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道门生 > 第1591章 银色大殿
    紧接着,就看到东方墨三人身形一动,向着前方掠去。

    不过当先而行的,依旧是魅蓝此人。

    在踏入山洞之后,东方墨等三人周遭的情形便大变,此地是一处地宫,虽然跟当初他们踏入那处山门所在的情形不同,但却大同小异。

    于是由魅蓝领头,几人向着地宫前方行去。

    然而仅仅是小半刻钟过去,就听一阵隆隆的声响从前方传来,接着东方墨几人的身形从地宫中激射而出,并急速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

    这时的他脸色颇为难看,原来这条路亦是行不通,前方的空间极为脆弱,若是强行穿过的话,必然会引起空间坍塌。

    回到银河谷的山门之外后,东方墨转过身来,看着硕大的“银河谷”三个字,只见他摇了摇头,接着再次翻手取出了那张地图来。

    认准了方向之后,几人身形一花,向着下一处银色标记的位置继续掠去。

    然而接下来,东方墨花了三个月时间,一连踏足了两处银色标记的位置,发现同样就无法踏足其中,原因也相同,那就是入口处空间极为脆弱。

    事到如今,他再次明白为何殇长老对他手中的地图如此看重了。首先,没有此物的话,可是很难找到银河谷的入口的。其次,即使有此物在,也有可能会扑空,比如他一连找到了四处入口,但每一处的空间结构都异常脆弱,完全不能通行。

    但一念及此,东方墨心中反而有些欣喜,因为这样的话,那殇长老等人如果没有地图,就很难找到银河谷的入口了,这些人肯定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嗯?”

    某一刻,手中拿着地图查看的他,忽然就发现在地图上的七处暗红色标记中,又有一处开始变淡,并逐渐消失。

    仅此一瞬,他就明白应该是有人跟他一样,找到了一具血灵傀儡并将其炼化。

    东方墨脸色微微阴沉,虽然他不知道找到那只血灵傀儡并炼化的人是谁,但不管是谁,这对他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好事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速度前行,争取在那些人之前踏入银河谷中。

    一个月后,东方墨等人终于来到了地图上的第五处银河谷的入口。

    这时他们站在一座地宫内,但他们可以明显感受到,这处地宫中的空间波动,比起之前他所经过的四处地方可要小得多。

    由此可见此地的空间结构应该更加牢固,说不定就能通过此地踏入银河谷。这使得东方墨脸上露出了一抹浓郁的喜色来。

    接着,就看到魅蓝当先而行,小心翼翼的向着其中走去。东方墨则紧跟在此人身后百丈,保持随时可以抽身而退的状态。

    但好景不长,仅仅是前行了千丈距离后,几人就察觉到此地的空间亦是开始动荡了起来。

    东方墨猜测,当年此地的禁制,应该是一种空间禁制,所以当这种禁制失效之后,才会使得空间结构变得脆弱。

    几人小心翼翼的前行,最终踏过了两千丈范围,算是走过了最危险的区域。

    这时的几人,已经深入了地宫中,并且周遭变得宽敞起来,空间结构也逐渐变得牢固。

    当几人继续向着前方掠去之际,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银光。

    随着众人的靠近,不消片刻,他们眼前陡然变得开阔。

    “这是……”

    只见东方墨吃惊的看着前方。魅蓝还有骨牙,亦是被惊讶得不轻。

    原来在几人前方,赫然是一个大大的“深坑”,而今几人就在“深坑”的边沿。在“深坑中”,有一条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峡谷。

    最惹人注意是的是,峡谷上空赫然漂浮着一物,那是一座银色大殿,宛如银汁浇筑而成。之前的银光,就是从此物上散发出来的。

    而与其说这是一座银色大殿,倒不如说它是一座银色石屋更加准确。

    因为下方的这座银色大殿,是四四方方的形状,极为规整。此物跟当年东方墨在火漠中看到的那座石屋异常相似,只是大小跟颜色不同罢了。因为眼下这座大殿,长度、宽度、高度,至少都是万丈。

    “这就是那银尊的修行寝宫了吗。”

