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战火来袭 > 第八百六十六章 虎老矣
    <content>

    侯大盛呼出一口气,他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的大伯说的并没有错。权力的确能改变一个人,从思想到行为。尽管侯大盛尽量保持着自己格斗、射击的练习。

    但状态和巅峰时候的他比,还是弱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他已经不再需要每次都以命相搏了。人获得的太多了,就不敢再死拼了。

    而失去了放手一搏的决绝,开始瞻前顾后犹豫不决。那么下滑也就成为了必然。牵挂多了,想法乱了人就开始进入恍惚了。

    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恍惚就足以致命。无论是作战时候的决定,还是面临着危险时候的选择。尽管侯大盛拼命的拒绝进入这样的状态,却依然避免不了。

    曾经的伯努瓦,难道就没有察觉出那些埋伏在身边的暗雷吗?!他察觉到了,只是他的顾虑太多了。以至于他认为自己能压制,但事实是……

    曾经的巨狼,他难道不想下狠心去解决豺狗自身存在的问题并带领着豺狗进入投资人的领域吗?!他当时是想的,但他和伯努瓦有着一样的问题。

    或者说,历任的豺狗团长们都有着一样的问题。不知不觉的,他们会瞻前顾后思考的太多。从而在做出决定的似乎,往往也会考虑最低风险性的。

    但不敢搏,尤其是对于一个武力起家的团体来说这是非常致命的问题。

    巨狼之所以全力的支持侯大盛成为豺狗的团长,就是看中了他身上那种冲劲儿和狠劲儿。杀伐果决,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任何一个决定,都将意味着成百上千人的生死。豺狗这样的,几千人甚至上万人都会受到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从前巨狼的踌躇,也是因为这个。

    对于很多事情,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意味着豺狗可以貌似和睦的运行下去。如果撕开来的话,那将意味着内部剧烈的动荡甚至互相之间的生死厮杀。

    巨狼最后能够做出那个绝对,很大部分原因是他已经时日无多了。也只有是到了那个时刻,他才突然醒悟到这些事情是必然要有人去做的。

    然而当他领悟到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时日无多了。他没有选择。

    帮着侯大盛清除掉那些最难啃的硬骨头,是他能够做的最后的贡献。剩下的,只能是依靠着侯大盛自行去处理了。

    实际上,当时的备选人也有不少。但都跟豺狗内部的关系,牵扯甚多。在巨狼看来,他们无法执行将豺狗带上投资人的任务。

    这也算是巨狼在时日无多之后,想明白的一个道理。出身于豺狗的人,的确是对着豺狗有着深厚的感情。但这些人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如果是保证豺狗的继续存在,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要让他们去面对着豺狗的危机,并作出极大风险的决定。他们却也是因为深厚的感情,无法做出这类的决定。

    他们会本能的选择,风险最小的、哪怕是有所损失的决定。保证这个组织的存续,然后才是图谋发展。这并非说他们有错,只是这样对于岌岌可危的豺狗来说只是延缓死亡罢了。

    这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豺狗的问题。但这同时也是最稳妥的方式,没有剧烈的动荡对方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因为毕竟豺狗本身的武力是他们需要的,而且他们也并非铁板一块。

    豺狗又拥有着服务商的席位,尽管他们不清楚这个事实。但他们知道豺狗跟服务站的关系,是极为亲厚的。这是他们所达不到的。

    “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去应付事情显然是不行的。”侯老虎淡淡的道:“我其实,挺怕听到说最后一次的。很多时候都是说着最后一次就退休,结果就真的成为了最后一次……”

    侯大盛苦笑着没有说话,有些时候这还真的是……

    在锅里烫了烫大片的雪花牛肉,放在蘸料碟子里蘸了一下侯老虎继续道:“生死很多时候一瞬间,你现在更是一句话就能让很多人生死两难……”

    “你心态调整不过来,这是不行的。”

    侯大盛现在的心态是复杂的,跟最初的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好的地方,是他有了更多的全局观念。思考问题,很多时候会从全局的角度思考。

    但相应的,瞻前顾后也就多了。同时,看多了上层的事物对于很多下层发生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比如现在,侯大盛绝对不会注意到新崛起了什么雇佣兵团、哪个杀手榜上有名。哪家pmc最近做了什么大活儿,地下世界里面谁最近风头正劲。

