,清衍礼貌性的起身欢迎,张雪坐在位置上不动,冲着两人微笑。

    “清伯母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苏珂张口道。

    张雪含笑回应,“哪里,这距离我们定的时间还早着呢。”

    清衍伸手同苏珂交握,“好久不见了苏小姐。”

    “对对,我们的确是很长时间没见了,去年的风投合作案之后,就一直到现在了。”苏珂笑了笑。

    背后的苏云目光打量了这边的张雪一眼,紧跟着落在了清衍的身上,这清衍不同于清妤,是时常活动在财经新闻上的人物,年轻有为。

    不过这清家两兄妹,是长的真的挺不错的。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苏云。”苏珂说着将苏云从自己身后拽出来。

    清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对着她伸出手掌,“你好,苏二小姐。”

    你才是苏二,你全家都是苏二。

    苏云脸上挤出笑容,伸手握住男人光洁如新的手掌,这手,是真的也长的挺好看的,相比之下她这个时常风吹日晒的倒是显得很粗糙了。

    “你好,清先生。”

    “都别站着了,过来坐下吧。”张雪笑着叫道。

    几人听话的自己入座了,清衍和苏珂坐在了差不多对面的位置,倒是苏云和清衍挨得挺近的。

    “我不知道你们的口味,先点了几个菜,你们看看喜不喜欢,都是这里的招牌菜。”张雪对着两姐妹客套道。

    “好的伯母,您客气了。”苏珂张口道。

    这空间内莫名的就安静下来了,苏云没有张口说话的意思,这清衍也是没有张嘴的意思,倒是苏珂和张雪多说了几句,不一会儿这菜也就都上来了。

    毕竟也是七星级酒店的饭菜,苏云被吃的勾了魂,自己动了筷子。

    “清小姐可是挺厉害的记者,我好像常常在帝京新闻里头看到你吧。”张雪看向对面的苏云。

    后者抬头,本着尊老爱幼的心思回应,“嗯,我在帝京晚报做记者。”

    清衍喝了两口茶,眼眸扫过了苏云,没说话,上次清妤的新闻是他给苏家打的电话,不清楚事实真相的清衍主动的就将那件事情当做了是苏云的不实报道。

    他们这样的人,最厌恶的就是捕风捉影的记者。

    如果不是外头人曾经说苏云做了两年的战地记者,恐怕在清衍这里,她的好感度已经降到零了。

    不过做人不能光看表面,这点清衍再商场上这么多年,还是明白的,至少这苏家二小姐身上,并没有什么浓郁的香水味,还不错。

    “你还是帝京晚报的王牌记者呢,苏家这几个女儿,都挺厉害的啊。”张雪跟着说道。

    苏云捏着嗓子回应,“哪里哪里,是伯母过奖了。”

    她都有种自己很恶心的感觉了。

    “我听说苏小姐手上发出去的新闻,丝毫不弄虚作假,对吗?”清衍张口,对着苏云问出了今天的第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可以说对于一个记者来说,是挺尖锐的了,但是对于苏云来说,这不算什么,她对自己的专业素养,十分的有信心。

    但是她却听出来了,这清衍话中有话。

    “对,这是我的职业素养,怎么,清氏集团有什么独家新闻吗?”

    “并没有,只不过对苏小姐听到的传闻多了些,过来确定一下而已。”清衍伸手抬起了酒杯,“我敬你一杯。”

    “谢谢。”苏云举杯。

    两人之间在说什么,张雪和苏珂有些半听不懂的意思。

    “多吃点啊,多吃点,这佛跳墙不错,苏小姐夹不到,清衍你递过去一点。”张雪说道。

    这桌子是旋转的,哪里来的吃不到的说法,听了自己母亲的话,清衍倒是老老实实的给苏云将佛跳墙递了过去放在她面前。

    这一来二去的,苏珂倒是对清衍挺满意的,清衍待人温和,倒是多了几分谦谦君子的感觉,这样的男人日后应该对老婆挺好的。

    苏云这脾气,就适合找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成了,倒是一件好事。

    “对了,我听说苏小姐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张雪跟着对苏珂发问道。

    权家那边还没有进行新闻通报,外界的人都不知道权璟琛和苏珂婚事已经定下来的消息,只不过这样的联姻最先知道的自然都是他们这样的人家,毕竟有内部消息,再说清建业和苏平邦的关系摆在那儿,清家先知道是自然的。

    “定在下半年,不过权伯母还在看日子,有劳伯母记挂了。”苏珂笑着回应。

    “清衍你别总是顾着自己,苏小姐那边你看着点,女孩子总是皮薄一些的,我怕她会拘束,你帮妈妈看着点啊。”张雪对着清衍道。

    “谢谢您的关心了,不过我还是能够够得到的,不劳烦清先生了。”苏云回了句。

    苏珂放在桌子下的脚不留痕迹的踢了下苏云,“清氏的新闻每次都很火的,你还不趁着这个机会向清先生要个号码,以后如果清氏有什么新闻的话,能够第一个通知你。”

