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一千二十一章
    <content>

    目叶城的人来了。而且此人抓到了钱道人的把柄,让其吃了亏,并且还不肯讲出来。

    可无衣剑客也非善类,居然能用手臂挡住那人的巴掌。

    “你什么东西,也敢打我。”无衣剑客冷笑道,“我有琴萝剑,定能斩去你的狗头。”年轻的剑客喝

    道。

    锵!

    剑吟骤起,而剑光照耀千里方圆,让一群植物都骇得讲不出话来,其实,它们都成精了,能讲人话,

    若还称其是植物,倒也说不过去了。

    七里香笑道:“剑者,你连别人的面都没见到,就敢放肆,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让钱道人与王道人变成女人的始作俑者正是七里香,他当然会正宗的返老还童神通,可传授给那两位

    道人的却是改动过的神通。

    阴差阳错,故而两位道人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钱道人倒是无所谓,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新的身体。只是王道人不敢见人,还不知藏在哪里。

    “遇到了狠人。”

    “当然是狠人,因为这里是目叶城的城外,再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地盘,我们焉敢嚣张。”

    “地池里的人似乎很仇视外来者。吾等几乎都来自种植界,虽是植物,可开启了灵智,能走擅跳,趋

    利避害,和人无异。”

    “然而人类毕竟是万灵之长,吾等不及他们。”

    “不要吵了,我们都还没看到目叶城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子,他总归是要见人的。宝蛋叔、七里香、无

    衣剑客、钱道人,都是卑鄙阴险的角色,我们还是静观其变。”

    很快,一钱内的植物们都安静下来。

    “破。”鲫霸花灯草喝道,它祭出去的明灯,散发道道光华,已将鳄鱼草脑袋上的红云给冲刷的差不

    多了。“多谢。”鳄鱼草喜道,它的脑袋瘪了,当然并无大碍,至少还活着。活着才能与天斗与地斗与人

    斗。

    “贱人。你敢欺我!”鳄鱼草冷笑道,“目叶城的人又如何,出来。”

    到了现在,鳄鱼草还未见到来人,可受了那人的暗算,自然不乐意。“鲫霸,我们不能分开了,否

    则会受到目叶城里的人的算计。人终究是人,不会与吾等和平共处。”

    鲫霸花灯草深以为然,它们都吃过别人的亏,实不愿相信人类。

    轰!

    一阵轰鸣声响起,云海翻滚,彤云密布,向着鲫霸花灯草与鳄鱼草聚来,方圆千丈内,红线扫来扫去

    。

    “来了。”鳄鱼草哼道,“终于来了,而且规模比上次的还要大,看来,目叶城的人非要我死不可。

    ”

    蓬!

    鳄鱼草的尾巴炸开,有一段尾巴飞起,而尾巴上的眼睛全都睁开了,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碧油

    油的视线扫向了红云,要将其剁碎。

    仍是见钱眼开神通。鳄鱼草用的是之前施展过的神通,可它却将一部分尾巴给切除了,着实让人费解

    。鲫霸花灯草也在戒备,数百片鱼鳞飞起,结成大阵,将它与鳄鱼草都给护住了。“不能再被目叶城的人

    给耍了,岂有此理,他视吾等为无物。”

    “见钱眼开神通吗,这门神通是从阿尔基食山传出去的,你一株植物,怎敢当着我的面一再的使用

    它,分明是瞧不起我。”

    轰隆隆,呵斥声响彻起来,来人显然动怒了,因为他也会见钱眼开神通,而且修炼的是正宗的神通

    ,要比鳄鱼草更厉害。

    呼。

    一颗眼珠子浮了起来,那眼珠子大不知道多少丈,而且上面长满了植物,若非眼睛半开半阖,别人

    还以为它是一座山。

    “啊!”鳄鱼草吓到了,“眼睛,好大的眼睛,真是人力所为吗。”

    鲫霸花灯草也觉悚然,“目叶城里的哪位高人来了,我总觉得不妙,鳄鱼草,你是从哪里修来的这

    门神通,莫不是与人结仇了?”

    鳄鱼草吼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当年,它还是一颗种子,哪能记起那么多事情,只是懵懂之中,记下了见钱眼开的神通而已。如今

    ,有人在它面前施展真正的神通,它如何不惊。

    “好手段!”

