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452 人头税
    新税法》通过之前,尼亚萨兰上缴到联邦政府税金,总计只有七十万镑。

    这和尼亚萨兰的经济水平严重不符,落后如贝专纳州,联邦政府成立后,上缴到联邦政府的税金还有五十万呢,尼亚萨兰的经济体量,绝对超出贝专纳州一大截,要是按照贝专纳州的水平,上缴的税金至少要翻一番,才能匹配尼亚萨兰的经济规模。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艾达担任税务总局局长,对尼亚萨兰肯定还会加以照顾,所以小斯才会拖上罗克,只要尼亚萨兰足额缴税,南非公司也不会耍赖。

    “尼亚萨兰当然会,对于联邦政府的工作,尼亚萨兰一直都是支持的。”罗克说的义正言辞,实际执行的时候肯定又是一回事。

    “少来了,我还不知道你,你要这么说,罗德西亚对于联邦政府的工作也同样支持。”小斯就不屑一顾,好听话人人都会说。

    “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拥有南部非洲最大的私人实体,所以你们知道,很多人都盯着你们的,如果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不足额缴税,那么《新税法》就无法顺利实施——”艾达强调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的重要性,当然之后还有安抚:“不过你们也放心,税务总局肯定不会让你们吃亏,不管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缴多少税,我保证税金都会用于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绝对不会拿去给奥兰治。”

    艾达非常清楚罗克和小斯有多讨厌布尔人,《新税法》对于退税也有明文规定,艾达要的是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的表率作用,只要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同意执行《新税法》,那么其他几个州也就没人敢主动跳出来反对。

    听到艾达的承诺,罗克和小斯就面面相觑。

    站在罗克的立场上,确实是应该支持艾达的工作,但是艾达的这个承诺也是有时效性的,现在艾达担任税务总局局长,可以对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进行照顾,万一将来局长换人呢?

    不管局长的人选怎么换,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如果现在同意执行《新税法》,那么未来也就没有了反悔的余地。

    这么看起来,阿德在用人上还是很厉害的,整个南部非洲,估计也就艾达能说服罗克和小斯。

    “帮帮忙——”艾达用包含期待的眼神看罗克。

    罗克还真的很少在艾达脸上看到这种表情,所以冲动之下几乎就要开口答应艾达的要求。

    好在小斯还算理智。抢在罗克之前开口:“艾达,不是我们不支持你的工作,咱们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到未来数以百万计英镑的税收,所以我们必须得慎重,你也知道加税对于我们这样的出口外向型企业意味着什么,我们现在把食品罐头运送到欧洲去,一个罐头只能赚一两个便士,那怕只增加百分之三的税收,也意味着产品利润的大幅下降,而如果我们维持利润,那就会影响到产品的竞争力,继而影响到工人的收入——”

    小斯不是叫苦,说的其实都是事实,南部非洲的产品刚刚在欧洲打开了销路,这个时候的人们对于价格还是很敏感的,如果因为税收影响到南部非洲产品在欧洲的竞争力,那么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

    “对于出口型企业,《新税法》有退税政策,加收的这部分费用,还会原封不动的返还给企业,所以并不会对企业产生多大影响。”艾达也是生意人,当然也知道成本对于竞争力的作用,所以《新税法》才会有退税条款,本质上还是鼓励企业将产品销往国外。

    真有本事,就去赚外国人的钱。

    哪怕是英联邦内部的国家也行。

    小斯看样子根本不了解《新税法》,听完艾达的介绍,小斯马上就对《新税法》产生了足够的兴趣。

    “《新税法》本质上就是对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的补充,以前南部非洲没有完善的法律,各州都是各自为政,税务系统很不健全,现在联邦政府失去了伦敦的财政补贴,一切都要联邦政府自给自足,如果连你们都不支持《新税法》,那么我想首相会很失望。”艾达又开始打感情牌,不过这一套对罗克还算有作用,对小斯就一点作用都没有。

    和罗克支持南部非洲自治的初衷不同,小斯支持南部非洲自治,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摆脱伦敦的钳制,所以小斯并不在乎联邦政府的财政状况,更不会在乎阿德的感情。