    紧跟着她看向了清衍,“清先生不介意吧,麻烦你好好关照了。”

    人都将话说的这么明显了,苏云也不好驳了自己姐姐的面子,只能伸手从包包里头将名片拿出来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不过我现在是社会版的,希望多多关照。”

    “好,希望苏小姐真的是你口中十分有职业素养的记者,我也能够有机会能够和你合作。”清衍礼貌的接过了名片。

    张雪看到苏云这会儿递过来的名片姿势礼貌,心里那点不满也掉了一些,只不过这苏云从头到尾那张脸就没好过,她这心里看着的可是一窝气的。

    她苏家算什么,如果不是和容家有关系,在和权家攀上了姻亲,他们家这几个女儿,放那个都别想嫁到清家的。

    看到张雪的脸色不太好,苏珂也知道苏云这是得罪人了,桌子下的脚再次踢了她一下。

    苏云算是憋坏了,对着清衍使了个眼色之后起身,“我去趟洗手间,不好意思。”

    苏云拎着手上的包包走了出去,两分钟之后,餐桌上的清衍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眼,紧跟着起身示意,“抱歉,接个电话。”

    偌大的包厢内只剩下了苏珂和张雪面对面坐着,她将一份酒酿小圆子转到了张雪面前。

    “伯母,吃点甜品吧,我很少来这个餐厅用餐,就算来了也是匆匆就走了,这次沾了伯母的光了,能够吃到这么多招牌菜的。”

    张雪腰板挺直,跟着张口,“哪里的话,苏小姐客气了。”

    “不过伯母,这次为什么清妤小姐没过来呢?我偶然见她一次,生的极美,羡煞旁人啊。”

    张雪脸色变了变,还是收下了她的夸奖,“她这段时间在休息,也没在帝京。”

    和权璟霆在一起的事情并不是很多人知道,从那天权璟霆从清家将人带走之后,她就再也没见到过清妤,这花店也没开门,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想到这段时间那丫头和权璟霆待在一起,她这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清衍拿着手机外出的时候,就在二楼的大厅那边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看到清衍过来的时候,苏云收回了自己的手机。

    “苏小姐特地约我出来,是什么目的?”清衍倒是毫不客气,直接在她对面坐下。

    “当然是讨论相亲的事情。”苏云倒是不客套了。

    毕竟刚才在包厢里头就不太舒服了,这会儿更加是要释放天性的。

    “你也知道我们俩为什么会坐在这里,我是做记者的,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所以,冒昧问一句,清先生您对我的印象怎样?”

    清衍动作优雅看着她,像是思索之后一样的说,“第一印象,是不错的,但是不用第一印象去评价别人,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

    苏云其实对清衍的印象不错,比起那些只知道胡吃海塞玩女人的二世祖来说,清家这个孩子教育的其实特别成功,多少富二代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八卦杂志,今天包养那个女明星了,明天又是那个嫩模了,相比起那些人的放肆不堪,清衍已经是异样的存在了。

    他时常出现的,是在帝京财经版面上,每一个策划案成功之后,都会有媒体进行报道。

    这点让苏云比较舒服,至少苏平邦没有给她介绍那些太不靠谱的人,如果是那些每天只直到玩女人的二世祖,她打死都不会出这个门。

    “的确,清先生看上去不是那么肤浅的人。”苏云附和道。

    清衍看了眼对面的女人,想到上次新闻报道的事情,清妤的新闻闹得满城风雨的,这位苏小姐,应当在其中占了不小的功劳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拐弯抹角,的确,我这一生所有接触到的新闻,也并不都是如实发送的。”苏云倒是自己张口说了。

    “哦?”

    “我很抱歉,上次是你给我父亲打的电话,也知道清妤的新闻,是苏叶放出去的,但是在苏叶放出去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没能够及时制止,是我的失误。”

    清衍手掌平静的搭在自己膝盖上,腕上的机械表表明了这个男人的品味很高,他动了动手腕,“是失误,还是故意为之?”

    苏家二小姐不喜欢自己的妹妹,这个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虽然他也不至于会怀疑苏云会对自己的亲妹妹设套,想来他是觉得,都是苏家人,这苏云是故意帮着苏叶的了。

    对面的女人笑了笑,倒是说的坦然,“明人不说暗话,我是故意没有截下来这则新闻,但是却并不是为了帮苏叶,而是给她一个教训,但是不可否认我也利用了清小姐,这点我很抱歉。”

    话都说开了,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清衍对苏云的印象不太好也是因为清妤的事情,他妹妹被人算计了,他可不是太高兴的。

    “你倒是挺光明磊落的。”

    “这是我做的事情,后面我也会对清小姐做出弥补,你放心,我苏云不是一个喜欢利用别人的人。”

    这两人的性子不用,清衍是表面温和,但是暗地里却不是一个太温柔的人,而苏云,面上倒是落落大方急急燥燥的,但是在很多方面,都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的。

    “你和我今天坐在这里其实说白了就是相亲,我就算了,怎么你也会过来?”苏云看向清衍说道。

    她这是被苏平邦和苏珂押着头,没有办法才过来的,可是这清衍,却并不像是会被父母的威胁而低头的人,怎么也过来了。

    “婚姻,娶谁都是一样的娶。”清衍面容平和,吐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苏云有些不可思议,都二十世纪了,虽然他们这样的人,婚姻里头掺杂利益的成分很高,但是也不必顺从成这样啊,她是面上顺从心里头鄙视,可是对面这位爷,是已经被同化了,这是最可怕的好不好。

    “难道不是?苏小姐今天坐在这里,如果我说我看上你了,你觉得你能够抽身而退吗?”