    “不,应该说是好家伙。”

    “鳄鱼草遇到狠人了,只怕那人要收回见钱眼开神通,呵呵,谁让鳄鱼草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在

    别人面前炫耀,这下好了,它没有后路了。”也有植物幸灾乐祸,见不得鳄鱼草的好。

    “那颗眼珠子还未完全睁开,要是睁开了,恐怕鳄鱼草也就完了。”

    “何止是完了,应该说是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众多植物都不看好鳄鱼草,皆冷笑连连,想看鲫霸花灯草与鳄鱼草如何应对。

    “你,你究竟惹了什么人。”鲫霸花灯草喝道,“要死人了,死人了,我今天会被你害死的。”

    “朋友,我们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与其质问我,还不如想想怎么躲过这一劫。”鳄鱼草哼

    道,“你不是一直想拉拢我吗,就拿出诚意来,这样我们才会真正的合作,而且情谊不可分割。”

    事到如今,鳄鱼草自然不会舍弃它的“好朋友”,来啊,一起应劫。

    钱道人只是冷笑,而铜秀儿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只是,她和失望,对主人很失望。“钱道人变了,

    她变了,不但成了女人,而且之前的无敌形象不复存在。”

    白发少女手里有一枚铜钱,而铜钱在她手指来回窜动,铜秀儿似乎被铜钱吸引了,不再去想其它的事

    情,心神为之所摄。“不好。”蓦地,铜秀儿惊道,“主人怕是要害我。”

    “本座怎会害你。”白发少女的声音在铜秀儿的识海中炸起,“你一个小小的器灵,哪里值得我动

    手,不要太自负了。”

    “可,可为何我的眼睛睁不开了……”铜秀儿反抗道。

    “因为你有眼无珠。”白发少女道。

    噗!噗!

    两道血水迸开,赫然是铜秀儿的眼窝发出的,“啊!”铜秀儿终于痛醒了,可是她的眼睛已然飞出,

    溜溜打转,落在了白发少女的面前。“开。”白发少女道。

    两只红色的小手忽然撕裂铜秀儿的眼睛,伸了出来,并且小手之中还有两丸小球。

    “本座当年留下的东西,是时候收回了。”白发少女道。

    “啊!”铜秀儿痛吼道,眼珠子被剜出来,其痛苦无法想象。

    王奴在另外一边,也是吓到无法讲话。心想,早就让你不要太依赖钱道人了,你偏偏不听,这下好

    了,人家要打杀你,你毫无还手之力。吾等都是器灵,器灵和人是不同的……

    钱道人有此手段,王奴并不意外,她也开始为自己担忧起来,因为王印之主还未现身。那王道人也

    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她也留有后手,就如钱道人那般。

    “好狠!”铜秀儿道。

    “闭嘴。”白发少女道,“你是容器,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本座还不想毁了你这容器。”

    不过是剜出你的眼睛而已,又没伤及到你的小命。

    铜秀儿状如疯狂,她对钱道人再无半分依恋,有的只是滔天恨意以及不解。

    可怜,可怜。王奴暗道。

    “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王奴不悦想道,“只是可怜了铜秀儿,我那苦命的妹妹,一切都是你自找

    的,怪不得别人。”

    砰!

    遽地,王奴的意念体受了一掌,登时,她的意念消散。“你这贱人,除了妖言惑众,再无任何用处

    。还是死了吧。”白发少女冷笑道,“还好铜秀儿没有学到你一肚子坏水。”白发少女又道。

    “哼,你只是毁了我的一道意念体而已。”王奴的声音在另外一个地方响起。“不要忘了,是铜秀儿

    邀请我进来的,而不是你。钱道人,你虽然炼制了一钱,可铜秀儿才是一钱的器灵。这点易懂的道理你都

    不懂吗,也是蠢人。”

    王奴的声音在好几个地方响起,都是她的意念体在说话。

    白发少女不闻不问,放之任之。

    “鸿运老祖!”忽地,白发少女喝道。

    “纳尼,是鸿运老祖?”

    “竟然是鸿运老祖,目叶城的鸿运老祖吗,那老东西还活着,不是说他早就坐化了吗,为何还活着?

