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最强狂兵 > 第3289章 人之将死
    回东洋安葬。

    谁也不知道,山本恭子说出这句话来,究竟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生离死别,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想要平静面对,基本不可能。

    山本恭子鼓足了勇气,此刻的她显得很坚强,可是悲伤却正在她的心中肆意流淌。

    死神点了点头,看着山本恭子的样子,他的眼睛里面也闪现出了一抹动容之色。

    这种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无需纠结了。

    落叶归根。

    即便他口口声声的认为自己已经斩断了所谓的“前世”的尘缘,但是,在临死的时候,死神还是本能的想要变回那个山本长山。

    他是山本长山,他不是永生的死神。

    只是,在答应了这句话之后,他便感觉到了一阵眩晕,随后身体朝着一侧倒了下去!

    苏锐并没有伸手去扶,立场问题在先,哪怕他是山本恭子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而田代优希则是连忙上前,扶住了死神。

    这一下,让小姑娘的衣服沾染了不少血迹。

    苏锐看了山本恭子一眼,沉声说道:“他失血过多,恐怕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犹豫了一下,苏锐还是没有把死神“服了药”的事情说出来,他怕这种时候那药效的副作用再对恭子形成心理上的打击。

    “唉。”苏锐在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叹气,好像很多事情都值得他为之而叹一声。

    总会有些时候特别丧,总会有些时候感觉到活着本身就不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看着死神凄凄惨惨的样子,看着恭子那眼含悲伤的样子,苏锐真的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丝毫感受不到胜利的喜悦。

    这可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状态。

    然而,生活,就是如此。

    情感的纠葛,总是剪不断,理还乱,他和山本恭子之间的故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顺顺利利的发展过程。

    “我先带他离开了。”山本恭子对苏锐说道。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随后便挪开了眼神,转过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开。

    这一次匆匆见面,也着实太仓促了些。

    望着山本恭子的背影,苏锐的嘴唇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他似乎是想要伸手将对方再留下一会儿,可是那手臂也只举到了一半,便重新放下了。

    丹妮尔夏普在不远处看着,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一点点的不满,小声的说道:“又到处撩妹。”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苏锐和山本恭子之间的不寻常,两个人都明显很想朝着对方奔去,但似乎又有什么无形的屏障拦在他们之间。

    丹妮尔夏普简单的盘算了一下,发现今天晚上已经来了好几个苏锐的“红颜知己”,不禁心中泛起了一股深沉的无力感。

    但是,她没办法,自己选择的路,总要走下去,望着苏锐的背影,丹妮尔夏普知道,她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哪怕这件事情永远不会有结果。

    这时候,军师走到了苏锐的身前,轻轻的叹了一声,并没有立刻出声。

    她确实是在替苏锐感叹。

    军师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存了一些恶搞的心思,让苏锐和山本恭子之间发生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那么这两人的关系恐怕还是简单的“你死我活”呢。

    其实,军师当时让邵梓航下药,确实是处理山本组和苏锐之间关系的好办法,虽然天马行空,但也相当于种下了一颗种子。

    但军师现在却有点自责。

    看着苏锐既纠结又无奈的模样,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你要不要陪着她走一段路?”军师纠结了一分钟,又问道。

    而这时候,死神和山本恭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黑沉沉的山林之间了。

    苏锐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我想,现在他们比我更需要时间和空间……我跟上去的话,不太合适。”

    的确是不太合适。

    兄妹多年不见,一见面就已经是生离死别。

    虽然没有发生在苏锐的身上,但是苏锐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山本恭子的痛。

    “嗯,那好。”军师轻轻的扶着苏锐的胳膊:“先原地休息一会儿吧,养精蓄锐是当务之急。”

    “好。”苏锐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走向了苏叶。

    他受伤不轻,军师也不太好受,力战四大金刚之后,又被死神重创,但是,她仍旧强行支撑着自己,走到了蜜拉贝儿的对面。

    看着军师忽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蜜拉贝儿竟然有了一股心慌意乱之感。

    她并没有动手,也不想再动手了,尽管有些事情想要再弥补已经来不及。

    “我们谈谈?”军师说道。

    蜜拉贝儿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我们之间可以谈的事情太多了。”军师直视着蜜拉贝儿的眼睛,那沉稳的气场和对方心慌意乱的感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能看出来,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也挺艰难的。”