    恐怕被苏平邦五花大绑也要扔到清家去,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苏云心里不甘,还是张口道,“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不会,我如果不愿意,谁都不能逼我,相比起你的婚姻观念,我倒是觉得我挺自由的,以后我嫁的,会是我喜欢的人。”

    苏云说完这句话,拎着包包起身看向了身边的清衍,“我希望清先生还是能够用勇气反抗自己不要的人生,否则到最后,只是悲哀过一辈子。”

    身后的男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女人背脊挺直,莫名的有种透着倔强的感觉,他一直认为,苏云能够接受这次的相亲安排,是比不得接受自己父亲的安排,没成想,这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有什么用,这样的婚姻就算她再怎么讨厌,她父亲是苏平邦,就算以后不嫁给他清衍,也会是别的人,却不会是她自己看上的人。

    有些话嘴上说说倒是行,但是真的实打实的做出来,是不可能的。

    苏云回到包厢的时候苏珂和张雪相谈甚欢,两人也不知道聊什么,说的倒是挺高兴的,看到苏云走回来,张雪还主动将叫过来的甜品转到了她面前。

    “来尝尝这个,味道好的很呢。”

    “谢谢伯母。”苏云低头礼貌的回了句。

    看到清衍不在,张雪自然也能够问问想问的事情了,毕竟这是清建业说的,无论好不好,成不成,她不是都得第一时间从苏云这边将反馈拿回去的。

    否则清建业不高兴了,难过的还是她。

    “苏云啊,你别怪伯母唐突。你觉得我们家清衍怎么样?”

    苏云低头咬了口酒酿小圆子,“很好,清先生一表人才,长得也好,能力也强。”

    毕竟对面问话的是人家母亲,总不能当着人家妈的面贬低人家儿子,这不是一件好事儿。

    张雪听到她的夸奖心里头倒是蛮舒服的,她儿子一表人才,她清家的孩子,到哪儿不是抢手货的,只有他们挑别人,没有别人挑他们的。

    如果今天这苏云这话回错了,那在张雪心里头可算是好感度降为零了。

    一顿饭吃的平淡无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在苏珂和张雪的示意下两人还加了微信,不过苏云和清衍在门外那些话,倒是没人知道的。

    苏珂和苏云从这边回去,她偏头看了眼自己妹妹,还是没忍住张口。

    “这清衍是不错啊,一表人才,待人也温厚,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她没说出来,这清衍的性子配苏云,是再合适不过了的,但是不能夸的太狠了,否则会起反效果。

    “不怎么样。”苏云闭着眼睛回道。

    一个被父母的思想观念同化的那么严重的男人,她才不要,不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什么男尊女卑的思想,要是有的话,她这不是招惹大事儿了吗,绝对不要。

    “我看你这性子是拗不过来了,看看清衍那边怎么说吧。”苏珂无语道。

    “姐,你被逼相亲的时候我可是想着办法的帮你的,怎么到了我这儿你就恨不得顺从老头子的意思把五花大绑嫁出去一样,你什么时候变得跟那老头子一样肤浅了?”

    “我懒得跟你多说废话。”苏珂气哄哄的闭了眼睛。

    这顺从苏平邦的意思是一个,她自己心里头也是想给苏云好好找个人家的,毕竟女孩子年纪到了也不是个事儿。

    哪知道这人,好心当做驴肝肺。

    张雪和清衍一道离开的餐厅,不过这清衍还要回公司加班,张雪就想着将儿子送到公司之后自己再回清家,顺便路上也好好的问问清衍,是不是看上了那苏家二小姐了。

    “儿子,你觉得这苏云怎么样?”

    她自己是不喜欢苏云的,这女孩子,性子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只怕娶回来闹得清家人仰马翻的。到时候不好收拾,可是也架不过清建业的命令啊。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还行,张雪心里咯噔一声,也就是还有戏了,她实在对这苏云的印象不是很好啊。

    “您不用关心这个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清衍想到了苏云口中的话,要找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一生,男人嘴角嘲讽的微笑,怎么可能,他们这样的人,嫁给谁,娶谁,都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婚姻,不过是上帝给予他们的最后一个能够壮大家族仕途的机会而已。

    他虽然从来都鄙视这样的方法,但是却也躲不开家里人的安排。

    既然对方没这个意思,他也不拖着苏云下水了,回去就向清建业回了,让那位记者小姐,自己去找寻真爱,找寻能够共度一生的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