    ”

    “钱道人都开口证明了,说明鸿运老祖还活着。”

    “不妙,鸿运老祖要比钱道人之流还不要脸,我等万万不可与之为敌。”

    乍一听到来人是鸿运老祖,在场的植物以及人都惊到了。他们都听说过老祖的名讳,知道他的可

    怕之处。

    鸿运老祖不但是目叶城中的老牌古董,还是阿尔基食山的元老。

    可近百年来,关于老祖的消息几乎断绝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可谁也想不到,老祖还活着,而且

    闯入了一钱内的世界。

    “小子!”鸿运老祖的声音再次响彻起来,“你是知道老祖的脾气的。”

    “哈哈哈。”白发少女不屑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既然打了本座一巴掌,我受过的恩

    惠已经还了,与你再无任何牵扯。”

    原来,钱道人曾经受过鸿运老祖的恩惠,所以才甘愿挨了一巴掌。当然,也只是面皮上愿意而已,

    她心里老大不情愿了。

    “是这厮。”七里香心道,“有些麻烦,鸿运老祖,据传有齐天之运,所以一身修为惊天动地。不

    对,难道我交给钱道人与王道人的返老还童神通被老祖修正了?如果是他的话,还真有可能。”

    七里香面色很难看,因为鸿运老祖可是很难缠的。

    “目叶城的鸿运老祖。”无衣剑客道,“请现身,让我一观。”

    嗤!

    无衣剑客一拍剑鞘,琴萝剑发出一道剑气,蜿蜒而出,斩向远方。“躲在哪里吗,被我发现了。”年

    轻的剑客冷笑道,“想和我猫抓老鼠的游戏,你太老了。玩不起。”

    “哈哈哈。”

    远处,老祖笑声如雷。“小子,还真被你蒙对了,可又如何。”

    轰。

    一团红烟震开,而琴萝剑发出的剑气也被轰散了。鸿运老祖终于走了出来,他拄着红色的木杖,背着

    金皮葫芦,眼睛很细,像是睁不开似的。

    据说,见了钱,老祖的眼睛才会睁开。所以可想而知他老人家的“见钱眼开”神通有多恐怕。

    “鳄鱼草,你偷学了阿尔基食山的神通,当自废修为,否则老祖饶不得你。”

    鸿运老祖大笑道。他第一个目标就是鳄鱼草。

    空中,那只巨大的眼睛忽然一动,上面的藤蔓与植物都散落了,恐怖的气息扩散了出去,像是水晕,

    一圈圈荡开,这让鳄鱼草与鲫霸花灯草都觉得心神不宁。

    “不好,我们遇到狠人了。”鲫霸花灯草当即道,“你我联手都不是老家伙的对手。”

    花灯草话语一落,咔嚓,空中,那只眼睛睁开了,登时,金光迸扫数千丈方圆,而数万道金色的长

    流则向鳄鱼草与鲫霸花灯草扫去。

    在金色的长流之中,有无数翻滚的钱币,有完整的,同样有不完整的。

    “开了,那只眼睛睁开了。”

    “都用不到老祖睁开眼睛,只是空中的眼睛睁开,就能毁掉鳄鱼草。”

    “谁让鳄鱼草不知进退,非要在老祖面前炫耀神通,而它的神通远远不及鸿运老祖。”

    “让人敬畏!老祖的见钱眼开神通不知道比鳄鱼草厉害多少倍,两者无法比较,甚至拿来比较都是

    对老祖的不敬。”

    “可怜的鳄鱼草,今天恐怕是要死在这里了。鲫霸都救不走它。可怜可怜。”

    “哪有什么好可怜的。是鳄鱼草自己作孽,见了老祖,不知道下跪,还敢施放见钱眼开神通,不是找

    死吗。”

    很多植物都在痛骂鳄鱼草与花灯草,两株不知长进的植物,可不要连累了它们,自己作死就好了。

    轰!轰!轰!

    金色的长流扫过来,花灯草与鳄鱼草的任何防御手段都是枉然,全被破掉了。而鳄鱼草更是吐出数百

    公斤绿色的鲜血,“怎会这样,我不该命绝此地,我还没称霸种植界!”

    就这样死了,鳄鱼草不会甘心的。

    “难道你的神通是鸿运老祖授予你的。”

    鲫霸花灯草忽然问道,“鳄鱼草,你倒是说话啊,不要现在就昏过去,我还指望你帮我哩。”花灯草

    也是吓了一跳,如果只让它一人独自面对老祖,也是捉襟见肘。

    “不是的,我的神通不是老祖传下来的,我清楚记得当时的声音很年轻,而且还是女声,而非爷们

    的声音。”鳄鱼草道。

    “是女人传你的神通?”鲫霸花灯草疑惑道,“说不过去。”

    “废话少说,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渡过这一劫。”鳄鱼草道。</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