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双途 > 前尘篇【277】 以乐会友
    门当户对这个词语,此时此刻从小厮的嘴巴里印刻在阿爹的心里,但是阿爹却偏偏不信这世间的偏见。

    秋沐站在房檐上,将池塘两边的情况,尽收眼底。

    阿娘自然是不知道对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淡定地在练剑。

    秋沐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在做梦,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梦境,会出现阿爹和阿娘的过往,因为是梦,秋沐也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

    就在此时,熟悉的白光又一次出现,秋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操作,直接冲着白光里一走,果不其然,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

    不过这里是秋沐从没有看过的地方,但是看着周围环境的风格,和叶家庄的装修风格相差无几,看样子也是叶家庄,只是这个地方秋沐没有来过。叶家庄虽然这么大,但是有些不熟的人的别院,秋沐还真的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是怎样的陈设。不过这里究竟是谁的别院?这让倾慕很是好奇,难不成是阿娘的?

    秋沐在这个院落里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一阵优美的乐曲,秋沐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发现声音是从院落外面传来的,秋沐一个轻功飞了起来,在梦中,秋沐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不用太大的力气就能飞起来,秋沐落在了院中的树上,这样正好可以看清院中和院内究竟分别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在树上的秋沐可以看到院落外传来的音乐声来自阿爹。阿爹手中,拿着一支竹笛,这只竹笛看起来就不贵的样子,外观有些粗糙,这只竹笛好像是阿爹自己做的,但是这只竹笛音色好像还不错。

    在秋沐童年的印象里,每次打猎回家后,如果阿爹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拿出一支竹笛在吹曲子,这个时候阿娘,如果不忙的话,就会拿出一只琵琶,和阿爹一起合奏,在秋沐童年的记忆里,阿爹阿娘的吹曲弹奏的水平相当不错,有时候路过小房屋的路人,听到阿爹阿娘的演奏都会停下来,听完再走。

    梦里阿爹的笛声还是那样美妙,秋沐站在树上痴痴的听着,童年和阿爹的回忆都涌了上来,秋沐可以感觉到自己情绪的波动。

    没想到阿娘听到笛声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把琵琶,这把琵琶看起来很金贵,一定价格不菲,很能衬得阿娘叶家大小姐的身份。

    阿娘在墙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将琵琶架在自己的腿上,将手搭在琵琶的弦上,开始拨弄起琵琶的弦,琵琶的声音在院内响了起来。

    墙外的笛声突然停了下来,阿爹看来是知道阿娘已经来了,但是阿爹并没有马上继续吹奏,而是坐在了地上,就安安静静的听着阿娘演奏着琵琶,琵琶的音色很好,波澜婉转,阿娘弹奏的是经典的江南小调,节奏欢快活泼,听了人心情也很好,阿爹竟然在墙外哼起了小调,虽然没有唱词,但是阿爹竟然能合的上。

    阿娘在墙内并没有听到阿爹的哼调,继续自己弹奏自己的曲子,一首曲子弹完接着另一首,不过好像接下来这一首,阿爹好像也会,爹并没有在地上接着坐着,而是起了身,再一次将笛子放在笛子该放的位置,准备随时在合适的地方加入自己的演奏。

    突然到来的竹笛声并没有打断琵琶的演奏,更像是为琵琶的演奏锦上添花。虽然琴声并没有被打断,但是演奏琵琶的人却被吓了一跳,阿娘没有想到这个吹竹笛的人会加入自己的演奏之中,有些惊喜,有些意外,原本在房内的阿娘听到外面传来优美的竹笛声,打算以乐交友,刚刚一曲结束的时候,阿娘本以为自己演奏的琵琶将吹奏竹笛的人吓走,有些沮丧。但是,现在的琵琶和竹笛的合奏,打消了阿娘心中的顾虑。

    院内之人和院外之人行云流水的演奏,仿佛就是这个曲子的原作,而两个人之间的搭配,更像是合作了许久的搭档一般,整首曲子下来,琵琶声为主,竹笛声为辅,配合得相当默契,让原本有些平淡的曲子,多了不少点睛之笔,让人意犹未决。

    秋沐站在树上,听着阿爹阿娘的合奏,想到童年三个人在一起和睦并简单快乐的生活,心中自然会有一份想念,纵使已经过去很久,但这份记忆在秋沐的脑子里不会轻易的抹去。即使秋目知道自己在梦中,但还是难以抑制住自己那想哭的冲动。

    演奏声已经停止了,但是刚刚演奏的旋律在脑海中依旧可以清晰地浮现。

    可能这就是一曲会知己。

    阿爹和阿娘在不知对方的情况下,被两人之间的配合震惊到。

    “墙外是谁?”阿娘率先提问。

    阿爹听到阿娘的声音,回答道:“我见这里无人,才在这里吹奏竹笛打发时间,我本无意,岂料打扰到姑娘,刚刚和姑娘一起演奏,不失为一件快乐之事,这里终归是姑娘的闺阁,我一个男子长时间在这里难免有失体统,我先行告退。”

    “等等,人生难得遇知己,你总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吧?”阿娘在院内喊道。

    “无名无辈,区区普通人,姑娘,何必要这么清楚的知道我姓甚名谁?你何况以一首曲子认知己,未免有些太过于轻率了吧。”阿爹说道。

    “非也非也,我本就是打算以乐会友,人生在世,多几个可以相谈盛欢的朋友,难道不好吗?”阿娘说道。

    “我与姑娘你,男女有别,在外人眼里中,长时间相处会对姑娘的名声不太好。”阿爹说道。

    “管外面的人嘴巴里说什么?只要不做亏心事,心里坦坦荡荡,管他们说什么呢!况且我只想和你交流乐曲而已。”阿娘说道。

    “姑娘还是谨慎家好,人言可畏,我与姑娘缘分至此,告辞。”阿爹说道。

    阿娘在院内听到阿爹要走,显然有些着急了,索性一个轻功飞到了墙上,这下阿娘看清楚了在院外吹竹笛的人的长相。

    “居然会是你,叶风秦!”阿娘看着阿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