    东方墨看着下方那座大殿,有些激动的说道。

    “应该是了。”骨牙点头。

    “魅蓝长老,继续吧。”这时就听东方墨看向了面前的魅蓝道。

    听到他的话,魅蓝深深吸了口气,而后便鼓动法力,向着下方那峡谷中的四方形银色大殿掠去。

    接着就几人就围绕这座石殿打量了起来。可是当他们将大殿给绕了一大圈之后,也没有发现任何入口之类的,仿佛这石殿就是一个全封闭的盒子。

    看到这一幕的东方墨,自然是不死心。他围绕大殿的六面,开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起来,不放过每一寸角落。

    然而大半日时间过去后,他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就连骨牙也束手无策。

    “这莫非是一个阵法,需要专门的钥匙来开启?”只听东方墨道。

    “有可能。”骨牙道。

    闻言东方墨摸了摸下巴,脸色有些沉着。

    不过紧接着他就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闪。

    只见他走上前来,来到了这座大殿的近前,并缓缓伸出手,向着前方的大殿触摸而去。

    就在他手指触碰到冰凉大殿的瞬间,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死物一样寂静的大殿,此时表面银光闪烁了一下,而后从他触碰的地方,原本坚固无比的金属墙壁,竟然宛如水波一样蠕动了起来,形成了一圈圈涟漪。

    此时东方墨的手指,轻易的就伸入了涟漪中。

    “果然如此。”

    东方墨一喜。

    看来这座大殿,跟洗灵池之外的那座殿门一样,只有浸泡了洗灵池之后,身上有着洗灵池的气息,才能够将禁制开启。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东方墨将手收了回来,而后让魅蓝试了试。

    跟他所想的一样,当魅蓝触碰到这座大殿后,后者毫无反应。

    于是东方墨再次将手触碰到了大殿上,待得一圈圈涟漪扩散到丈许大小之后,他就看向了魅蓝。

    后者心领神会,咬牙之下,就向前跨出一步踏入了其中,身形眨眼从涟漪中消失不见了踪影。

    接着东方墨便让他的那具傀儡分身,亦是踏入了涟漪内,最后才是他身形一动,带着骨牙没入了其中。

    当他再度现身之际,已经是在一座百丈大小的主殿中了。

    此时他的那具傀儡还有魅蓝,就站在他的身旁。

    东方墨双目一凝,就看到眼下的主殿富丽堂皇,由左右两旁各六根丈许粗细的银色柱子支撑而起。

    十二根银色柱子上,还雕刻着各种花鸟虫鱼的图案,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

    他抬头还看到了前方有一座石阶筑起的高台,高台上有一张石椅。不过这张石椅足有五丈大小,足以看出享用它的那位,身量必然巨大。

    不止如此,方一出现在此地,东方墨还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压抑气息。虽然此地没有禁制波动,不过正因如此,那股压抑气息才显得诡异,那是由这座主殿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

    东方墨这时看向高台上的那张石椅,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来。若是他所料不错,此地就是那位银尊接待客人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他便迈步在此地行走了起来,目光更是四下巡视。半祖境修士的寝宫,他还是见过的,那就是当年阴罗族的红罗老祖,韩灵的那位师尊。当年他被此女特意请过去的,似乎红罗老祖怀疑他跟三清之间有什么关系。

    只是当年红罗祖的寝宫,跟眼下这位银尊的寝宫可大不一样。银尊可是半祖境大圆满修士,而且此人已经陨落,因此眼下此人的这座寝宫,就相当于是他可以探寻的一处藏宝地。

    只见东方墨先是围绕的此地的银色柱子打量起来,而后检查起了主殿中是不是有什么禁制。不消片刻,他的身形就来到了石阶的主座之下。

    略一沉吟后,东方墨便抬起脚步,踏上了石阶,最终来到了那五丈之巨的主座前。

    东方墨面具下的目光仔细打量着此物,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张石椅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不消多时,他竟然蓦然转身,并一提宽大的法袍,往下一坐。

    在骨牙跟魅蓝讶然的注视下,他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这张五丈之巨的石椅上。

    “嗡!”

    仅此一瞬,东方墨便觉得脑海一阵震动。

    接着一副画面,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画面中有一个面白无须,剑眉星目的青年道士,此时负手而立站在如今他所在的这座大殿下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主座的方向。

    而在主座上,也就是东方墨端坐的位置,有一个人身兽首,头顶还长着四根角的魁梧人影。

    “嘶!”

    东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气,当年他在面见红罗老祖的时候,曾看到过三清老祖的一副画像。

    而画像上三清老祖的模样,就是他脑海中这个青年道士。