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爆宠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 > 第269章 今天打得就是你!
    到了病房门口,护士拦住她。

    筱筱蹙着眉,面色忧伤,从探视窗朝里看去。

    安大伟还在昏迷中,脸色枯黄憔悴不说,鼻子上带着呼吸罩,身上插着许多管子,一根根连接着检测仪器。

    医生在旁边说话,大抵是关于安大伟目前病况的,筱筱不懂那些太专业的术语,但也听出其病情凶险的程度。

    七楼坠下,五脏六腑都要移了位,肺叶破裂,大量血胸,肋骨也断了,脊椎重伤——

    胸腔插了那么多管子,不停地有废血从管子里流出,护士在一边小心监护,他的身体不时地颤抖痉挛,医生说是疼痛过度导致的。

    纵然成这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可他却依然没死。

    真是应了纪曼柔那句:祸害遗千年。

    筱筱看着这一幕,心情其实很平静,只是在想,若不是他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老天爷不会这么惩罚他。

    所谓因果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说来她这个女儿也是受害者,可事到如今,他是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了,再多的恨与怨,也该释然了。

    纪曼柔陪在筱筱身边,朝里面看了看,见安大伟那么惨烈的模样,心里叫着报应的同时,也的确是不忍直视。

    “筱筱,你站在这儿也没用,过去坐会儿吧。”

    手臂被纪曼柔拉着,筱筱被她扯开几步。

    又有一名医生走过来,打听了病人家属是哪位后朝着筱筱看过来。

    “安小姐,你好,这是你父亲从入院到现在为止的治疗费用,之前安太太过来交了一部分,可现在她跟安少爷都失踪不见了,这些费用……”

    医生没说完,纪曼柔拽过单子一看,瞪大眼,“这么多啊!”

    筱筱接过来看了下,将近十万。

    “好的,谢谢医生,给你们带来麻烦真是不好意思,我会尽快把这笔钱交上。”

    筱筱点点头,温声表态,纪曼柔拐了她一下,大眼睛满是不赞同,低声训她:“你傻啊!救不活就算了,反正医生也尽力了,你干嘛出这笔钱?他以前那么对你,从来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你能在这个时候来看他就已经很不错了,别愚孝!”

    筱筱收起那张单子,眉眼平静地看了好友一眼,“我没说要自己出这笔钱。”

    啊?

    纪曼柔一愣。

    “曼曼,车子借我用一下,我去安家一趟。”

    纪曼柔明白过来,“你要去找他们啊?”

    “嗯。”筱筱深吸一口气,语调平缓没有波澜,“徐如玉这些年从我爸这里拿走不少钱,安晨阳连几百万的豪车都开得起,这笔钱应该他们出。我就不信他们会连夜逃跑,把别墅里的一切都抛下不要。”

    纪曼柔点点头,眼神凌锐,“也是!撞撞运气,说不定能堵到他们!走吧,我陪你去,我带着保镖也稳妥点。”

    “好!”

    筱筱留了联系方式给医生,一番叮嘱后,便跟纪曼柔匆匆离开。

    到了安家别墅,远远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豪车,细细辨别,不就是安晨阳那辆牌照高调的玛莎拉蒂么!

    纪曼柔瞪着描绘精致的眉眼,“哈!还真给堵上了!”

    车子停稳,纪曼柔比筱筱还激动的模样,下车就朝着别墅大门奔去。

    庭院里没人,指纹锁开不了,纪曼柔准备按铃,筱筱一把拦住她。

    “怎么了?”

    筱筱没回答,一脚蹬在雕花大门上,双手攀稳,三两步翻了进去。

    纪曼柔看呆。

    保镖犹豫,“大小姐,您要进去吗?”

    纪曼柔拍他一巴掌,做贼似的压低声音,“废话!赶紧把我弄进去!”

    保镖点点头,蹲下身来,“大小姐,你踩着我肩膀,我把你弄进去……”

    那边,筱筱已经进了客厅不见踪迹了。这里,纪曼柔踩着保镖的肩膀还在哼哧哼哧地翻铁门,嘴里骂骂咧咧,“回头我一定要让老邢教我功夫,以后飞檐走壁不在话下!”

    安家别墅,客厅里照常如故,奢华气派,只是昔日来往的佣人都不见了,空荡荡的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筱筱愣了下,四处打量,不经意听到二楼有什么声音。

    看样子,安晨阳肯定在二楼找寻值钱的东西准备带走。

    轻手轻脚上了楼,几间卧房都看过了,没人,筱筱皱眉想了下,朝书房走去。

    门板半掩着,她轻轻推了开,看到书柜旁的保险柜前,蹲着安晨阳。看样子,他正试图打开保险柜。

    一番摆弄,保险柜真被打开了,安晨阳一阵激动加暗喜,退后一些正要拉开保险柜的门,忽听身后传来声音:“你一事无成,倒还有这样一手本领?!”