    “您说的是……”侯大盛呼出一口气,他其实也稍微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可惜的是,他真的是太忙碌了。尤其是这段时间,几乎一直都是精神紧绷。

    从总管出事,到队伍在南美失去联络。黑组为了抢出总管,几乎全军覆没。伯努瓦遭到了袭击,侯大盛带队前往支援。对方甚至动用了军队,试图剿杀他们。

    老乌鸦重新出现,对方初露端倪双方剿杀做一团……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天是停顿的。而在此之前,侯大盛开始着手改革豺狗的形式。

    大面积的抽离豺狗在其他行业内的占比,更大的加强了豺狗作为武力的占比。同时不断的从各大国手中挖人,补充豺狗自身的人员构成。

    欧美国家,现在出现的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军方人员的待遇降低。尤其是陆军,最为严重。

    待遇降低导致的,是大部分的精锐人员流失、新的兵员招募困难。就侯大盛所知道的,美利坚现在不得不降低兵员要求。

    甚至有过前科的人员,也在兵员招募范围内。甚至其军事素质评测,也都特意下调了几个档次避免淘汰太多人。

    这样遴选出来的兵员其素质,可想而知。这都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这些年军费虽然连年上涨但切实落下来的却不多。

    因为装备的价钱,也在提高。五到十年前,一个单兵的配置大约是七千刀左右。现在已经涨到了近三万刀,这还是平均标配的价格。

    由于装备上的价格昂贵,导致军费即便是拨付的较多也只能是用在装备上。战争带来的伤亡抚恤,也占据了很大一笔的支出。

    还有每年消耗的大量弹药,即便是不算战场上大量的消耗。平日训练的消耗,那也是一大笔的天文数字。于是,士兵的待遇自然是会被压缩降低。

    这导致的是,有经验的士官、基层军官在服役期满后很少选择继续留任在军队中发展的。除非是明确的看到了自己的上升渠道,否则的话就那点薪资根本就留不住人。

    侯大盛的豺狗不去挖人,其他的pmc也不会跟他们客气。优秀的、经过实战的精锐军人,从来都是不嫌多的。pmc还从五角大楼、国会山那边拿到了大量的合同。

    于是,国会山和五角大楼的老爷们更是觉得在军事上增加太多的支持不划算了。只需要保持一般的武装维护,那些脏活儿、累活儿、黑活儿……丢给pmc去办就完了。

    现在几乎都是如此。以至于公司自己的队伍,维持量都极大的降低。他们在海外的行动队伍,在遭遇问题的时候几乎都会自主的选择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作战力量找来。

    而不是选择跟总部求援,毕竟等总部老爷们上下通报完毕再把人手调齐、派出,抵达实施救援。那他们估计尸体都烂掉了。

    所以,现在对于服务站最为支持的是公司的行动部门。他们比那些老爷们知道,在自己活动的区域附近有一个服务站那是多么奢华的事情。

    只要逃进服务站,那基本就可以保命了。只要掏钱,服务站甚至能够调集一支小型军队护送你离开这里。当然,很多时候他们还是选择跟对方谈判的。

    “你长大了,很多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侯老虎终究是放下了筷子,难得的站起来给自己的侄儿倒了一杯酒。侯大盛楞了一下,立即要站起来。

    却被侯老虎按了下去:“现在好好陪陪你媳妇和孩子,平安回来。”

    “这杯酒,算是我对的起你那老爹了。”侯老虎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侄儿,视若己出:“活着,好好的活着。其他都别琢磨太多了,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

    “人啊,在该交棒的时候就交棒。莫要给人戳脊梁骨,说你占着地儿不让人往上走。”

    看着自己的侄儿,侯老虎笑了笑:“这里才是你的家,才是你的根本。豺狗给你恩,你还清了就回来。好好的跟你媳妇过日子,以后啥也别掺和进去了。”

    “嗯……”侯大盛狠狠的点了点头,眼眶有些发热。虎啸山林余威在,然而侯老虎终究是老了。斑斑白发已上鬓角,眼角的鱼尾纹已经悄然爬上。

    虽然身材依旧壮硕如兮,但岁月的痕迹却在他的身上越发的明显。舔犊之情,跃然脸上……</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