    蜜拉贝儿自嘲的笑了笑:“不愧是军师,火眼金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军师摇了摇头:“不是我看出来的,是我早就猜到了,你纠结来,纠结去,无论选择哪个方向,终究是在为难你自己。”

    终究是在为难你自己。

    这句话让蜜拉贝儿的身体轻轻一震。

    “何苦呢?”军师伸出手来,轻轻的扶住了蜜拉贝儿的手臂,“伤人伤己,还让你感到不快乐。”

    伤人伤己不快乐。

    是啊,这句话激起了蜜拉贝儿的强烈共鸣。

    确实,她不快乐。

    “你有办法帮我吗?”蜜拉贝儿看向军师,咬了咬嘴唇,说道。

    “求人不如求己。”

    军师并没有给蜜拉贝儿一个她想要的答案,因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解开心结、坚定信念,只有靠她自己,别无他法。

    这个时候,内因才是决定蜜拉贝儿接下来做何选择的根本原因。

    山本恭子走在山林里面,此时,死神的意识恢复了一些,也许是回光返照,使得他说起话来显得不像之前那般虚弱。

    甚至,此时的死神都不需要田代优希的搀扶了。

    只是,他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脚印,实在是触目惊心。

    田代优希稍稍的落后了两步,看着这一对兄妹,眼睛里面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她很心疼自家的大小姐,也不知道这痛苦而纠结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她多么希望自家大小姐能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有着最普通的感情。

    然而,这放在寻常人身上最简单的愿望,在山本恭子的身上却成了最奢侈的事情。

    “好久不见了,哥哥。”山本恭子沉默了一下,又轻轻的喊了一声,“哥哥。”

    听了这句话,死神的身体轻轻一震。

    “我已经不是你的哥哥了,不是你从前认识的山本长山。”他声音平淡而虚弱。

    只是,不知道这平静的声音背后,有没有藏着心理上的波动。

    “葬礼的时候,我知道你来了。”山本恭子说道,“我看到了你。”

    听了这句话,死神有点意外:“我以为没有任何人发现我。”

    山本恭子并没有说她是如何发现死神的,只是声音变得柔和了几分,眼中带着回忆之意:“你多年前离开了之后,我好像变了很多。”

    “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死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怪我。”

    往事不可追。

    “毕竟,你是我在那个家里面最在意的人,我小的时候,也只有你是真的疼我。”山本恭子的眼眶仍旧发红,似乎是想想起了很多往事。

    从山本恭子的状态中,能够明显看出来,死神是她非常在意的人。

    曾经的美女蛇可以对家里的所有人都非常狠辣,可以不把任何人当成亲人,但是,她现在却愿意万里迢迢的赶来送死神最后一程。

    “我走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姑娘。”死神说道,他也想起了往日的那些画面,平静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柔和。

    这和他之前的狠辣已经判若两人了。

    “是啊,一晃好多年,我都快忘了我从前的样子了。”山本恭子扭头看了看死神那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了的衣服:“有些事情,不想回想,我很讨厌你走之后的那个我。”

    “但你现在又变了,不是吗?”死神说道。

    “是啊,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变了。”山本恭子轻轻的叹了一声,“还好,我并不讨厌现在的自己。”

    “我也觉得你现在挺好的。”

    死神说着,看了看山本恭子的腰身。

    其实,虽然现在天色已暗,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出来一些端倪的。

    也就苏锐那个迟钝的家伙,光顾着看着山本恭子的眼睛,竟然没发现那个和他有关的、至关重要的事情。

    “这些年走了一些弯路,如果你不离开,可能这些弯路我都不会走。”山本恭子说着,又解释了一下,“我不是怪你,只是觉得有点遗憾。”

    死神沉默了十秒钟:“其实,他挺好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