    罗克不一样,阿德对罗克有知遇之恩,如果没有阿德的提携,罗克说不定现在还是一名开普敦的普通巡警,永远都得不到出头的机会。

    现在罗克算是功成名就,也到了回报阿德的时候,所以纵然艾达还没有给出真正意义上有利于尼亚萨兰和罗德西亚的承诺,罗克还是主动选择支持阿德和联邦政府:“亲爱的,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和塞西尔不是不支持联邦政府,而是要对南非公司和尼亚萨兰的雇员负责,塞西尔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成本控制对于出口型企业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增加百分之三税收看上去不多,但是却会造成很大影响,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塞西尔不得不谨慎。”

    “当然——我明白——”艾达很明显对罗克的称呼很敏感,乐滋滋的估计根本没有听到罗克刚才说什么。

    “你能明白就好,说实话,我还准备寻求联邦政府支持呢,你也知道开普敦附近有优秀的渔业资源,但是我们却无法利用,我本来准备在开普敦投资成立一家水产品加工厂,但是却被开普州府以各种理由拒绝——”小斯也有诉求,如果阿德愿意出面帮忙,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呵呵,开普的官员,确实是比较短视——”艾达毕竟也在开普敦生活过,所以对开普敦的情况很了解:“放心吧,我会告诉米尔纳先生,请米尔纳先生帮忙协调——”

    艾达说的这个“米尔纳”不是阿德,而是西德尼·米尔纳。

    这种事其实也不麻烦,只需要西德尼·米尔纳这个联邦第一秘书发个电报估计就能解决,根本没必要请阿德发话。

    “那就行了,只要能得到开普州的同意,你让我缴多少税都可以。”小斯也知道《新税法》的实施不可避免,能要到点好处就是点。

    罗克和艾达就相视而笑,尼亚萨兰每年到底是上缴七十万,还是上缴一百万,罗克真不在乎。

    现在兰德银行已经开始印刷南部非洲自己的货币——兰特。

    再过一段时间,兰特就将正式上市,陆续取代英镑,成为南部非洲的法定货币。

    当然了,英镑作为英联邦的通用货币,并不会取消,未来南部非洲大概就是兰特和英镑并存的一个局面。

    这也已经足够了,只要南部非洲还在英联邦内,英镑就不会从南部非洲消失,不过再过几年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时候英镑会持续贬值,而南部非洲远离欧洲,不会受到战火波及,只要联邦政府不主动作死,兰特就会一直坚挺,到时候市场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十二月初,几乎已经被罗克彻底忘记的葡属东非再次爆发叛乱。

    这一次和罗克真没关系,爆发叛乱的不是非洲人,而是葡属东非的白人。

    这样看起来,似乎用“内讧”来形容更加合适。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因为葡萄牙的国力不断衰弱,所以葡萄牙政府就加大了对殖民地的盘剥,用来维持目前局面。

    相对于葡属西非,虽然葡属东非只剩下洛伦索马贵斯周围那点敌方,但是因为开发时间较早,所以葡属东非的人口,远超过葡属西非的人口。

    这个年代,本土政府对于殖民地的盘剥是非常残酷的,英国当时压榨南部非洲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人头税。

    葡萄牙也是这样,因为葡萄牙国内的经济每况愈下,所以葡萄牙政府向洛伦索马贵斯增开人头税,要求每一个洛伦索马贵斯人上缴一百五十个埃斯库多,用来支援葡萄牙本土的财政状况。

    一百五十个埃斯库多,大概相当于十个英镑,这对于普通洛伦索马贵斯人来说是很大一笔钱,所以葡萄牙政府的这个决定马上就引起洛伦索马贵斯的动荡,部分白人主动站出来反对征收人头税,有人甚至大声疾呼,葡属东非应该成立和南部非洲类似的自治政府,这样才更有利于洛伦索马贵斯的未来。

    作为葡属东非的宗主国,葡萄牙政府肯定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十一月底,洛伦索马贵斯警方逮捕了十二名“工党成员”,正式这个决定,造成了葡属东非境内两个群体的兵戎相见。

    这两个群体分别是保皇党和工党,保皇党愿意配合葡萄牙政府征税,因为他们很清楚,只有葡萄牙国力蒸蒸日上,洛伦索马贵斯才不会沦为南部非洲的殖民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