    安晨阳吓的跌坐在地,见鬼一般回过头来,看到走进书房的筱筱,惊讶地瞪大眼睛:“安筱筱,你怎么回来了?!”

    筱筱脸色铁沉,说话不留余地,“安晨阳,你还是人养的吗?爸爸这些年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你就是这样尽孝?就算不能在床前照顾,你也不该卷走他所有的财产吧!”

    安晨阳从地上爬起来,冷哼一声继续打开保险柜,吊儿郎当地说:“什么他的财产?他死了,我是他儿子,这就是我的财产,我拿自己的东西还有错了?”

    保险柜里装的东西不少,有一些文件卷宗之类的,全被安晨阳一股脑地扔在地上,一通乱翻乱找,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名表,金条,还有一些现金。

    “居然就这么点东西?!”安晨阳打开盒子看了看,扫兴地嘀咕。

    筱筱已经走到他面前,见他至始至终都没把她的话听在耳中,一副顽固不化的样子,心里怒意腾地窜起。

    “安晨阳,我在跟你说话!”严肃地低喝一声,筱筱握着拳头,忍住动手的冲动。

    安晨阳抱起那个盒子,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我又没聋,你吼什么!”

    “你去哪儿?!”

    “你管我!”

    他起身就要走,筱筱忍无可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人要走可以,东西留下,爸爸住院需要钱!”

    “哈?住院?他还没死?!”

    话音未落,筱筱一把将他拧过来,凌厉响亮的一巴掌呼上去。

    “既然爸和你妈都没能教好你,今天我来教教你!”霸气利落地放话,筱筱劈手去夺他怀里抱着的东西。

    不过安晨阳反应也快,被她打了一巴掌懵了几秒,回过神来脸色就变了,狰狞愤怒的模样,“安筱筱,你他妈找死!你敢打我?!”

    “哼!”筱筱冷哼,“我今天打得就是你!”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筱筱两手扣住安晨阳的肩膀,朝近身一拉,膝盖抬起,狠狠顶在他腹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

    书房门口,纪曼柔跟她的保镖刚刚赶到,看见这一幕吓得“噢”一声鬼叫,随即拍手叫好。

    安晨阳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抬起眼看着筱筱的眼神满是愤恨,咬着牙挺起身,他举着拳头冲上来,嘴里叫嚣:“安筱筱你他妈敢打我!”

    他冲上去的模样挺凶狠,可拳头还没挨到筱筱的衣服,已经又被踹飞。

    这些日子来积压的所有郁闷与不快,此时终于找到发泄物,筱筱大步上去,将地上趴着的安晨阳又一把拎起来,“为人子女,就是你这样做的?你妈呢?我警告你,你们母子俩别想一走了之,他活着一天,你们就给我伺候一天!”

    一句话一拳头,一句话一脚,打得安晨阳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纪曼柔头一回看到闺蜜这么英武霸气的模样,叫好连连。

    旁边,保镖皱眉,忍不住提醒:“大小姐,这样打下去不行啊,安小姐是军人,万一惹出人命,麻烦大了。”

    纪曼柔一听,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吼他:“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把她拉开啊!”

    保镖应一声,立刻上前格开两人。

    筱筱显然情绪失控,被纪曼柔拽住后还两眼血红,指着安晨阳大骂:“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那是你爸啊!他生你养你!这些年他亏待你了吗?!”

    安晨阳被保镖扶起来,不领情地一把推开,吐了一口血水:“他现在要死不活了,连累人懂不懂?你不是跟他断绝父女关系了么?要你多管闲事!”

    “你——”筱筱冲上去又要打,纪曼柔拦了住,“筱筱,别忘了你的身份,打死这种人渣连累你才不值得。”

    筱筱急速喘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几秒后,看着地上散落的金条名表,筱筱弯腰捡起,“曼曼,你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些东西兑换成现金?”

    纪曼柔看了看,名表价值不菲,金条也沉甸甸地重,“没问题,你要多少钱我先垫给你,这些东西我让保镖去处理掉。”

    筱筱点点头,“好,你先给我十万,到时候钱兑回来,多退少补。”

    “行。”

    纪曼柔将盒子递给保镖,安晨阳愤愤不平地看着,眼睛吃人一样的狰狞,“安筱筱,你给老子等着!”

    他转身要走,筱筱又阴沉沉地喊:“我让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