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 第383章 五个金币没那么值钱
    想起昨天晚上弄死的几个恶魔,肖止忍不住感觉一阵心疼,若是这个戒指能早点送过来的话该多好呀……

    但做人要讲道理,他肖止不能因为你斯帝安孝敬的慢,就责怪人家。

    斯帝安离开之后。

    肖止也有了任务。

    报社打算让他这个实习记者去昨夜神父死亡事件的附近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新的爆炸新闻。肖止直接借着这个机会,叫了个出租车直奔信件上的那个恶魔研究者彼曼的家地址。

    彼曼作为一个贩卖驱魔道具、且博学多才的商人,他住的地方出乎意料的简陋。

    肖止下车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并不简陋,房子丑了点,但周围的地面上隐藏着大大小小各种驱逐恶魔的道具和魔法图。他上前敲了敲陈旧的门板:“你好,有人在吗?”

    随着门板嘎吱一声打开,只见一个稍微有点邋遢的消瘦眼镜男出现了,他用手抓了抓发际线有些突破天际的脑袋:“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不买任何东西……”显然是是把眼前的肖止当做推销各种产品的推销员了。

    顺手就要关门,肖止抬脚卡住缝隙笑道:“不用这么着急,我是来跟你做交易的,顺便救下你的小命……”

    彼曼的神情从懒散变得严肃起来,随即又笑了:“我一个普通的昆虫爱好者,难不成你要跟我买卖虫子吗,我的虫子都非常安全,没什么需要被救的。”

    肖止开门见山:“亨内斯神父昨晚死了。”

    彼曼撑住门板的手微微一松,他昨晚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是康斯坦丁第一时间告诉他的。眼前的亚洲青年是什么来头?沉吟一下,他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肖止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泥沙上画了个圆圈,然后又画了个十字叠上去:“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康斯坦丁应该给了你这个标记,让你调查情况吧。你不用调查了,我可以直接跟你说这件事情,这标记代表着地狱的恶魔之子玛门。

    玛门是撒旦的儿子,他不服父亲的规矩,想自立门户创造出超越父亲的成就,因此计划着通过结界来到人间……

    但穿越结界很不容易,特别是真身降临。

    想要成功穿越结界降临人间,必须有人间和天堂的帮助,首先找到一个通灵感强大的人类作为媒介附身,然后再以有上帝之血的东西破开媒介,玛门这才可以正式降临。我可以免费告诉你,当初杀死耶稣的那根长矛就是最关键的东西,耶稣是上帝之子,自然有上帝之血。”

    彼曼被肖止这一套话给震的不轻,他虽然对圣经鬼神还有恶魔颇有研究,但平日里顶多是帮助驱魔人们看看怎么驱逐零散小恶魔。肖止上来又是魔王之子玛门,又是沾染上帝之血的命运之矛,这事情的严重性已经不是他这个身份所能扛的了……

    他打开门:“请进。”

    肖止走到房子里,果然如同斯帝安说的那样,这里摆放着各种驱魔道具,这对恶魔来说简直是充满恶意的房子。

    他随手拿起一个小瓶子,里面有一些小小的碎屑。

    彼曼自豪的说道:“这是光明之泪,据说是天使流下的眼泪,用火点燃的时候会散发强烈的圣光,在被恶魔包围的时候很有用……”

    哦,听起来还行。

    肖止顺手装进口袋里面,在架子上拿起一把羽毛扇子。

    彼曼见状说道:“这是天使的羽毛,用力扇动的话,即使是微风也能吹飞恶魔,也是稀有物件。”他怕肖止又放进口袋里,急忙加了一句:“我这里的东西都是商品,需要用钱购买的……”

    肖止忍不住笑道:“我给你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还专程赶来想要救你一命,拿点小东西还要算钱呀,这太见外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往桌子上五枚金灿灿的金币。

    彼曼有些吃惊,这个时代都在用钞票作交易,没想到还有人用金币,这实在是惊喜!

    赶忙拿起金币上下端详着:“嗯,纯度看起来很高。”放进嘴巴咬了咬,用牙齿来测试黄金的纯度似乎是全世界通用技能,见到牙印,他开心道:“我这里的东西随便看,只有有金币的话都好说……”

    钞票虽然是大众使用的货币,但黄金这种东西在哪个国家都好使,贵金属不能随意出入境。

    但作为一个贩卖恶魔道具的商人,谁还没有几个牛逼人物作朋友呢,把黄金带到别的国家去使用,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突然想起救命的事情:“你说要救我,我有什么危险?”

    肖止时不时拿起东西往口袋里面装,时不时点点头,听到彼曼的话这才回过神来:“你说这个呀,我有一点预知的能力,发现你这个驱魔道具商人在给康斯坦丁研究这个标记的时候被恶魔发现,当场死亡,死因,大量的苍蝇从你的五脏六腑一路啃食到皮肤,活生生把你啃成了皮包骨头的尸体,可惨了……”

    说到这里,他还不忘加上一句道:“康斯坦丁赶到的时候,尸体都臭了,他为了保护那个女朋友,顺手在你这儿搬走大量的驱魔道具,什么十字架都熔成铁,铸成驱魔子弹。”

    彼曼的双手拍在桌子上:“可恶,这个康斯坦丁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像你说的和恶魔之子玛门有关,那我危险可就大了……”他阅读过大量有关地狱和天堂的书籍,知晓恶魔之子,也知道命运之矛的存在,但不知它们连起来居然有这样可怕的事情。

    想着肖止所说的苍蝇从内脏吞噬血肉爬出来,彼曼感觉浑身都不舒服,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死翘翘的倒霉模样,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有点想吐出来的感觉。

    他有些没力气的坐在椅子上:“你说我研究这个标记才被恶魔盯上,但昨夜该死的康斯坦丁就已把标记给了我,要我调查,现在还来及吗?”

    话说一半,目光落在肖止拿出一个超市购物袋,跟扫垃圾一样,用手把驱魔道具一批一批的往袋子里扫进去,他整个人都跳了:“我说,你五个金币可没那么值钱,快点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